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28章 你口味好重,悲剧起航

第728章 你口味好重,悲剧起航2017-11-10 21:26:38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对方的话语一落地,厨房内静悄悄的一片,四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秦奋依然皱着眉头,他看看手里的酒,再看看昊学那一脸的疑惑,恨不得抽死这孙子,你这一惊一乍的要作死啊。

    这壶酒是从老牛哪里搞来的新货,酒名玉冰烧,比海天的清泉露霸道的多,也是东牛ktv目前的主打产品,很受妖怪们的欢迎,老牛见大厨子喜欢就发了三箱。

    这个酒开始入口冰冰凉凉,就和冰水一般,能一下凉到底,整个人都如同沉浸在冰雪之地,刚入口的口感十分特别,但后劲儿之大,绝不是前面他的两种酒可比,玉冰烧,顾名思义,喝下之后整个人如同置身火炉之中,有点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这个酒,酒劲儿比较大,不适合凡人喝,秦奋倒是没有压力,他身体素质好的和妖怪一样,既然不能给普通人喝,那么他决定用来腌制材料,这酒味道独特,腌制过的肉食也更加容易出掉腥味。加热之后酒精会挥发,度数不高,对普通人影响不大。

    “看什么?自酿的酒而已,你以为有毒吗?”大厨子抓起来喝了一口,恩,爽。

    他满足的闭上眼睛,那股后劲儿一上来,整个人暖洋洋的,舒服的不得了。

    “不是这个意思,秦师傅误会了!”张秘书的三叉神经有点痛,这两人遇到一起,真的是疯狗遇到财狼,都不是善良之辈,搞的他提心吊胆,那个都不敢得罪。

    “我尝尝?”昊学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你尝尝?秦奋诡异的笑着,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边上的小矬子,吐了吐舌头,看着昊学十分无语,不作死就不会死,那玩意。普通人喝一口就要完蛋。

    “这酒后劲儿很大的!”秦奋嘀咕一句。

    “哈,我可是酒仙!”昊学鄙视的扫了一眼秦奋,刚才那瞬间他闻到味道了,似乎是果酒。这玩意儿能烈到什么程度?

    张秘书看着两人不好说话,他也很好奇秦奋的酒,闻着好清甜。

    小豆丁狠狠的看着主人,这混蛋以退为进,昊学这白痴上当了。这是激将法啊。

    没错就是激将法,秦奋想着,一口下去,灌醉这个王八蛋省的他老是来找麻烦,看着心里烦。

    “后劲儿真的很大!”秦奋再次提醒一遍。

    昊学努努嘴,“不用你说,我心里有数,我酒量好的很,再说了,我必须对格兰特先生的饮食负责!”说完就抓过大厨子的酒喝。倒了一杯,一口气灌下去。

    味道特别,怎一个爽字了得,他很想问问这酒是哪里来的,可自打进来后和秦奋就不感冒,也不想问了。

    刚要去看看别的食材,走了一步,就觉得胃里面一团火往上升,整个人如同站在沙漠之中,加上之前内脏的冰凉。这一冷一热的感受,过瘾!

    可这后劲儿来的也太快了吧,他刚走一步,脑子就有点晕。很快便头重脚轻,整个人都在飘,腿脚一软,就歪到下去。

    卧槽,这就是酒仙?张秘书眯着眼睛很鄙视,就特么的一口你就晕了。好意思!他不好意思的看看秦奋,“秦师傅,顾问有点上头,这酒厉害啊,您这里有客房没有,总不能让他躺这里吧。”

    秦奋古怪的笑着,小子,这可是你自己要喝的,“一楼有个客房,带他过去吧!”

    秦奋很欢乐,世界终于清静了,刚才耳边就好像有一队的苍蝇在飞舞。

    昊学的助手很快就扶起老板,找到客房走了进去,刚一进门,昏昏沉沉的昊学,哇的一口,一早上的面条弄了他一身。

    我顶你个肺啊,助手很无奈,看着自己这一身他死的心都有了,可没有衣服换,刚才和大厨子闹不愉快,你也不好意思找他借衣服,他随意处理一下,就把昊学丢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样子难受的要命。

    猛的一扫昊学,再看看他自己,助手喃喃自语,“反正他现在也睡着了,要不我把他的衣服换下来,我出去拿新的,不然到了中午,格兰特先生到了,就丢人了!”

    助手觉得这主意不错,悄悄的带上房门,房间很安静,静寂无声,窗边洒进来一缕阳光,助手的脸上也似乎升起了光亮,他真是聪明啊,做助理的就需要一个随机应变。

    他轻手轻脚的走上去,拔下了昊学的裤子,然后脱掉脏了的上衣,这裤子刚脱下一半,脚下门口响起了脚步声,吓的他步子不稳,一个趔趄冲上去,趴在昊学的身上。

    砰,门一下就开了,陆队带着人站在走道里,傻傻的看着房间里面。

    什么风浪都见过的职业警卫现在一脸的懵逼,卧槽,才来好不好,你们就这样的拉风,爱的得有多深沉啊!

    身后的两个队员嘴角只抽抽,特么的你们口味好重,这才大早上啊,就这么迫不及待了,但是你还不好意思说,这是人家的爱好嘛,又不影响他们的工作。

    助手瞬间就懵逼了,从昊学的身上起来,抓住裤子,看着门外,完全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陆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哦,陆队和两个队员一脸我们懂的眼神。

    助手看看自己看看昊学,尼玛,昊学趴在床上,裤子退到了脚下,他也是一个情况,卧槽尼玛,这就是浑身张满嘴都解释不清啊。

    “哪个,刚才顾问喝醉了!吐了我一身,我是来帮他换衣服的!”助手就要哭了。

    是吗?三个警卫傻傻的看着里面,信了一半。

    可助手一说完,昊学模模糊糊的声音就在房间中响起,“爽,够劲,再来,我还要!”

    那酒就是美啊,昊学喝了一口晕眩中还在回味。

    啊哈哈,助手死的心都有了。我要尼玛啊。

    陆队脸上一变,原来顾问真的好这口,口味太重了,难怪今天在车上老和他们交谈,说的那个欢畅,问长问短的,说他们爷们,牛逼。看来好像不对啊,以后要离远点。

    昊学就是比较好奇对方的工作而已,人嘛,都有好奇心的。

    可现在警卫队员不这么想,这孙子是想去表演捡肥皂给他们看啊。

    这就不能接受了。

    助手无言以对,“陆队,你要相信我,真的是帮他换衣服,要不你们来帮忙!”

    滚犊子,你当老子们是什么人?陆队一脸的难看,“你们继续,我们不打扰了,只是这里毕竟是别人家,你们这样做,太那啥了吧。”

    说完就帮对方关上房门,快速的离开。

    助手看着老板,心里拔凉拔凉的,都不敢出门,他完全可以想象等下一出去,所有人估计都知道他们干嘛了,到时候还有脸见人?大爷的,怎么搞成这样?

    怎么搞成这样?小豆丁从走道经过,无语的翻翻白眼,心里很鄙视,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明白秦奋的破坏力!(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