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66章 天庭之上波谲云诡

第766章 天庭之上波谲云诡2017-11-10 21:27:35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人都在等待老君的答复,他的话甚至能决定短时间内天庭是和谐还是暗流汹涌。

    只要老君中立,紫薇便能拉拢儒家,从而壮大实力,与玉帝分庭抗衡,徐徐图之。

    若是老君选择月老,那么玉帝就能再次确立不可动摇的地位,高枕无忧,最多被秦奋多恶心几次。

    不论怎么取舍,第三方的孔子一脉都不会有损失,可为何这个小小校长一职会牵动这么多人的心,甚至能决定天庭的安稳呢?

    无他,学堂是个很奇妙的地方,汇聚了天庭不少的家庭,他们有底层,有中层,甚至还有李靖这样的高层家庭,从文到武,从神到仙无所不包,截教阐教这些不同的派别被一个大熔炉汇聚。

    试想一下未来,谁掌握了学堂,便能拉住无数的仙人家庭,随着时间的过去,经历的越多,这个人脉资源会不断的扩大。

    这几人都有着独特的眼光,一早就看到了学堂的潜在力量,所以,争!争的是资源,是气运,是大势,是谋划,是无限的未来!

    校长牛逼不牛逼?这个问题真的很傻,回想一下历史,校长真的很牛逼啊!开个会,大家坐下来,一看群臣,我去,都是学生,大家一声校长说明都是自己人,那多吊?

    所以最强的元始一脉,一开头就瞄准了这个位置,可惜南极仙翁不争气,被秦奋一个校服事件搞下台。成为第一个下岗的。

    老君倒是有想法,但是他手里没资源,通天那边的就算了吧,实力不够,镇不住场面,身份也差了,玉帝也想,他也有通天这样的尴尬,所以孔子一脉瞅准了现在的机会。

    也成为两大帝君争相拉拢的对象。说到教育,还真没人干的过他。

    可惜,老君现在苦啊,人苦。心里也哭,根本就顾不上别的,当一声静静来了,说的他心像沉浸进冰水,直接冻透。比喝了雪碧还爽。

    大家都在煎熬,玉帝双眼出神看着远方,“老君你会怎么选择呢?”他很紧张。

    千里眼劝了一句,“其实陛下早有不止,不论是月老还是文曲,都对陛下无害!”

    玉帝摆摆手,“朕知道,但朕还是希望老君选择月老,毕竟直接文曲,朕的作用就小了很多。孔子这人会见风使陀,未必偏向我们,而是紫薇!”

    “可陛下也不用愁,学堂之内除了校长一职,上上下下都是陛下的人!”

    玉帝眯起了眼睛露出笑脸,“没错!这个学校是朕办的,现在是,将来也必须是朕的。”

    紫薇刚要转身,贪狼走上前,悄悄的在对方耳边说了几句。“孔圣人来言,一旦事成,必有厚报,他代文曲星君谢谢陛下!”

    紫薇微微一笑。“等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老君会做出明智的选择,玉帝最近真的很倒霉!”

    孔子摸着胡子对着文曲星君一笑,“星君放心,此事不论怎么变,我儒家一脉早已立于不败之地。这学堂之事,以后还要多费心了!不过有一事还需操劳,自然。”说完孔子摇摇头。

    “先师教训的是,弟子自当尽心尽力!”两人拿起酒杯,心照不宣,一切尽在不言中,似乎掌控了局势,开始畅想美好的未来。

    大厨子也在畅想,只不过他是在畅想等下上来的法国鹅肝,这样的高级货他平时吃的少。

    几个家伙开始谈天吹地,秦奋压根就不想参合,他是真饿了,这样的长途飞行还是第一次。

    他很爽,但是有人不希望他爽,老君在房间里急的团团转,你说不在吧,她明天还来,你说在吧,不见那就是玩大了,要是对方一哭二闹三上吊怎么办?倒时全天庭都知道,老君现在想死。

    “新闻工作者,新闻工作者你个王八蛋,害死老夫了!”老君很压抑,破口大骂,早把校长之事忘的一干二净。

    刚吃了一颗蜗牛,秦奋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差点笑哭,自己干了一件大好事啊,大厨子心里一叹,“愿天下有"qing ren"终成眷属,老君,我用心良苦的!”

    “你怎么不去死?”因为天道立誓,老君也不怕对方玩手段,这都玩成这样了,还怕个屁啊,听见秦奋的话,老君想把周围的一切事物撕成碎片,人,不能这么无耻的。

    “老君您错怪我了,我也是好意!”秦奋有点肚子痛。

    好意?老君感受到整个世界的恶意,还有这句话带来的成吨伤害,你特么的肯定是故意的。

    “废话少说,现在怎么解决?”老君吹着胡子,这事你闹出来的,就要给老夫负责善后,“否则你别想要剩下的金丹!”

    “你可是立誓了!”

    “我是圣人,不怕!你不给我解决,大不了鱼死网破!”老君开始耍无赖,这一幕要是被人看到能吓死很多神仙。

    秦奋身子一抖,差点摔倒,老君啊?自己没有看错?被逼成这样了,是的,老君就要疯了。

    “她年纪那么大,你叫金角银角带她去看广场舞啊!”秦奋出了一个馊主意,“要是和王母聊的不错,去帮把手弄服装展,短时间不会麻烦你!”

    老君眼珠子一转,就要吐了,他颤抖着指着天空,“自然道人,我早该猜到是你的!”说完,想到了自己的岁,这特么的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他还指望对方搞不定,哭着喊着求他收回去,前几天做梦都能笑醒,不断的说着梦话。

    “新闻工作者,小样,有你求老子的时候!”可现在呢?他想到了东皇钟。

    完啦完啦,聪明反被聪明误啊,智慧果然也不及天数,把好东西白瞎给人了,还是给的对头!

    上次事件很悲哀,但是老君有一个最自豪的地方,那就是自然道人面对他怂逼了,那可是敢正面刚天道的存在,一说起来,老君就很畅快。现在想想,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自己被他吃的死死的。

    老君看着月光,眼角湿润了,为什么?为什么啊?

    “你认错人了?”

    还不承认?老君义愤填膺,“少来,你当我傻啊,广场舞,那是你弄的,胡晓静肯定感兴趣,因为她没有一官半职,没有司职,日子无聊,一帮人话题多,可以打发时间,加上服装展,小子,你太阴了,明知道我支持玉帝,和你不对眼,到时候服装展开起来。

    必定各方云动,出手阻挠,你这是要我和玉帝狗咬狗!想要不被静静纠缠,我就必须给她找个事做,到时候的结局就是,老夫和玉帝撕逼!你渔翁得利。

    还说不是你?没人这么坑爹的!”

    “你说是就是吧!反正我没说你是狗!”秦奋很无奈,“何必自嘲呢?”

    吧你妹,狗你爹,老君眼珠子都红了。可这话是他自己说的,狗咬狗,那自己也是狗,卧槽特么的!不坑能死吗?老君觉得这货真的不是人,哪有那么恶心的。可这话出自他的口啊,我是狗?是狗?狗?

    小豆丁表示不信服,你都不会抢地盘!没有技术,这年头狗也不是那么好干的,你还需要去深造。(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