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77章 上帝的地盘,秦奋做主

第777章 上帝的地盘,秦奋做主2017-11-10 21:27:48Ctrl+D 收藏本站

    明心见性,道心通明,随着东皇钟的响起,秦奋那天堂的背影变了,第一次出现他大厨子的真容,重拾上帝的荣耀。

    这一刻,秦奋即是上帝,上帝即是秦奋,他是唯一的真神,天堂神国的主宰!

    所以,在秦奋现身的一刹那,仿佛拨云见日,吹开了迷雾,背影全无,露出真实的面貌,所有的天使才能看见父的真身,这是心灵的升华,自我的超脱。我就是我,独一的存在,此刻,俯视天地,掌控万物。

    在天堂显圣的瞬间,无数的天使跪拜下去,米迦勒的一句真的是东方人说的天使全部菊花痛。

    上帝创造凡人,是以他自己为模板,可特么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天使懵逼了。

    加百利有点无奈,“你说我们是不是以后也要把头发染成黑的?”

    天使一个个眼神很飘逸,这话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没看到父是黑的。

    很多天使看着天空都傻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父的样子。

    男性外表的天使还好,天使妹纸只觉得好帅,觉得不帅的都不是天使。

    雷米尔很惆怅,“那干脆我们都换一副亚洲人的面孔好了,可咱们的地盘在西方啊,这不亲民,真不知道父是怎么想的?难道我们要把业务扩展到东方范围?可这边很多地方还没占领呢?”

    “你懂个屁,东方人口众多,是个巨大的市场,父有前瞻性的目光。这叫未雨绸缪!”米迦勒这个脑残粉不满意了。“你完全可以无视的嘛。又没人逼你!”

    滚粗。雷米尔差点被恶心死。

    “父的意志无处不在!”拉斐尔带头叫喊了一声,天使们疯狂了!

    “意志无处不在!”无数的天使扯着嗓门就喊,没人起头还好,有人领头我去,他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狂热分子。

    一道道肉眼不见的紫色线条开始向着半空的秦奋汇聚,每多一条,身影便越真实,身后的十字架一闪一闪。

    顷刻间。整个天堂内都是紫色,就像一张大网笼罩天堂。无数的气运开始向大厨子汇聚,然后被年吸收,金乌镇压成为能使用的力量。这是一个天然完美的循环。

    乌列张开了六对翅膀,跪下看着天空,满脸的狂热,“今天,从这一刻起,我要将父的荣光散落在每一处插上十字架的地方,荣耀归于我主!”

    “荣耀归于我主!”巨大的吼声响彻整个天堂。

    上帝。自己就是上帝,秦奋坚信了这一点。而欧罗巴,世界范围内,只要是上帝的地盘,那么,我的地盘我做主!

    东皇钟的威能,岁提供的海量气运,加上年的帮助,这一刻,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秦奋激活了他所有身份中,最难激活,最难成就的一个神格,上帝。

    这需要天大的机缘,无数的巧合,无量的气运,神器,神格,经历,甚至是天使的目光与信服,一路走来,少了其中任何一环都做不到,可秦奋做到了。

    黑暗中一双惊天大手推动着一切,大厨子明白,可他需要在意吗?屁,他连天道都敢刚,他怕个毛的黑手,大不了不玩了。

    秦奋看着铺天盖地的雪浪一脸的平静,他感受到了一股古怪的力量,不是实质,却是无形,整个天地间都是,无形无影,却浩大厚重。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肯定不是仙人需要的灵气和仙气,因为人间不可能存在。但是他却明白,这些都在自己张开的手掌中。仿佛轻轻一握,便能拿到一切,这些都是属于自己,任他予取予求。那种感觉很奇怪,自己就像站在天空,拥抱着天地。

    现在,他就是神,高高在上,掌控了一切,无所不能。

    这就是气运!天堂的气运,年吸收的岁的气运,还有欧罗巴这块土地上,上帝那无处不在可怕无敌的人气。

    “啊啊啊啊!”秦奋身后的女孩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画面也开始恢复正常,秦奋目光一闪,眼中的诡异消失不见,变得普通,成为清澈的黑色。

    张开的手掌猛的握拳。

    轰,巨大的雪浪袭来,女痞子闭上眼睛,“秦奋!”

    当,别人听不见,秦奋脑中却再一次响起悠扬的钟声,金乌亮起的眼睛暗淡下去,周身的光泽消失不见,年也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急的小豆丁直打转儿,这是什么情况?

    声音一起,声波在无形中产生了可怕的冲击,肉眼不见的巨大气浪以秦奋为中心向着天地扩散,浪潮对浪潮,冲击抗冲击,论力量,雪浪又如何是神州第一神器东皇钟的对手,悠扬的钟声看似无害,却如同洪荒巨兽,吞天食地!

    面对秦奋的雪浪戛然而止,就像一只叫嚣的公鸡猛的被人抓着脖子提了起来,后继无力,直接落在地上。

    上方躲在岩石下避开了雪崩主力的两个杀手深深出了一口气。

    “画月,看来这次福大命大啊!”

    “是!”这个啊字还没说完。

    秦奋嘴角上翘,心里轻轻说了一声,滚!

    空间中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手狠狠压了下来,奔流的雪浪直接呆滞,如同紧急刹车,轰的一下,仿佛撞上无形的屏障,开始在原地堆积。

    画月刚一说完,卧槽尼玛,天空都黑了!一大片的雪沉了下来,将其吞没。

    搞什么?巨大的叫喊声直接被雪潮覆盖,声消音散。

    所有人这一刻都有点晃神,他们死死的看着站在雪地上那个孤单的男子,他挡在了女孩的身前正面对上雪浪,可怕的浪潮那万钧之势也在一刹那爆发。

    他们不必自觉的闭上眼睛,女痞子扭过头,也许下一刻等着自己的也是同样的命运。

    所有人都在绝望,都在无助,都在颤抖。

    可下一秒,他们只想说卧槽啊!

    见过奔驰的骏马吧,哪你见过奔驰的骏马撞上重型坦克吗?

    现在的场景就是这么诡异,他们似乎看到了一匹狂奔的野马撞在了坦克上,极动到极静,一眨眼雪崩停止了,似乎面对那个男人,它特么的刹车了!那种极致的落差,让所有人张大了嘴巴,反胃般的想吐。

    “草,真的有神迹吗?”

    “哦上帝,我觉得我在做梦,我刚才脑袋一定被门挤过!”

    ps:我讨厌过节,今天五一加一章,明天,就看我能写多少了,过节最恶心的就是事多,时间少(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