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628章 你与我有缘,来,看一下

第628章 你与我有缘,来,看一下2017-11-10 21:24:27Ctrl+D 收藏本站

    有钱就是任性,激活,秦奋毫不犹豫就选择了是,功德多啊,不花怎么体现价值,至于人气,那个更是不缺,十诫可以为大厨子源源不断的吸取,要不是多了年这个吃货,他现在可是个大款。

    至于功德数量不是十八万收入,秦奋一点不纠结,这不是算数,你一个叫花子总不能规定给钱的必须是十块吧?当然对不上,因为这不是交易,而是自愿给的,多少都不嫌弃。

    功德瞬间跌破十万大关,秦奋一点不心痛,他是心伤,自己的两个副官居然叫拖出去砍吉吉,尼玛的!玉帝这货绝对是故意的,给的这叫什么玩意儿,一看还是两个好吃懒做,只知道溜须拍马的王八蛋!

    “怎么?”孙雅婷转了一圈,“我的穿着有问题?”对方还是昨天的那一身,只不过今天穿的皮裤,没错,这几天阴沉沉的,有点冷。

    不过大厨子身体好,一件单衣,一条牛仔裤,和夏秋时节差不多,要知道,现在可是临近冬季,不多久就是冬至。

    “没怎么!这是好奇,你怎么过来了?”难道说我被到手的功德和新功能吓住了,另外秦奋十分想鄙视一句,天道,你特么黑的很无聊啊,死要钱。

    “接你啊,顺路,你不是回别墅的吗?这位是我爸的朋友,玄学大师,卢一航!”孙雅婷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哪位老人。

    玄学大师?秦奋一脸的诧异,这年头儿能称得上大师的都牛逼。

    “吃了早饭没有,一起吧!”秦奋这点礼貌还是有的,立刻擦擦桌子招呼两人坐下,女痞子一点不讲客气,拿起一个汤包就吃,倒是哪位大师没有动,坐下来以后,笑眯眯的看着秦奋。

    “怎么,你的表情好像不太信啊!”卢一航双手一扣。放在桌上,静静的看着秦奋。

    有不信吗?秦奋撇撇嘴,他只是奇怪,另外。他的表情可不是对着对方去的,而是进度完成,自己多了一个****的弹珠游戏,很老套,没有啥意思。就不明白这个玩意有什么意义。

    “没有,您老搞错了!”秦奋呵呵一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了,你能给我看相?他不信,天庭都出来了,那么多大能算不到哥们,你个凡人还能有这本事。

    女痞子古怪的看了大厨一眼,“你别不信啊,卢老师很厉害的。要不请他给你算一下,我今天都准备厚颜求一下。”

    卢一航收起笑容,不动声色,给你看,当他是什么人,那可是有名的人物。

    “不用了,不需要!”秦奋吃了一个包子,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我去,卢一航,扣着的手一下松开。秦奋眉头一挑,扫了对方一眼。

    “我今天就给你看一下!”有本事的人,都有脾气,秦奋如果真求。他还不乐意,可惜,大厨子看不上,那就伤自尊了!

    “真不用!”秦奋摆摆手,“我赶时间,吃了就走。还有事呢!”

    女痞子差点一口豆浆喷出来,你有个屁的事,天天不知道多逍遥。

    “小伙子,别不信,最近你印堂发黑,估计有事,而且我看你面相,应该是大富大贵的命格,可惜。”

    “可惜,我今天穿的少,印堂发黑,是要感冒对吧!”秦奋微微一笑。

    卢一航一口闷气憋在心口说不出话来。

    玄学,秦奋信,人间也有高人,但是你才印堂发黑,老子堂堂东王公帝君一般的存在能倒霉?说出去谁信!秦奋很无语你这水平不咋地啊。

    他何止是大富大贵,按照地位来说,东王公也好,太阳星君也罢,都是超越人间帝王的存在,你跟我说命格?哥们还是上帝呢,那要怎么算?

    女痞子拿着包子的手抖了一下,这话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在秦奋看来,玄学是一门大学科,除了玄学基本内容,其实还要掌握,心理学,行为分析学,甚至各种杂学加起来非常复杂,能玩这个的都是牛人。

    没错,卢一航没怎看,也没怎么算,只是简单的观察了一下秦奋。

    没想到这个小子心思细腻啊,“那么你还看出来什么?”

    秦奋一口吞掉一个包子,“您坐下的时候五指交叉紧扣,放在桌上,这是一种戒备,因为我是陌生人,但又不是放在胸前,显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下意识的正常行为,同时,女痞子说话的时候,您嘴角微微上翘,动作幅度不大,双腿交叉一次。

    显得有些不耐烦,实际上,您并不想帮我算!”

    卢一航眼睛一亮,没错,好敏锐的观察力!这小子有前途。

    “然后呢?”他跟着问了一句。

    “然后,然后您一直在观察我,直到我吃了三个包子,似乎有些不屑,您才放开双手,人争一口气佛手一炷香,您又想帮我算了,只不过我什么都没提供!根据今天的天气预报来看,还真会下雨,温度降低,我这个打扮,感冒的几率很大!”

    秦奋说完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豆浆,“所以我印堂发黑!”

    全中,卢一航笑了,这小子真特么是个人才啊。

    女痞子一时间听傻了,一脸诡异的看着秦奋,原来你还真的一直在不务正业啊,最近玩起了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吗?

    秦奋一边喝,一边调出那个破游戏,点了进去,真的是个弹珠机啊,他无聊的随手一拉,一枚钢柱飞了出去,一路飞射,高歌猛进,叮叮当当,打出了一连串的高分。

    画面唰的一下,蹦出一个太阳般的笑脸!

    秦奋一呆,特么的这么多功德下去,就这么一个破玩意儿?

    他有点发呆,没有反应过来。

    卢一航诡异的一笑,“那么我呢,你看出来什么?”

    秦奋抬起头,不知道这是要干嘛,“我怎么知道!”

    女痞子真的差点被憋死,她还以为大厨子要装逼,结果,完全猜不到啊,瞬间受了内伤。

    “不着急,你仔细观察下,说错了也不要紧。”

    秦奋眉头一挑,错?他站起身,走了两步,从对方身边经过,“身上有特别的沐浴露味道,您应该是出门来的吧,因为口音不对,我们这里玄学不流行,带着齐备的生活用品出门,说明您对生活很有控制力,非常注意细节。另外。”

    秦奋没有说话,从对方肩头拿起一根发丝,“有些话,还是不说的好!”

    女痞子张大了嘴巴,那是一根长长的板栗色微微卷曲的发丝。

    卢一航老脸一红,“这是我爱人的!”那是他一个学生的。

    “是吗?这样的发型,应该是烫过的,不是全卷,那个年纪应该偏大,不是小卷,说明不走非主流,比较随大众,发稍没有开叉,护理的很仔细,说明不是小年轻,对方的年纪大概在二十三岁到二十八岁之间,有一定社会阅历,经济基础也不错。

    恭喜您,老婆年轻又漂亮,而且家庭和睦,出差都是一起!”秦奋说到最后笑着一点头。

    尼玛!卢一航呆滞了。女痞子一呆,我去,这个话题很劲爆啊,这绝对不是对方的爱人。

    秦奋一乐,这可是你要我说的。真话总是没有谎言那么美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