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948章 做人就是要秦奋

第948章 做人就是要秦奋2017-11-10 21:31:43Ctrl+D 收藏本站

    尽管大厨子很忧伤,但是这也无法阻挡王母要玩的热情,电动就是有一股特别的魅力,当然,这里无拘无束,王母尽情的释放,感觉很舒服,不用理会天庭的勾心斗角也是一个方面。加上秦奋在一边,有个熟人,玩起来就更起劲了,她在秦大厨面子不用带上面具,活的很自在。

    然而她的急迫成了大厨子的窘迫,尼玛,看了老半天发现还是要投币的,关键的问题是,秦奋没有带零钱。

    难道走回去拿,可问题是走回去拿就有吗?真木有硬币啊。

    秦奋有些发呆,这里什么地方可以换零钱?也没看到有这样的机器。

    他很惆怅,王母难得出来玩一圈,总不能即兴而来败兴而归吧。

    “先生是不是没有零钱?”边上的妹纸看不下去了,她比王母都着急。

    王母愣愣的看着她,钱?还要钱的吗?

    秦奋点点头,妹纸从女仆装的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零钱,“格兰特先生早有准备,我们来就是为你服务的!”

    秦奋明白了,这就是陪陪宾客打打机,顺带开机的。

    可秦奋还没开口,王母有些奇怪,“什么样的服务?怎么服务?”

    并非浪得虚名的扛把子一下子趴在地上,斜着眼睛看着这两货,无言以对。这个问题问的真特么好。

    你就说你怎么服务?妹纸有些呆滞。

    秦奋伸出手,明显就是要钱,死抠门的出门从来不带零钱,“就是我想干嘛就帮我弄,让我开心就对了!”秦奋一边解释一边开始投币,赶紧的开始玩吧,和王母对话心脏受不了。

    妹纸就要瞎了,三百六十度给你们两口子跪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能好好说话吗?

    王母点点头,“那你要好好服务!”女仙之首拿出来王者的气度,这样的生活方式才是东王公必须具备的嘛。

    男的这么说就算了,没想到女的还这么配合,妹纸的心一抽一抽的。

    边上几个男的路过,对着秦奋露出羡慕的目光,这样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还能说点什么,秦奋反应过来了,得了吧,王母经常这样闹,他早就习惯了。只不过他的心里实在是酸的难过,这是不是邀请的节奏?我去,华夏好媳妇。他现在真的有点身子被掏空的感觉。浑身无力,无语吐槽。

    “开始了开始了!”画面一变,秦奋将启动一按,王母的注意力也被游戏吸引了过来。

    边上的妹纸欲哭无泪的离开了,你要较真,人家就不是那个意思,这两人说话都是尼玛的坑啊,伤不起,她退后几步,与秦奋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害怕再一次被流弹误伤。

    游戏开始了,王母抓着枪看见屏幕上出现走来的丧尸就扣扳机,子弹不要钱的丢,可惜似乎效果不是很好,这也是很正常,以王母的身体素质那就是紧张,也能轻松应对,可惜,她没看过丧尸片,不是太了解,就不明白攻击头部才是绝杀的要点。

    很快面前的屏幕上就堆满了丧尸,人物的血槽也很快情况,当游戏结束的画面一出现,王母直接就傻掉了,“这就完了?”

    “完了,死了啊!”秦奋不知道怎么安慰一句,你老朝着胸口打,不死才怪。

    “那再来啊,你教我!”王母心高气傲,怎么能就这么结束呢?还不到三分钟!

    “我怎么教你?”秦奋也是无语,玩游戏也是看天赋的好吧。

    “我不管,起码让我晚点死!”王母不高兴了,她什么时候这么失败过。

    秦奋走到对方的身后,伸出手,握着对方的手臂,“你看好了啊,不要瞎开枪!”

    忽然身后靠山来一个人,王母就觉得耳后根一股热气,身子一下紧绷,她一动,秦奋就有了一股压迫感,你能不能别扭!

    “放松,放松!”秦奋只能这么说,他一说话,王母更紧张了,这么和男仙人接触还是第一次。

    秦奋更紧张,小豆丁趴在地上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不紧张,你不紧张你手怎么不知道放哪儿?

    没错,秦奋右手抓住王母的手,左手一下子不知道干嘛。抓着吧?两个人挨太近了,受不了,不抓着吧,那就只能换地方!腰?秦奋怕被打,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刀疤也带着痦子赶了回去,第一句话就是,“老大,咱们的事被人泄露了,又来一个想买那玩意儿的!”

    徐浪也是一呆,“谁?”他心里涌现出一股怒意。

    “闫冰!”刀疤认识那个家伙,心狠手辣的博彩业大亨,在美利坚可是名人。

    “是他?”徐浪明白这是一个狠角色,而且有钱有势。“他表示想要?”

    刀疤一听这话有些着急,做人信誉最重要,怎么可以中途变卦呢?其实他不理解徐浪的苦,徐浪觉得搞不好秦奋就不会和他们交易,因为启示录他早就得手了,但是又不好明着说,这事只能烂在他肚子里。

    “价高者得,你去联系下,顺便探探口风,看看对方的意思,如果不行,就暂时不要和他接触!”徐浪也是不得已为之,如果对方太横,真要强行买,到时候他拿不出来不是有骗人的嫌疑?闫冰可不是好说话的,没必要找麻烦。

    如果对方态度好,弄不来,买卖不成仁义在,不闹事也行啊。

    刀疤点点头,下去打电话了。他轻轻的走到外面,身后跟着痦子。

    “刀疤,你说老大这是什么意思?”

    “笨,这还不明白,就是摸底,那个不好惹,态度差,就不卖给谁,免得惹麻烦,反正只要出货了,对方也找不到我们!”

    “还是你聪明!”痦子点点头。

    刀疤一脸的得意,那是,想了想立刻拨通了闫冰的电话。

    “老大说了,不是不可以,但原先我们有买家,所以!”

    闫冰眼睛一闪,气就不打一处来,原先的买家也是老子,可他怎么证明?这就是最难过的地方。自己那个手下都被卖到非洲挖矿去了。

    “我不管你们要多少钱,我要定了!自己出价,我等你们的答复。”说完闫冰就挂了电话。

    刀疤一脸的难看,痦子看着他,“怎么说?”

    “太特么的冲了,我给秦师傅打打看!”说完刀疤就拨通了秦奋的电话。

    此刻王母一脸通红的压低着脑袋,身后占着秦奋,两人以一个十分亲密无间的姿势打着游戏。

    王母感觉有点难受啊,呼吸都剧烈了,一边偷偷瞄着边上的大厨子,一边看着前面的屏幕,小声的叫着,“快射,快射!”看着一下子突然窜出来的丧尸,王母又紧张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