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696章 抢夺气运,秦奋又操蛋

第696章 抢夺气运,秦奋又操蛋2017-11-10 21:25:59Ctrl+D 收藏本站

    信仰这个词很神秘,也算是信奉,供奉,文昌作为文人所敬的神祗当然明白这些正气出现后的意义。

    他们是儒家,走的本来就是这条道,囊括天下文人的信奉,可现在呢?自然道人是怎么做到的?他不信就因为一句话就能这么恐怖,儒家现在能有今天,可是千百年不断传承的结果,这中间还有帝王的不断推广和努力,秦奋这样轻易做到的根本不可能发生。

    文昌心里很纠结,但纠结也比不上心碎,尼玛,这才一眨眼,自己的客户被对头全挖走了,那种痛苦,对内心的伤害是成吨级别的,他就要吐血了。

    别忘记两人可是在撕逼,文人最团结,何况秦奋还是挑战所有人,喷的丧心病狂,可尼玛蛋的一眨眼,这些家伙不但没有厌恶大厨子,帮他一起黑这个王八蛋,还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全都去对方那边了,还很坚定,客户的巨量流失,加上文人们的反水。

    文昌心里难受的要命,自己可是带了很多年的队伍,现在队伍一下就散了,看着秦大厨亲手将其击溃,那种遗憾和失落,差点让他道心破碎。

    看着周围大量出现的白光,文昌哑口无言,辩驳,去你大爷的,现在都没人支持他,怎么辩?

    月老咬着嘴巴,心里不断的说着,不能笑,千万不能笑,老子就知道,惹上这货没有好的,你看看,文昌的损失简直不可以道理计,看着就心痛。这把坑的,你嘚瑟了吧,叫你跳坑,那是好跳的?粪坑啊,月老闭上了眼睛,曾几何时自己也像个傻逼一样跳了很多次。

    好家在,自己悬崖勒马。没有伤的很重,文昌和玉帝就是最佳典型。

    太白心里苦,经此一役,儒家的力量大损啊。他哪里想的到,秦奋居然强势插到对方大本营,卧槽,这上哪儿说理去。早知道这样,就劝劝文昌帝君了。和秦奋对着干,何必呢?

    玉帝才是心里最苦逼的,看着白光,他也明白了一切,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老子手贱,早知道不帮忙的,这下好嘛,帮了倒忙。”他的昊天镜将大厨子的声音和文昌的声音甚至传到了地府。

    这完全就是资敌啊,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这句话玉帝现在听到都能吐,以秦奋的能力,并不能做到覆盖整个地仙界,更别说是地府了,同时也不能放大文昌的声音,这样没有对比,文人也不会丢弃文昌,更加的信服大厨子。

    这完全都是玉帝的功劳,一想到这里。玉帝就想骂街了,刚一开口,我去,“咬到舌头了。”好痛。

    千里眼看着玉帝叹了一口气。斗不过啊,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顺风耳无言以对。玉帝如果刚才不弄那一下,文昌的声音不传下去,文人对他的信念不会松动,哪怕秦奋得到他们的认同,也不会对儒家产生影响。但玉帝干了之后,尼玛文昌的形象直接掉了一截,被秦奋的光芒覆盖,压根就没他什么事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玉帝不知道吗?他知道,所以才咬到舌头了,气的。

    天庭一片骚乱,所有的神仙震惊了,天兵们一个个抬头看着太阳,“还能这样玩的吗?”

    “东王公行事高深莫测,莫测高深,我们还是不要揣测了!”

    “你说的对!”

    这样的想法在天庭疯狂的传开,大厨子又瞎搞了,这次可不是靠天道而是靠义正言辞。

    而是靠他的年,年乃是天道气运神兽,文人归心,爆发出的不光是浩然正气,还有信念,一旦产生,就是信奉,自然拿到了文人的影响力。

    他们产生的力量中间就有一部分属于儒家的文人气运,年将其吸收,与正气,阳刚之气结合,秦奋是太阳,本身就是各个种族最为重要的神祗,更是绝大多数种族的第一图腾,信念的凝聚体。

    因为太阳星君这个特殊的司职,他轻易的吸收了正气和信念,成为自身的一部分,不仅一击打懵了文昌,更是将年开始孵化。

    文昌心里苦,但是要他这么认输,绝壁做不到,因为秦奋不光是和他撕逼,刚才那丧心病狂的一幕,更是上升到死敌,不死不休,这是劫匪,是强盗,盗取的是气运。

    面红耳赤的文昌帝君死死的看着太阳,“自然,你太卑鄙了!”

    卑鄙?所有的小神仙傻傻的看着他,你说的是人话吗?你们只是辩论,人家卑鄙在哪里?在熊孩子的眼中,文昌此刻就是一个输不起的家伙,口舌理念之争,大家各凭理解,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你自己技不如人凭什么这么说。

    一时间,天庭未来**点钟的太阳对文昌更鄙视了,对大厨子满是崇拜,这才是偶像啊!

    一大批的小屁孩铁杆脑残粉开始出现,听听刚才人家祖师说的,多么高大上,看看人家祖师刚才做的,信任他们,这才是大将之风。

    月老看着周围打了鸡血们的孩子,哭笑不得,自然,你再这么搞下去,天庭这是要鸡犬不宁啊。

    太白死的心都有了,刚才还想着减弱秦奋在学堂的影响力,你麻痹啊,现在加强了至少一倍,咱不带这么玩的。

    看着几个在场人的心里活动,秦奋差点被自己一口烟呛死,他无语的看了一眼小豆丁,“我本来是想找文昌借场地的!”这话说完,他自己都要吐了,大爷的,怎么搞成这样?

    尼玛!小豆丁无语想哭,如果天庭的神仙知道是这个起因,不知道会晕死多少人,有多少人哭晕在厕所。玉帝会怎么想?如果文昌知道秦奋是有求于他,他甚至可以结好秦奋,绝对可以避免今天的苦逼事,不知道会不会道心破碎,神形俱灭,自个把自个憋屈死?

    好吧,这个没人知道,大家也不会白痴的去想到这个起因。

    就文昌看来,玉帝看来,这是秦奋故意为之,就是为了瓦解两者的联盟,分化他们的力量,削弱玉帝在天庭的助力。所以才强势出击,一举击溃文昌,拿下天下文人所向,布局之阴险,当世少见。

    秦奋看着文昌的心里活动只想说一句,你想的太多了,他真的没想过这样的。秦奋现在肯定,自己绝对是天煞孤星,事情的发展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这一次他还真玩了玉帝,瓦解了他的再次计划,自己成就巨大的影响力,威震天庭,甚至多了很多熊孩子铁粉。

    这是他想到的,然而并不止这样,他这次瞎几把搞拿到的好处触目惊心,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就在他无语的时刻,文昌脸色阴沉的抬起头,“自然,你好,很好!”

    这算是挑衅吗?大厨子眉头一挑,纯爷们啊,“行,接着来啊,以为我怕你啊!”

    小豆丁要哭了,这是破罐子破摔,不要场地了吧?(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