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907章 那一句话的风情,坑爹啊

第907章 那一句话的风情,坑爹啊2017-11-10 21:30:50Ctrl+D 收藏本站

    “我?这食物应该没有问题!”秦奋说的是实话,当厨师也有一段时间了,加上食神的经验,他对食材有着很敏锐的洞察力,刚才通过气味可以大致的判断,食材应该都是新鲜的,也不存在什么腐烂变质,对方这么说,应该大有深意。

    秦奋狠狠看了对方一眼,法雷尔想干什么,他一清二楚,无非就是打击自己,但是你这么找茬,就有点恶心人了,大厨子尿性纯爷们可不会怂。

    “你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啊,我现在吃了之后浑身难受!”法雷尔开始故意栽赃,他扫了一眼周围,大家也被他此刻的话吸引了,没有再去纠缠刚才的那个问题。

    法雷尔心里一声大叫,我特么的真是一个天才!

    “你哪里不舒服?”秦奋看着对方,心里一片清明,食物有没有问题,他心里很清楚,绝对不可能,再说了,这可是钱坤做的,真要有事,钱坤第一个倒霉。

    说完,秦奋扫了边上的钱坤一眼,这下,钱大厨不好说话了,难道说老子做的有问题?这不可能,去和法雷尔抬杠,拍着胸脯说这些菜都没有问题?那更不可能,因为他的确做了手脚,就是要弄秦奋,可不能打断法雷尔的发挥。

    狠狠看了法雷尔一眼,钱坤心里开始滋生出一股厌恶的心里,好歹他也是一代大厨啊,法雷尔拿他的菜做幌子说事,就是质疑他的才能,这是无法接受的。

    可不接受也没办法,钱都收了,钱坤忽然觉得,这钱不好拿,弄掉秦奋的爽快没来,自己先被恶心了一把。

    “我浑身都不舒服,就像虚脱,身子被掏空了一样!”法雷尔不屑的说着,眼角的余光看了大厨子一眼,显得很嘚瑟,你狡辩也没用,等下拿去化验,你死定了!现在叫嚣不是目的,而是为了引起恐慌。

    有钱人,有地位的人都爱惜生命和健康,这一点法雷尔比谁都了解,此刻就是将这把火烧起来,烧的铺天盖地,用大势的力量逼迫格兰特亲王低头,到时候一切水到渠成,秦奋的悲剧从他开口的一刹那就早已注定。

    周围的几个人听着法雷尔一说,似乎觉得的确是有些不舒服,不由信了几分,心里也没纠缠刚才的话题,吐真剂下去之后,人开始出现一点不正常的反应,他们下意识的以为是吃了什么不对的东西。看着秦奋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不善。

    身子被掏空了,你这是要吃肾宝片啊!没听广告词,他好你也好,秦奋一脸诡异的看着法雷尔,“你那是肾虚!劳累过度的引起的,是不是运动量太大了,要不就是没事喜欢熬夜,比如熬夜打游戏,喝酒啥的。”

    肾虚这话本来一般情况下是没人会当面说的,因为对于男人来说,伤自尊啊。

    可秦奋是什么人,操蛋无双,天下第一坑,你指望他好好说话,讲点情商,你可以去死了!大厨子面对一个居心叵测的人就不明白什么是委婉。

    秦奋有话说话,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加上秦奋就是那么直爽,直来直去,瞬间就给法雷尔贴上了肾虚的标签。

    肾虚?女记者一脸古怪的看了一眼法雷尔的下半身。

    摄像机的视角也是一晃,给了法雷尔一个全身特写,边上的新郎新娘等小伙伴更是一副好笑不敢笑的表情,都眼神飘的很。

    法雷尔看着秦奋,想说一声尼玛,明明就是他在栽赃嫁祸好不好,怎么你也能这么不要脸的瞎说呢?

    何况他还是一个男人,法雷尔听完心里一股恶气不吐不快,“什么叫肾虚,我好的很,什么病都没有,我就算时不时熬夜一样有心有力,我大学那会就经常熬夜,就算喝酒我也不会醉,晚上还要找点事干,精神好的不得了。怎么样?”

    “你喝不醉?”秦奋有点哑然!

    法雷尔嘚瑟的一抬下巴,“那是,我可是酒神,别说是喝一晚上,喝一天一夜都没事!”这都是法雷尔的心里话,秦奋虽然没有拷问他,但是用言语的刺激,无异于激将,加上吐真剂的作用,法雷尔已经就要控制不住他的嘴了。

    他其实就是不忿秦奋说他是肾虚,为了捍卫男性的尊严,法雷尔不怂就是上,他真正想表达的是,老子身体很好,现在不舒服都是因为你的菜。

    可惜,在精神恍惚的情况下,法雷尔不知不觉的被秦大厨带进了沟里。

    “你牛逼,越喝越精神,难怪你喜欢熬夜,那你不无聊啊!”秦奋

    “无聊?无聊就找人喝啊,撩妹啊!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有人陪伴你还怕无聊!”法雷尔一脸的鄙视,土鳖。

    “难怪你肾虚,原来是这个原因!”秦奋又特么的绕了回来。

    周围看着法雷尔的眼神更诡异了,没错你这么瞎搞,不肾虚才怪,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大爆料啊,两个助理偷偷拿着摄像机对着法雷尔,法兰西xx成衣集团的太子爷原来是个肾虚,这都是不良的生活习惯造成的,通过对方的言辞,可以发现,对方的生活不仅是没有什么规律,还十分的糜烂!

    女记者和助手都兴奋了,这个消息起码可以赚不少钱。

    “你放屁,我大学就这样,现在身体不适,说白了还是你的菜有问题!”法雷尔想说,卧槽尼玛,你想绕老子的话,做梦。

    “哦,你大学就这样啊!厉害!”秦奋诡异的笑了。刚才这边闲聊,他们距离不远,多少也听见了一点,现在秦奋这句话一出口。

    真的是不服不行,我就比了狗,法雷尔一看新郎的表情,难看到要死。他是阻止了秦奋绕回到肾虚,但是尼玛的防不胜防啊,肾虚是没出现,但是****的,又绕回到那一夜了!

    加上自己刚才说的,他是酒神,喝不醉,晚上和克里斯喝了一宿,不可能睡过去,而且他还说了,自己越喝越兴奋,睡不着的话,无聊的话,就撩妹啊,大学都这样的!

    那这是什么意思呢?所有人都一脸奇怪得看着法雷尔,女记者更是看着新郎,新郎一脸郁闷的看着新娘,古怪的味道开始蔓延。

    看着大家的目光,法雷尔整个人都不好了,卧槽尼玛怎么会这样的,咱们不是说食物的问题吗?

    女记者看着法雷尔的脸,十分不屑,怎么会不明白对方的想法,食物?那算个屁啊,现在那一夜你们还干了嘛才是惊天大爆料啊!

    新郎心里一股难受,在吐真剂的作用下,他再也忍不住了,“那一晚你就只是喝酒划拳?”

    法雷尔一脑门的黑线,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想知道,新娘站在一边干着急,今天这个婚礼要出大事啦。(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