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67章 老君你飞不出五指山

第767章 老君你飞不出五指山2017-11-10 21:27:36Ctrl+D 收藏本站

    天空的月光被云层阻隔,显得有些阴暗,但再阴暗也比不上老君的内心,他如同掉进了墨缸里,整个人都是黑色的。

    而且最无辜的是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什么叫阳谋?他明白了,什么叫王八蛋?他也明白了,这货太毒,什么叫以势压人?他现在体会的很深。

    你不服不行,要么继续支持玉帝和他斗,要么,你现在屈服,到时候服装展之际站在大厨子一边,这样避免静静的纠缠,怎么选?在老君,不在秦奋。

    秦大厨压根就不在乎到时候服装展的阻力会有多大,哪怕老君依然和他对着干也没事,秦奋现在走农村包围城市,你有种把地仙界的人都洗脑?你敢这么做,天道第一个出来一屁崩了你。

    这就是真正的阳谋,秦奋微微一笑,决定加一把火,“我可是为你出谋划策,本着都是道友,我都不计前嫌了,你还觉得我有阴谋,这人啊,还有诚信吗?天地良心,这样以后还有人愿意做好事吗?你这样干不和谐,打击我的积极性知道吗?天道都看不下去了!”

    畜生!老君闭上了眼睛,秦奋说的他心都碎了,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个坏人。

    “好,老夫就依你之言,不过,服装展之事一完,你我二人桥归桥路归路!”老君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先对付过去再说,他一个老腊肉中的处男,还真没啥对付女人的经验。

    一面对胡晓静的纠缠,整个人就和懵了一样,其实在他的内心世界,多的不是害怕丢面子,而是无助和措手不及,加上他太上忘情,更是对情之一字避如蛇蝎!

    他甚至想到了一个可能,这货是不是来碰他的道心的,如果道心不稳。加上还有元始天魔,老君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越是想,越是觉得这是自然道人的阴谋。

    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秦奋也不是故意的,他就看胡晓静可怜,知道老君忘情,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个女妖痴缠数百年不离不弃。这份毅力就值得感动。

    加上对方为情所困,无法潜修,不能位列仙班,却一直苦等,****之伟大,之感动也在这里,秦奋是个厚道的人,心肠软,加上西游之事说白了就是一场戏,中间很多妖怪的吃人当不得真。这老妖说不定也是受命行事。

    所以,秦奋出手了,帮了胡晓静一把,可这一把,坑的老君死去活来。他真没阴谋啊,敢以人格保证,今天实在是看不下去,才出的一个馊主意,别说还一举数得。秦奋的馊主意,历来效果都好的有点猥---琐。奇葩到没人知道后果。

    老君悄悄的在服装展一事上改变了阵营,没人知道,可以说天知地知,秦奋知老君知。玉帝被蒙在鼓里,整个天庭都不知道。到时候会是什么光景,秦奋都想知道。

    老君不想说话,可秦奋也在沉默,不是他不想,而是菜齐了。总不能老看手机,不吃饭吧,他这样做,边上几个人就会起疑。

    所以开动之后的对话,一时间陷入安静,气氛很尴尬,两个仇人聚在一起,居然很和谐。

    起码没有撕逼!

    想着自然的一切往事,老君忽然打心里有点佩服这货,他斗过妖奸,战过玉帝,撕过如来,还和天道刚过,此人心性其实不坏,只是做事有点操蛋。

    其实他不明白,操蛋的不是秦奋,是天道,历来都歪楼,大厨子也是苦不堪言。

    现在一想,两个人还有点亦敌亦友,惺惺相惜的味道。老君忽然开口了,“你对天庭重新选择校长一事怎么看?”老君此刻也是心存试探,他知道月老和这货有交情,要不然月老不会有那么多点子,现在全天庭都知道,这些都出自自然道人的手笔。

    如果自然和月老关系不错,那么肯定会帮月老说话,少不得以后提醒玉帝,这货一直在学堂搞事,那么一定也是所图很大。如果不帮,月老可是玉帝心腹,就是自然的眼中钉肉中刺,自己要扳回一城,老吃亏可不是圣人的风格,打击一下秦奋,老君现在爽啊。

    最了解自己的未必是秦奋,可能是玉帝,也可能是老君。

    老君想的很完美,可现实很残酷。

    秦奋这人做事天马行空,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歪楼的原因。

    “月老?不行,那货就是个老糊涂,经常犯傻,你看看他姻缘牵的,什么学生和老师的小妾,将军和敌国的公主,皇帝和敌国的王妃,乱七八糟,不止这个,还有什么男男,女女,天下姻缘被他弄的乌烟瘴气,这老家伙不靠谱!”

    秦奋狠狠的说着,王母估计就是这货瞎搞的结果,自己明明没有那么干,却把她泡了!秦奋压力山大,不过说的也是事实,月老真心是个老糊涂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君一想也对,难道月老得罪过秦奋?别说,月老是玉帝心腹,两个人有矛盾也正常,自然这厮不像是故意作假说的。

    可往下一想,老君瞬间就懵了,姻缘?月老执掌天下姻缘,那胡晓静呢?

    圣人不沾因果是没错,但他是圣人化身,不是圣人本体,不一样,既然不一样,那么这个姻缘归不归月老管呢?

    他不归的话,胡晓静铁定归,卧槽!老君瞬间就恶心了。

    他一刹那对秦奋不在那么恨了,这是月老的祸!没错,就是这厮。

    他眼珠子一转,月老是玉帝的人,这是没有道理可说的,至少他没看出来猫腻,那么自然这厮也想打学堂的注意,是不是可以教训下这两个混蛋呢?

    一个魔鬼的声音在老君的心里不断的大吼,让自然和儒家和玉帝,和紫薇大帝去撕逼!对,不管谁输谁赢,最受伤的是月老!

    没错,就是月老,他就像前任南极仙翁一样,不管自然怎么坑,最受伤的肯定是校长!而且多方势力纠缠,说不定还能教训一下自然,到时候自己的两个仇人都得到惩罚,什么仇都报了。

    老君脸上一红,忽然有点小期待!

    秦奋收起了手机开始安静的吃饭,因为再不好好吃,边上的三个货就要骂街了。

    他闪了,但是天庭却一片哗然。

    正在焦急的等待中,整个天庭响起了一个声音。

    老君坐在家里没有出门,心中一动,张口就来,“既然玉帝和紫薇大帝都将学堂校长一职交给老夫负责,那么今天,现在,就给大家一个交代,对于南极仙翁,我很痛心,这两天闭门苦思,发现学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了更好的发展。

    教书育人,为天庭培养心血,我决定慎重的选择一个人,学堂校长不需要德高望重,不需要经验丰富,因为这是管理,只要人用的好,教书不是他的责任,作为校长,老夫认为,最考教的就是他对学堂发展的规划和畅想。

    因此!”话到这里,猛的一停,老君的发声此刻也牵动了无数人的心。

    “月老,月老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义务教育是他提出,学堂建设也是他主管,各种规划项目,均出自他的手笔,老夫认为,月老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没有之一!”

    什么?天庭的众仙家还好,孔子直接一口气没喘上来,文曲还在谈着规划,瞬间就呆滞了,“不是自己?”孔子诡异的看着他,怎么可能?文曲星啊,还有比他更合适的?

    紫薇眯着眼睛,“老君还是要一条道走到黑吗?好!那就等着看吧!”

    玉帝一脸的兴奋,“哈哈老君还是支持朕的,朕天命所归!”想了下,玉帝脸色一变改口了,不改不行,天命所归好是好,但是每次说了都倒霉!“不,朕众望所归!来啊,传召月老来见,是时候展开下一步了,千里眼通知至圣先师!”

    千里眼没有动,而是懵了。“还愣着干嘛?”玉帝很无语,有点眼力没有,朕有大事要办。

    “陛下,月老疯了,朝着天空老飞!一边飞,还一边发狂的傻逼乱叫!”(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