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894章 冥河疯了,秦奋上线

第894章 冥河疯了,秦奋上线2017-11-10 21:30:34Ctrl+D 收藏本站

    人间天气不错,晴空万里无云,一眼望去,瓦蓝瓦蓝的天空,大厨子拿着手机有点懵。←,“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什么情况?修罗道无风无浪,红色的血海边,一眼望去,红不拉几,看着心在滴血一样,哇凉哇凉的痛啊,冥河老祖站在血海边上开始发呆。

    大厨子拿着手机一扫,无数的信息开始弹出来,王母的,地藏的,炎帝的,甚至还有精细鬼的,将信息大致的浏览一遍,秦奋一拍脑门,明白为何这么不把流量当钱了,感情冥河的事爆发了,天庭,地仙界,甚至地府都受到牵连。

    冥河老祖眼中就容不下别的东西死死的看着血海,口中不断的重复,“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啊?”

    的确是不可能,你要说母猪上树,凡人做不到,但是神仙可以啊,你要说铁树开花人间没有,天庭可以看到啊,但是你特么的总不能说,法则也变了吧。

    那是什么,那是一切的基础,万物存在的道理,这东西是说变就变的吗?打死冥河,他都想不明白,还带这样的吗?

    那可是法则啊,好吧,一般的法则也可能随着时代的变迁出现一点微调,天道就是干这个的,这叫什么?这叫技术性调整,或者说因地制宜,因势利导。

    但是六道轮回作为天道之下最核心的法则之地,这个规矩是说变就变的吗?那不是要乱套?

    变无所谓啊,反正冥河已经进来了,这里再怎么变,也还能从华夏变成美利坚不成?肯定不会,最多是根子还在,在其上重新发展。那么只要有时间就能慢慢适应。

    那么问题来了,就算变的不彻底,冥河也只能看着血海发呆。因为他发现要适应现在的规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要在这个过程上硬加一个期限的话,那可能是特么的一万年!

    一万年啊,冥河傻逼了,看着血海不想说话,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他想吐血,望着那熟悉的老家,冥河就说了一句,“卧槽!”因为家没变,主人变了,此刻的冥河就像是拿着小产权证的打工人员,高高兴兴的在外混的风生水起。

    准备衣锦还乡,到家一看,特么的房子被政府收回去不说,还特么的拆了!一毛钱都不给他。那种无尽的失落不足为外人道。

    “我可是筹备了无数年啊!”冥河站在血海上空撕心裂肺的大叫,痛不痛?痛,谁痛谁知道。苦不苦?苦,苦的就要往外吐胆汁了。

    可就是一点办法没有,一想到刚才自己的嘚瑟,谁能阻挡我?冥河恨不得抽自己,你看,叫你不要装逼,现在好了吧!

    这还不是最恶心的,修罗道中一阵清风吹过,冥河的身子在半空飘摇,显得十分孤寂,似乎天地间就剩下他一个,是那么的无奈。

    “天哪,这个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不论是天庭,灵山,如来还是三清都知道了我的图谋,肯定不会放过我,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冥河响起了杀猪般的吼叫声。是啊,都到这一步了,根本没有退路,只能硬上。

    可特么的原本打开房门就是一条康庄大道的,可现在一打开,我了个去,原来是悬崖,冥河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能往哪里走?天下之大,何处容身?真要找他,圣人能到这里,他能去哪儿?

    走是死,不走也是死啊!冥河扑通一声虚空跪着,双手捂着脸,“天啊,你就是这么帮我的,这分明是往死里坑啊!”

    冥河的心碎了,就要疯癫,怎么都没想通,结局是这么的无法接受,就特么的差临门一脚了,还有比吃方便面,水都泡了,结果发现特么的没有调料包更恶心的吗?

    冥河很痛苦,锥心的痛,秦奋很茫然,看着信息,发现信息量好大!

    原来洪荒水患,精卫填海,刑天舞干戚都是一连串的阴谋,幕后的始作俑者居然是冥河,大厨子扣扣脑门。“那傻逼啊?没看出来啊!”

    可惜冥河听不到这句话,要不然就没有然后了,能直接活活把他气死。

    收到这么多信息,秦奋也知道为何大家这么火急火燎了,感情玉帝又在玩幺蛾子。

    他点开王母的对话框,一个玄光术视频单向就丢了过去。

    很快天庭的画面也进入手机,看着视频,秦奋皱起了眉头,现在似乎跟我没关系了吧。他退出视频,心里也有点着急,六道轮回可是他的职责所在,现在冥河这么搞不是要陷他于不义。要是玉帝真的祭天,天知道天道会干出点什么。

    秦奋不怕天道跨界而来,人间自有一套独立的极致,天道这个类似程序一样的东西还没那么大的手笔,但是地府,地仙界,他说牵挂的东西太多,真要出事,天道板子打下来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他不知道,天道在一边幽怨的看着他,无语的狠,你想太多了,至少在开天没有搞定之前,绝对不会要你的命。不过秦奋老这么瞎搞,天道也有一股火直往外毛,这货,还是要敲打一下才行,再这么放任下去,天道都捉急,难受啊。

    秦奋一搜索,真有冥河,他立刻加上好友,视频一开,就怕看到什么血腥的场面,据说刑天很惨,炎帝急的直流白毛汗,给他发了大量的信息,请大厨子出手,能帮一下刑天尽量帮一下刑天。

    现在秦奋打开视频一扫,哪里还有刑天的影子,我去。

    “不过画面有点不对啊,冥河在干嘛,哭丧呐?”秦奋竖着耳朵一听,卧槽,他哭了,真哭了!

    是的,冥河跪在那一动不动,真的哭了,一脸的泪水,多少年的期待,多少年的谋划,多少个午夜梦回,说没有怎么就没有了呢?

    “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冥河爆头痛哭,秦奋懵逼了,这算什么?你不是应该春风得意马蹄疾吗?这反差太大了一点吧!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秦奋在边上吼了一嗓子,他想知道这又是什么情况,今天这事,似乎处处透着诡异。

    我去你大爷,冥河明白了,这是有人搞鬼,要不然修罗到怎么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声音!

    这歌声声声入耳,道出了坚信和坚韧,似乎在茫茫的大海上给了无助的人一点动力,但是冥河却不这样想,他算是听出味了,这特么的在玩我呢!恶心的要命。

    “谁!”

    “自然!”

    冥河一囧,心里咯噔一下,有倒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自己才说了要杀他,结果这货就出现了,现在一看,可能就是他搞的鬼,“杀千刀的,原来是你,你把我的修罗道搞成什么鬼样子了,我和你拼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