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96章 活着的上帝

第796章 活着的上帝2017-11-10 21:28:15Ctrl+D 收藏本站

    昏暗的房间里,两人在闲聊,秦奋只是问了一句,“你知道十诫吗?”

    似乎这对于一个信徒来说就是伤害,瘦高个为了表现自己知道开始念诵,这一刻,他是信徒,而不是罪犯,放下了对大厨子的恐惧,双眼也变得赤诚,在第一句被念出来后。

    没人知道,秦奋看着窗外的眼中猛的暴起一股可怕的白光,金色的十字架在他的眼中闪耀。

    第一诫,除了我以外,你不可能有别的神!是的,你的神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我,我是谁?我是上帝,唯一的真神,万物的起源,万有的核心,一切的创造者,我是秦奋!

    没错,秦奋,秦奋即是上帝!他的司职已经激活,在对方说完的一刹那,信念和司职产生了共鸣!

    已经正式上位的大厨子,此刻就是天堂神国的最高主宰!

    瘦高个一边念诵着十诫,一边看着秦奋的背影,透光月光,洁白的光华落在他的身上,这一刻是神圣的,大厨子似乎整个人都在发光,柔和的白光。

    光芒落在白人青年的身上,他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丝庄严和神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如同狂热,他的念诵影响了周围,不少的犯人加入进来,那声音似乎有一股无法诉说的魔力。

    没错,十诫是怎么来的?那特么的是秦奋新手书写的!也就是说这东西本来就是他凝聚人气和信念的核心,现在被人大声的念出,一切的源头都指向了他。

    这一刻,信念,十诫,司职练成一片。无巧不成书,上帝的光芒开始辐射整个霞慕尼!

    秦奋就是活着的上帝,行走在人间的真神。我的地盘儿。我做主!

    秦奋的力量开始无形的影响着周围的一切,打死他都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搞的。他还在看着窗外的月光,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出去。尼玛肚子饿了!

    可时间一晃,整个警局沸腾了,十诫的念诵声开始不断的传出。

    法兰西的前身是法兰克王国,就连德意志也是其分裂产生,在法兰克的历史上有一任伟大的皇帝,查理曼,查理曼大帝传闻在得到主的同意后。在天使的帮助下带着他手下十二圣堂武士横扫欧罗巴,将十字架插在了每一寸土地上,所以,这里可是秦奋的地盘儿。

    当上帝出现在神圣罗马帝国辐射的领土上,他就是唯一的存在,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力量也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增幅。

    “第十诫,不可贪心!”一个警员加入了念诵,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然后除了夏克立整个警局都在祷告。

    声音越来越响。整个小镇都沐浴在神恩之中,街上的行人开始停下脚步,调整了方向。面对警局,酒吧的音乐停顿,传出了十诫的内容。

    一传十,十传百,大量的人群开始加入,不要怀疑信徒的数量和普及率,这绝对是可怕的,整个霞慕尼开始变得安静庄严,声音也此起彼伏!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来采访的记者呆滞了,摄影机的画面里。无数的人群向着警局汇聚,他们手拿蜡烛。开始唱诗。

    漆黑的夜晚,霞慕尼四处都是点点的烛光。

    女痞子一呆,看着眼前的场景很无语,“这是什么鬼?”

    宋少卿也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啊?难道是什么重要日子?可不对,他们怎么都往警局跑?”

    符强直接看不懂。

    可看不懂不要紧,这一刻是信徒的时光,他们被信念汇聚到此,心中有个声音不断的提示他们,去哪里,去哪里寻求救赎!

    助理和一群摄影组的人也呆滞了,他们自发的掏出手机拍摄这难得一见的一幕。

    记者也在好奇,他们立刻冲进了警局去寻求真相。

    夏克立从办公室往下一看,卧槽,整个警局被围的水泄不通,外面全是信徒!你能怎么样?赶人?那真的是想死的着急,这些人不能碰,而且碰都碰不得,一旦出事,那就是捅破天的大事。

    “到底是怎么搞的?”他也不知道,痛苦的抓了一把头发,他离开了办公室,刚一出门,就看到了闻讯而来的记者,两方都顺着声音一路跑。

    很快就来到了羁押室,走进里面一看,卧槽特么的,隔着铁栏杆,他们惊呆了。

    摄影机也拍下了这惊人的一幕,所有的犯人都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低着头,不断的祷告,不敢抬头,眼神是那么的赤诚。

    而在中间的那一间房内,更是看的人蛋碎。

    抢劫犯白人青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跪在秦奋身前,大厨子坐在凳子上。

    “我有罪!”白人青年念完十诫,心里就说不出的自责,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忏悔。

    你有罪?我知道啊,秦奋有点懵,他不知道上帝这个司职在人间还能这么玩?反正太阳星君和东王公是不行的,阴山大帝和死人打交道更不行。

    他仅仅以为司职可以启动神力,动用东皇钟,但是没想过十诫是源头,是他的根本,加上人气的蝴蝶效应,司职的功效,他在人间具有独一无二的特殊人格魅力。

    上帝啊,这个人格魅力还需要去怀疑?

    他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很郁闷,怎么说着说着你就大彻大悟了呢?可对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忏悔,你总不能说,你特么的傻逼了吧!

    “孩子,我们每个人来到世间都在犯错,你无需介意!”秦奋伸出了手,压力好大,他玩这个没啥经验啊。

    白人青年双手捧着,将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抬着头看着秦奋,“我违反了十诫,我抢劫了您的朋友,而且进来之后我还在说谎,希望将责任减轻,推倒您的头上,我有罪!”

    卧槽尼玛,夏克立想冲上去抽人,这特么的不是说自己有问题,你****的缺心眼儿吗?这不是说秦奋没罪,自己在借题发挥,加上之前的叫嚣,夏克立心拔凉拔凉的,一扭头,就看到摄影师正对着秦奋,记者一脸诡异的看着他。

    这下搞尼玛啊,还有这个东方人到底什么情况?难道他是神父?夏克立疯了,自己死定了。

    秦奋是父,但不是神父!这中间差别大了去了!

    大厨子一站起身,所有的犯人抬起了头,“请您宽恕我们!”记者的手狠狠颤抖了!摄像师张大了嘴巴,夏克立一屁股坐在地上,无神的看着秦奋,还尼玛能这样的吗?(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