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902章 命运之石,王母和小油灯

第902章 命运之石,王母和小油灯2017-11-10 21:30:44Ctrl+D 收藏本站

    祭天台很安静,所有人都在围观打酱油,玉帝一句我是坑比,大家都是一脸的古怪,这年头悔恨的多,高兴的不少,说自己还能说的这么深刻的真心少。

    好些个帝君脑子一转,也明白了,玉帝今天是个坑比没错,这么明显,天道打赏秦奋,说明什么,说明对方又特么的立功了,还是大功,大到天道可以直接扭转自己的话,抽自己一嘴巴。这样你还要揪着天道不放,讨个说法,你不是坑比是什么?

    紫薇心里一抽抽,想起刚才的一切,你算是把天道坑到家了,玉帝,你好自为之!他拍拍屁股也走了,别的三皇五帝都要回去消化一下,今天信息量好大。至于玉帝?抱歉,现在没人帮得了你。

    帝君唰唰唰走了一大片,现场就剩下了王母等几个女的,玉帝实在不好意思过去寻求安慰,对方也没这个意思,唰唰唰,女的也走了一大片,剩下的都是草根,要么就是各大部星君,这些都是玉帝的手下,别人都可以走,但是他们不行啊。

    看着玉帝眼神都有点飘,玉帝悲痛难当,虽然天道没有打他的板子,也没有说点他玉帝的错误,但是那句坑比就和刀子一样插在他的心脏上,那可是天道,自己以后怎么办?

    职场第一条,要站队,理解领导,这可不是要你去坑领导啊,玉帝现在也晃过神了,心里拔凉拔凉的。

    今天这祭天是他发起的,结果最悲哀的是他,玉帝不知道自己怎么收场,怎么走回凌霄宝殿,他口中喃喃自语,“坑了天道,得罪了天道!那这日子怎么过?”

    玉帝集中生智,一指黄飞虎,“呀,卿家你怎么了?怎么吐血了?不行,朕要速速送你去就医!”

    演,你就接着演,周围的各大部星君一脑门的冷汗,刚才你怎么不说这话,太做作了。

    一把抱起黄飞虎,玉帝顾不上那么多了,撒丫子就撤退,实在是待不下去。

    太白看着身形矫健的玉帝,哑口无言,刚想跟上,前方传来玉帝的话,“朕有事先走一步,太白,剩下的祭天后续工作就交给你!”

    坑比啊,太白死的心都有了,今天好好一个严肃的祭天特么的搞成这样,最后玉帝把他也坑了,善后?怎么善后!难道说今天就是一个笑话,请大家来看戏的,还是看玉帝坑天道?

    太白肌肉也僵硬了,面对瞪大眼珠子的各大星君,心里憋屈啊。

    祭天台的闹剧结束了,地仙界也恢复了平静,秦奋也退出了和刑天的闲聊。

    看着天庭微信新闻号,上面几乎没有什么信息,就一句话,天道赏赐东王公许愿石一颗!

    “这死抠门的!”秦奋的手机今天很安静,大家虽然有千言万语想问,但是都选择了沉默,从天道的反应来看,秦奋在做事,还是大事,就不要打扰了。

    他们没打扰,秦奋省了,等下婚宴就要开始,他也没功夫搭理,只是有些鄙视天道,他都又弄了一道了,几乎将外国神话最大的一系纳入我东方神话的麾下,这不值得大大的赏赐?天界要是集团公司的话,六道之下的天堂地狱可是子公司。

    这是多么伟大的创举啊!可惜,天道似乎不是这么想的,难道没有逼格吗?秦奋不明白,那个许愿石是什么吊?“许愿石,我还阿拉丁神灯呢!那玩意儿有个屁用!许愿,什么愿?能不能让我成为主宰?”

    天道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幸亏这东西是有限制的,他就知道秦奋不安分,天哪,要是没有限制,那自己算什么?这货真的是坑比啊!

    秦奋拿着手机翻开了半天,就没发现什么图片,许愿石怎么说应该是个石头吧,在哪里呢?秦奋没有找到,“骗子!”

    天道躲在一个诡异的地方窥屏,脸黑的和锅底似得。

    找了很久,秦奋在一个诡异的角落里发现了端倪。

    那是天庭开发团队的公众号,上面有一个活动,许愿井。

    “听说往里面丢一颗许愿石可以许愿哦!

    注意,许愿石获取请赞我赞我再赞我,一百万功德一颗!”

    “好黑!”看着微信的说明,秦奋明白了,天道这是变着法的赚钱啊,打赏从哪里来的,天道也不能自己印吧,那是需要有功绩的,所以,羊毛出在狗身上,天道也是有门路的。

    可比自己牛逼,那些大能够资格知道的肯定不惜工本,比如算计什么算不出来,丢一颗,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秦奋试着点了一下,瞬间弹出一个界面,“我去,这里还有微信钱包天庭版吗?”这个界面可是秦奋第一次接触,似乎还有很多功能他没有发觉。

    他一下子来了兴趣,将天道的死抠门丢在一边,玩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的钱包零钱里,真的有颗许愿石,这个和人间的普通微信不同。

    秦奋选择支付,“什么愿望呢?我希望今年高考大家都考出好成绩!哈哈,功德无量吧!”

    秦奋就是一说,开个玩笑,天道的心乱了,不能啊,臣妾做不到啊。这不是瞎搞?因果又要全特么的乱套了。

    “要是王母能下来玩两周,吃个饭也不错啊!算了还是来点靠谱的吧!”秦奋开始思考,天道公告的很明白,在命运许可的范围内,那么就是说有限制的。

    他在这边想,天道一拍脑门,孙子,你别想了,就这个吧!

    秦奋还在思考,却不知道,刚回到昆仑山之巅的王母刷的一下就消失不见。

    国内神农架中,天高海阔,艳阳高照,从一处山顶放眼望去,一片绿色,森林中甚至弥漫着一股雾气,显得云山雾罩,美不胜收。  ⑧☆⑧☆.$.

    “老子终于爬起来了!”一个声音从悬崖边冒了出来,一只满是伤痕的手狠狠抓在山壁的岩石上,一脸黑色灰尘的蓝逸冰看着下面,“呵呵哈哈哈!终于摆脱了!”一边大笑,蓝逸冰一边哭了!他这是喜极而泣,看着山下还在晃悠的小胖子小油灯,蓝逸冰笑了,笑的很开心。

    他抽了个幌子,说是去打野味,终于摆脱了对方的纠缠。

    刚一回头看上面,天空猛的一黑。

    山脚下小胖子拿着自己的油灯,上面诡异的出现一道火光,一闪而逝,他一脸的懵逼,“怎么会?出现火焰了?”

    他刚一说完,山顶之上出现一个一身牛仔裤,大体恤的女人,对方一脸呆滞的看着周围!

    “哈哈,我蓝逸冰又回来啦!秦奋你已经死了吧,我还没死,笑到最后的是我!是我!苍天锤炼啊!”刚爬上山的蓝逸冰还来不及站稳,面前嗖的一下出现一个人影,吓的他往后一闪,眼珠子瞬间瞪大,曰了鬼,忘记后面是悬崖了!

    “卧槽特么的!”蓝逸冰一声大叫,掉了下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