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885章 婚宴开始,乱起

第885章 婚宴开始,乱起2017-11-10 21:30:24Ctrl+D 收藏本站

    秦奋很惆怅,冥河更惆怅,他开始死命的往海天赶,还不敢跑的太快了,最近他能感觉到,无数人正在用计算之术查探他的WwW..lā

    黄飞虎和玉帝算计不断,三皇五帝一半人加入进来,冥河的事牵一发而动全身,而隐隐的矛头指向了一个人,东热!

    可惜大厨子还一无所知,王母叫他当心他记住了,但没想到不是冲着东王公去的,而是地府之主东热这个身份。

    他正找精细鬼采购食材,而金角也收到徐浪的提示,本笃五世对秦奋很有兴趣,所以想见见他,金角得到这个通知后也是一脸诡异的笑容,他手里握紧了两张符,一张幻境,一张障眼法,随便准备了一副挂历画金角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所有的一切都开始乱套,时间却不等人,一晃便迎来了万众期待的一刻,瑞士皇家婚宴!

    一大早秦奋就准备妥当,一个人来到自己的操作间,这里没有学徒,没有帮厨,秦奋将自己锁在了工作间里,看着空空的桌面,他摸摸手上的戒指,前天早已准备好了一切食材!

    伸伸手臂,秦奋活动下身子,“大干一场吧!中华美食的推广任重而道远啊。”

    秦奋准备将食材拿出来,不过现在有个问题,那就是空空如也的房子里面忽然多出一些东西,会不会引起有心人的窥觊,比如说阴魂不散的法雷尔,大厨子很谨慎,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所以他打开门,准备做点门面功夫,叫厨房准备一批材料,自己不用就成了!

    他一开门,差点被吓的后跳,脸肿的和猪头一样的钱坤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秦奋,钱坤很幽怨,自己原本是告诉这货他也是有人脉和底蕴的,结果被布朗一顿揍,揍的他妈妈都不认识了。这还有天理吗?

    “秦,秦,秦师傅!”钱坤被打掉了好几颗牙,一说话就漏风,他现在都不敢随便出门,那造型,就和被轮了一样,一脸的淤青,“你要什么食材,时间不早了,宾客也都在来的路上,我们要及早准备啊!”

    钱坤说完狠狠看了大厨子一眼,他虽然不觉得这事和秦奋有关,但秦奋可是他的目标,而且大厨子好死不死目睹了事发的经过,要是出去一说,他不光身伤,还要心伤,到时候一句隔壁老王干了啥,就是他的翻版,谁还敢跟他接触啊,哪怕是个误会。

    但是这个笑话必定传开,所以看着秦奋钱坤咬牙切齿,卧槽,刚才一用力,差点把牙花子咬碎了。心好痛,钱坤看着秦大厨更不爽了。

    “行啊,我去选吧!”秦奋点点头。

    “那怎么能劳烦您呢?交给我,说吧,要什么食材我去选了送来,你看,我伤成这样,今天不可能做太多,我就打算做几道招牌菜式,然后辅助秦师傅!”钱坤想了想说的很真切。

    秦奋一看他的造型,脖子以下都是绷带,理解,这样了的确做不了多少,“那就麻烦钱师傅了!”秦奋觉得省了,自己抽空可以去准备厨具啥的!

    说完他就回到厨房,钱坤看着秦奋的背影阴沉的笑着,老子看你嘚瑟,等下叫你哭都哭不出来!他狠狠盯了对方背影一眼,甚至一扭,就向着库房走去,刚走到转角,一个影子走到边上,法雷尔阴沉的看着秦奋的方位,对着钱坤点点头。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着钱坤离去,法雷尔脸上出现一丝狰狞,“秦奋,这次我看你怎么死?到时候食材出现问题,钱坤给你加点料,老子看你如何向整个欧罗巴皇室交代!哼!和我斗,下场你难道就没有预见?”

    法雷尔也心满意足的走了,秦奋站在厨房发呆,他根本不在意钱坤要干嘛,因为他就不会用那些。以不变应万变!

    秦奋在发呆,走出本笃五世的金角也在发呆,徐浪跟在他身后着急啊,马上就要婚宴了时间不多!

    “那个你看什么时候把启示录拿给我看看?”徐浪提醒了一下金角。

    “恩,等我吃点东西就来!”金角满嘴放空炮,打发走徐浪,他才慢慢回到庄园下面,手中一动,从戒指中取出一个羊皮卷,没错,又是羊皮卷,和启示录十分相像,只不过这是另外一个东西,创世纪!

    看着里面的画,金角一头雾水,“啥都看不明白,还有这画很一般嘛,除了有一股诡异的波动,很平凡的东西,搞不懂为何自然要这个?”金角左看右看都没瞧出一个所以然来。

    废话,没有上帝激活,创世纪也就是一幅画而已。

    可金角现在很肯定,这个画里面一定蕴含着什么玄机,“哈哈,任你自然精似鬼,还不是要喝老子的洗脚水,被我捷足先登了吧,我就不告诉你,先找自然,掌握回去的方法,我就可以去找玉帝请功,到时候我要揭发东王公的阴谋!”金角自言自语了一句,就向着厨房走去。

    时间不等人,天知道天庭现在怎么了,他必须加快进度。

    时间的确不等人,一下就过了两个小时,婚宴也快了,宾客到场,在外面的草地上已经开始闲聊,场地摆放完整,本笃五世收好那副被障眼法忽悠了的挂历也姗姗来迟,他的到来,引起了轰动,女痞子几人也在和人交流。

    金角那矮小的身影穿过一个个人群向着厨房的方向靠近。

    因为是个孩子,一路上也没人问东问西,金角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他不知道,他在踏进厨房那栋楼的一刻,正在切菜的秦奋眼珠子一闪,猛的亮起两个诡异的十字架。

    远在房间内的年瞬间就抬起头,波的一声吐出一个泡泡,身子一弹从泡泡中穿过,诡异的消失在空气中。

    一阵波动,小豆丁瞪大了眼珠子,八哥一声哀嚎,“没天理啊,他都可以用神通了,这是隐身!”

    是的,年闻出了味,好可怕的气运,多的他觉得就是随便秦奋怎么折腾都用不完,那就是一望无际的汪洋。

    这怎么忍的了,作为气运神兽不去看看对不起天庭的人民啊。嗖的一声,年对准目标向着金角开始告诉移动。

    金角一到厨房,就到处看,很快也打听到了秦奋的所在,不过他现在不打算去。

    看着厨房里忙进忙出的钱坤还有帮厨,金角诡异的一笑,手中最后一道符箓开始燃烧,之后就变成了徐浪的样子,当然,这个变化是在对方的眼中,他的形态没变,障眼法而已。

    他迈着步子就走了进去,钱坤一转眼就看见了他,徐浪是谁?本笃五世的安保队长啊,他怎么来了?

    “徐队长,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钱坤心里有了推测,不由得很激动,难道教皇陛下喜欢中餐,老子要发啊。

    金角点点头,“我就是来看看,试吃一下,你知道,我们安保很严格的!”吃饱了找秦奋,然后就跑路,金角的算盘打的挺好。人生赢家啊,老子马上就是了。

    “没问题,您随意!”钱坤怎么会不同意,本笃五世嘛,有试吃的好正常。

    他没在意,走到了一边敦促学徒。

    金角看着一条西湖醋鱼就下了筷子,一口鱼肉下去,卧槽,好难吃,这也叫菜,他差点就吐了,“你没放味精吧!”金角想起了什么。

    钱坤一乐,“肯定没放味精啊!”放味精那怎么可能?

    老子就说嘛,难怪这么难吃,金角明白了,这不放味精怎么好吃?他下意识的就把手伸到了口袋,哪里还有小半瓶吐真剂。(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