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87章 这一波仙界被坑的狠

第787章 这一波仙界被坑的狠2017-11-10 21:28:4Ctrl+D 收藏本站

    张狂的话语就这么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黑色的迷雾四处弥漫,在冥河手掌合拢的一瞬间,海底四散的黑雾开始蜂拥而来,向着冥河的手中汇聚。

    听见话了,可看不到情况,玉帝瞪大了眼珠子,“刚才那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年?”

    李靖有些傻眼,“看情况不对啊,年就算刚孵化也不会说话,更不可能这么嚣张,似乎还和老君有点过节。”

    太白同样的点点头,“我现在都搞不清状况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又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变化肯定是有,秦奋大厨子差点笑背过气去,冥河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从手心到头顶缠绕着大量,大量的海带!

    他此刻依然还是处于懵逼状态,眼珠子扫扫头顶,看看手臂,“这特么的是什么玩意儿?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个东西吗?”

    “小子,你很嚣张啊!”岁说了一句,冥河死的心都有了,他嚣张个屁啊,刚才嘚瑟的明明就是值日星官!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冥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年不是被他捏碎了吗,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年?

    倒在地上的值日星官心里好痛,这是年?这特么的肯定不是,刚才的话能不能收回,东王公骗我,说好的活雷锋呢?

    这是什么?他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念头,这不是岁吗?岁应该是在老君手里的,现在却被东王公传给了自己,他想起了老君不得已的苦衷,卧槽!

    还好被冥河抢走了,要不然,等下第一个倒霉绝壁是他啊!这明明就是岁!

    边上高能预警,钻出大半个身子的夕猛然一缩,就露出个脑袋在外面,我顶你个肺啊,这是岁?他眼珠子也瞪的好大。那上面不是满是气运的吗?

    他看着岁此刻的状态明白了,老君也明白了,这是被镇压过的岁,还被镇压的很霸道。都不得不打回原形,说明对方现在饥饿难耐,岁已经饿疯了,它没有眼珠子,要不然肯定是绿的。

    此刻的岁的确很饥饿。秦奋把它玩的飞起,现在饿虎出笼,逮谁咬谁,第一个就是冥河,岁立刻开始急速的生长,大量海藻一般的藤蔓开始将冥河包裹了起来,就露出一个脸。

    冥河是准圣,但可惜是从血海出来的,诞生于**之中,那地方一般的神仙都不敢去。进去就是挂,但是岁不一样,它要是去了,指不定能乐死,因为那里对于岁来说就是乐土。

    所以它吸了,吸的很用力,冥河一脸的涨红,刚想向夕求援,就看到夕准备退回去,根本就不愿意往外钻!

    没错。夕认出来自己这个兄弟了,还是一个快饿晕的兄弟,现在不走,等着撕逼吗?可他想回去。也要老君同意才行,两人现在处于火拼中,根本就难以抽身而退,太极图还笼罩在他的头顶,将其死死的定住。

    老君也差点吓尿,他以为值日星官拿出的是年。肯定是和秦奋交易过,但是没想到拿出来的是这东西?

    卧槽**的东王公你坑我啊!没错,岁现在很自由,老君对上夕已经疲惫不堪,这玩意要是跳到你头上,我顶你个肺啊!

    一个夕再难对付他也能全身而退,现在多出一个岁,老君觉得今天能不能安全回家还是一个问题?

    这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苦逼二人组更苦逼了,心里破口大骂,东王公你个畜生啊!

    如来刚来到无尽海的上空准备下去,猛的一个急刹车,这是什么情况?他一下子犹豫了。这要是下去,我了个去,搞不好就和老君想的一样,不死也要脱层皮,何况现在岁疯了。

    什么人最可怕,不是钱,不是权,更不是什么兵王,而是神经病,因为你就不知道他下一刻要干嘛,这还不是神经病那么简单,是神经病的神物!

    “好悬,幸亏在灵山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差点一头栽进了坑里!”如来蛋痛了,站在天空下去也不是,不下去也不是,想着自己出门时装逼的话,要拯救苍生于水火之中,可特么的他现在怂了,怂了就算了,关键是很多双眼睛还看着他。

    今天这脸丢尽了!堂堂圣人也会怂?以后还怎么带队伍,手下的人怎么看他?说好的大慈大悲,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呢,现在就是机会啊,你倒是去跳坑啊?

    如来进退两难,早知道刚才不装逼了,佛门世尊再一次成为继玉帝之后的第五位躺枪的角色!

    秦奋这次丧心病狂,坑杀大能无数。

    玉帝看着昊天镜的中的画面,有些疑惑,“值日星官怎么掏出的是岁而不是年,岁在老君的手中啊!”他摸不着脉络,愁死了,这到底什么情况?

    李靖看着镜子若有所思,猛的一拍桌子,“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夕的危机已然化解!天道之后必定打赏恩赐,肯定陛下的领导之功!”

    玉帝脑门很黑,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毛的领导之功,他怎么没看出来。

    看见玉帝和太白都很疑惑,李靖嘚瑟的一笑,“陛下你想啊,原本是应该拿出年的,可现在变成了岁,说明什么,说明老君早就看透了一切,圣人化身岂是等闲,岂能不知道区区冥河躲在一边准备偷袭?

    我看啊,这是老君和值日星官早就商量好的,布下一个局,请君入瓮!老君将岁给了星官,由他出手,这样冥河才会上当,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陛下你想啊,岁现在状态不对,六亲不认,再说了它和夕也不是亲戚,现在它缠上了冥河,一个肯定不够,加上靠近无尽海的入口。

    老君此刻牵制夕,您猜等下会如何?”

    玉帝听完李靖的分析,猛的一拍脑门,“卿家所言甚是,这必定是老君的诱敌之计,将计就计,顺水推舟,然后岁与夕必定有场恶战,因为他们都是以晦气为生,到时候老君便能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没错,绝对是这样。

    夕的实力太强,必须要攻其不备,高,实在是高,老君不愧是圣人化身,老谋深算,布局精妙,大事可期!”

    可你嘛个比啊!老君听不到,要不然能郁闷死!

    他现在心哇凉哇凉的,想到了一个可能,他才不是什么渔翁得利,渔翁是自然无疑了,等岁打趴下夕,他就出来压岁,绝对是这样,自己被算计了!老君心里一声大吼,东王公你也算个人?太坑爹啦!城府这么深?还能愉快的玩耍吗?

    秦奋绝对是无辜的!

    PS:昨天喝喜酒,事多没写,今天一早起来赶稿,现在才写完,抱歉发迟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