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80章 老君也凌乱了

第780章 老君也凌乱了2017-11-10 21:27:52Ctrl+D 收藏本站

    看看天空的月光,值日星官似乎听到了广场舞的声音,心里更纠结了,找你?除非我疯了!你看看你所干过的事?他似乎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这里面不对,似乎有什么阴谋。

    但是有什么阴谋他又看不出来,反正这货最直观的就是敲他竹杠。

    “呵呵,这事我自有办法,就不麻烦东王公陛下了!”值日星官一边说一边加速。

    你还有办法?秦奋眯起了眼睛,年才是能击败夕的存在,这一点不用怀疑,从两者诞生的意义就能明白,可对方的话又不像作假,难道真的有应对之策?

    “真的不用我帮忙?”秦奋追问了一句。

    “恕小仙怠慢了,此刻有要事处理,不陪陛下闲聊!”说完,值日星官心中一沉,无喜无悲,他心中有个最大的猜测,难道对方可以读心?

    没错,大能者都有这个的能力,在佛门这叫他心通,想到这里,值日星官立刻提防,关闭了五感,停止了思考。

    秦奋的试探也一下陷入了困境。不过大厨子没有气馁,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紧紧的盯着手机,注视着对方的一切,留心观察。

    年也开始在一边到处游走有了活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值日星官也赶到凌霄宝殿,迅速向玉帝禀报了无尽海的情况。

    听完心腹的话,玉帝皱起了眉头,“无尽海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你怀疑?”他话没有说完,哪里有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

    “我怀疑是那个东西,毕竟镇压多年,它每一年都在积累力量。天道法则加身,想要彻底困住它不太可能,今年就是危机!”值日星官将推论说了一遍。

    除了他。其他几名玉帝的心腹也已经到期,就连老君也到了。除了月老,这货已经开始被玉帝的小圈子排斥,因为他现在的统属关系非常的尴尬。

    李靖无所谓的直起身子,大气的一拍桌子,“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看就交给值日星官处理好了!”

    你大爷,值日星官眼神很飘。诡异的看着他。这话什么意思?推卸责任?合着我就是苦力?

    他刚要开口,太白也是呵呵一乐,摸着胡子,“我看行,星官年在手,这事非他莫属,到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说不定天道有感,会出来打赏!”

    我顶你个肺,这就是在值日星官伤口上撒盐啊。他心里很憋屈,老子要是有年,早就动手了。能等到现在?

    秦奋看着画面,诡异的看看身边,这就是值日星官你的办法?这完全就是给自己坐地起价的机会嘛,刚才那么大气,等下头我看你怎么跪舔。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还不是要你擦屁股?秦奋憋着笑,到时候自己狮子大开口,可就是你自己作死造成的,居然不吊我。

    不是星官不努力。奈何队友都是坑比啊,他哪儿知道这话一开口。一个个都特么的推荐自己,简直不给活路。

    “不是。为了确保万一,我们还是要从长计议,毕竟年还是蛋,而夕已经关押多年,实力上有着差距!”值日星官开始满嘴跑火车,让他一个人去,不如杀了他,到时候他拿什么对付夕,那玩意儿早就被他贱卖了。以现在无尽海的破坏程度,夕的实力可怕的惊心。

    让他去?肉包子打狗吧。可真相真的不能说啊,那一瞬间,星官多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玉帝点点头,“有点道理,那就让千里眼和顺风耳协助与你!”

    值日星官想死,那两个臭鸡蛋能干嘛啊,“这个,我看还是大家合计合计,务必要万无一失!”打死他都不敢说,这玩意儿我送给了自然道人,陛下你说怎么办?要不你去谈谈?

    星官很憋屈,周围的几个家伙也开始思考,这话有点道理的样子啊。

    玉帝眯着眼睛,猛的一笑,同样的一拍桌子,“那就老君出手吧,当年不是老君镇压封印的夕吗?”这就是帝王的运筹帷幄,当年夕的事闹的沸沸扬扬,最后也是两套方案,不光有年,其实还有岁,这叫双保险,玉帝绝不会允许出现无法挽救的失误。

    在一边打酱油打的很欢乐的老君,猛然躺枪没想到玉帝提到了他。眼皮子唰唰的就跟着跳,我了个草,有我什么事?

    可当年还真是他干的,现在他面对一个和值日星官同样的问题,岁没有了!这也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难道告诉别人,我送给自然道人了。

    那就好玩了,大家都知道老君和东王公不对付,闹了一,怎么可能好到交换礼物,何况还是神物岁,那么问题来了,以老君的身份怎么可能妥协?

    这一问,老君就特么的怕一种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那种,这样静静的事就要曝光。自然道人以女人的事威胁老君!想想就是那么操蛋。

    不说真相吧,老君心里苦,没有了岁,直接面对夕,卧槽,有点难度啊,圣人的话倒是可以凭借先天至宝太极图将其困住,但是治标不治本,夕这玩意蕴含天道规则,太极图困不了多长时间,硬拼的话,那损失?老君根本就不愿意去想。

    现在玉帝一提议,老君恨不得上去抽这孙子,瞎几把提建议,你有毛病啊!他现在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心里一声大吼,我去尼玛的自然道人,这是连环套啊。利用静静,弄走岁,通过夕,反制静静,自己被钳制的死死的,这才这几天没见,难道自己又要去跪舔他?老君做不到啊,堂堂圣人,不可能这么不害臊没脸没皮的。

    值日星官心里也是一声大吼自然道人,你这是有计划性的坑老子啊,他怎么没想到夕呢?那玩意每年都要出来捣乱的,很久不闹,说明在蓄势!

    秦奋看着现场,翻查了一下老君的心里活动,然后一脸诡异的看着这两人,“这事闹的,感情都在我手里啊!”

    玉帝一说完,李靖跟着点点头,“没错,老君封印过一次,手上还有岁,正是对付夕的另外一件神物,加上老君修为高深,有经验,对付夕还不是小菜一碟!”

    你麻痹!老君诡异的看他一眼。

    太白深以为然,“不错,老君出马一个顶俩!”

    你不说话能死啊?老君嘴角一抖。

    “这个嘛!”老君很纠结,他真不想找麻烦,到时候拿不出来岁不是完蛋?

    没错,值日星官也是这么想的,他幸灾乐祸的看了老君一眼,你去总比他去强。

    “那就这么定了,老君和值日星官配合,基本万无一失!”玉帝又拍板了。

    两个苦逼的家伙同时心里大骂,王八蛋!片刻之后相视一看,对啊。

    这孙子手里有年。

    这货手里有岁。

    两人相视一望,一切尽在不言中,对视的那么基情四射,嘴角含笑。(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