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83章 秦奋懵了,岁变成蛋

第783章 秦奋懵了,岁变成蛋2017-11-10 21:27:59Ctrl+D 收藏本站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为何要提前?冥河傻眼了,现在可是有老君在场啊,对方还先要从无尽海突破出来,面对老君的阻挠,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值日星官被他直接无视。冥河就要疯了,心里很纠结,不是说好的厚积薄发,忍辱负重的吗?

    怎么忽然跟我玩这个?冥河的任务其实他一点不担心,无非是对付星官,搞定一枚蛋,小菜一碟,但是特么的现在发动,不是要面对老君这个圣人化身?冥河死的心都有了,夕不怕,他怕啊!这是殃及池鱼了。

    我去年买了个包啊,怎么会这样?可他又敢走,刚刚还叫嚣老子胡汉三又回来了的冥河现在像踩了大便一样。压根就不知道,他已经走到了粪坑的边缘,因为秦奋注视这一切,有他参与,躺枪那是家常便饭。

    夕事件中,继星官老君之后,第三位躺枪诞生了。

    冥河很紧张,老君也很紧张,没想到夕要提前出来。

    夕可不是随心而动,他也不是年那个小白痴,这是有意图的,现在老君在场并不可怕,因为他有一个帮手还是准圣,能极快的搞定星官,打破年,之后两人联手就是老君有太极图有岁也不行。

    他想的确很美好,可惜他不知道,老君和星官啥也没有。

    星官同样很紧张,看着逐渐变大的黑洞,东海也变得越来越疯狂,无数的海浪开始大面积扩散,沿海一带苦不堪言,即将面临巨大的灾害,甚至不仅仅是东海,夕的动作。影响到了整个四海,可见其威势有多么的强大,仅仅是冒头,就天下震惊。

    砰。如同玻璃般破碎的声音频繁的传来,一个黑气弥漫,黑雾遮盖全身的黑影从漩涡中探出了一部分,刚一出现,周围的黑气就侵蚀一切。海水也变成墨汁。

    “当心这是晦气!比业力更加的可怕,业力是罪孽,由人而生,但是晦气,却是混沌初开的浊气,是混沌之物,好坏善恶,功德对业力,气运对晦气,这是天道规则。不要沾上!”

    老君提醒了一句,立刻一展太极图,将其抛向高空,身体上一层光膜将其包裹。

    不需要你废话,星官心里早就拔凉拔凉的,将周身护住,“老君靠你了!”

    卧槽尼玛,老君牙花子好痛,都什么时候了,你说的是人话吗?

    他手指一点。太极图猛的散发出金光,一道太极阴阳就笼罩在黑色漩涡之上。

    秦奋看着手机,嗑着瓜子,边上小豆丁给它准备好了酒水。年在一边吐泡泡,这货的泡泡居然还能冰镇,八哥在他头上跳来跳去,这日子,和手机中那几个苦逼一比,天渊之别。

    “快看快看。好戏看场了。”秦奋很兴奋,又到自己修功德的时间啦。

    随着秦奋的惊呼,全场的目光也汇聚到了漩涡之上,黑影脑袋一晃,不屑的说着,“老君,你还是三板斧老一套啊,看多了会腻,你就不能有点新花样?不用说,等下肯定是用岁来吸取我的力量,等我疲惫再将我打回无尽海镇压!”

    老君心里一抖,不说话能死吗?反派话多都是要倒霉的。不过对方说的对,这是他的套路,但是你猜错了!老君大声一吼,“星官还不出动年!”

    夕没由来身子一停,相对于岁,他其实更惧怕年,那是天敌。

    值日星官脸色很黑,“那个,这个!”

    你麻痹啊,都这个时候还在墨迹,老君眼珠子都红了,难道你以为夕好对付?在三十那晚上,他积累的力量已经可以横行了。没听过扼杀在摇篮里的真理吗?

    值日星官墨迹了半天,见到老君也没动岁,心里似乎有点不好的感觉,“老君出动岁吧,不能等了!”

    看见星官犹豫,夕又开始挣扎,可这话一出,他还是顿了一下,毕竟岁这个王八蛋和他一样,路子都相同,吸收晦气。只不过他是动物,岁是植物,但是植物有个很可怕的地方,生命力比他顽强,活的也比他久,而且岁这东西和他最大的差别,就是力量没有时间限制,他要过年才最强,岁随时都是最强,他抢资源抢不过对方。

    要不然老君也不会拿岁来压制他,听到星官提到岁,他心里又不爽了。

    老君心里酸啊,“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是你来吧,我将其控制住,在用三昧真火慢慢削弱,夕怕火焰,年三十所以才有放鞭炮的传统,这样你用年,就能对付他,将其打回原形!”

    值日星官眼珠子一凸,不得已的苦衷?他脸色难看,黑了又黑,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就特么的要哭了,“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两个苦瓜脸同时目光交汇,只想说你大爷,你也有苦衷?

    瞬间两人同时一呆,这和最开始计划的怎么不太一样?

    不太一样的地方太多了,两个人就要晕了。比如,夕现在就比以往更加的强,因为天敌消失了,相生相克是常态,可年去了人间,没有隐隐中的规则制约,夕的力量变得更加诡异,涨的嗖嗖的,晦气运势平衡被不经意的打破,夕自己都没有想到。

    他们两个懵逼了,夕也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他还准备了帮手,难道不需要了?不对,有问题,这两货在骗我,夕很谨慎,他想诱骗对方拿出年的蛋,再收拾岁,但这样也给所有人无形的争取到时间。

    现场古怪到不行,陷入了诡异的僵持阶段。旁观的冥河就要吐了,老君被夕牵制,可两人既不拿出岁,也不拿出年,那还偷袭个毛啊,他等的焦心!要是相持下去,不是要在这里等好几个月?过年还早啊。

    想到这里,冥河脸部就僵硬了,这特么的叫什么破事?要是被老君发现他,没有夕帮忙,卧槽,那就是作死!

    双方诡异的安静了,秦奋看的皱起眉头,不是吧,你们要是这么站好几天,那哥们这流量,我了个去,还过不过了?秦奋多么有耐性的一个人,首先看不下去了。

    准备打字,可他刚准备动手,星官诡异的说了一句,“不是我不想,实在是东王公太操蛋!”

    夕脑子有点晕,新晋的东王公他知道,他对这货有点恶心,作为天道产物,嗅觉敏锐,这天地间,他最不想打交道的就一个人,自然道人,那货似乎就是个畜生,诡异的很。

    冥河睚眦欲裂,这货他也知道,就是这孙子坑他的,怎么还有他什么事?不明白啊,不过不明白不要紧,冥河也不打算找秦奋报仇,至少现在不行,那货有东皇钟,打不过!

    他们不明白,老君瞬间就明白了,张大了嘴巴,眼中一片茫然,“难道,你也?”

    星官听到这话,就要激动的哭了,老君谢谢你的理解,他真的不想这样的,要是玉帝知道,可是大麻烦,可忽然喉咙一响,吞了一口唾沫,也?也是什么鬼,他看着老君觉得这表情在哪里见过?

    星官震惊了,老君啊,您可是老君,他不确定的问了一句,“难道您也?”两人话都没说明,还一模一样,毫无营养。但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投鼠忌器,心照不宣!

    老君奋力的点点头,星官看着这个动作,同样点点头,激情四射!

    同时说了一句,“辛苦了!”两人目光交汇,露出一副早已看透一切的表情,感情特么的咱俩都被那货祸害了,没有了年和岁!这搞毛啊!

    就在场面操蛋,双君组合热泪盈眶的时刻,秦奋对着年拍了一个照,“我去,传送费五百万功德!”秦奋直接删掉了照片,“没有年,还搞个屁啊!不对,我好像还有岁来的。”

    年现在孵化了,那个传送费用,比特么的九千年蟠桃还要可怕,那还是一个孩子啊,小豆丁和魔鬼鱼一比就是渣渣,连零头都不够。

    秦奋恶心的翻看和老君的对话,“还好,岁我也下不起,但是可以转发!”他往上一翻,眼珠子也瞪的老大,和无尽海的众人一样,他也茫了,“这个蛋是什么东西?哥的岁呢?”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xh.66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