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954章 洪水猛兽秦大厨

第954章 洪水猛兽秦大厨2017-11-10 21:31:53Ctrl+D 收藏本站

    女娲还在思考,那一个人字,如同暮鼓晨钟般敲响在她的心田,鸿钧也在思考,怎么才能阻止秦奋接触到女娲,现在女娲已经对人有了印象,严格来说,造人还是她的事,不是假手于人,但是秦奋却有提示之功,多少会分走一点功德。但哪一点和造人相比,毛毛雨啦,不会影响大局。

    鸿钧恶心的不是秦奋又来搞破坏,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弄他,难受啊。开天被他抢了不说,自己还要谢谢对方提示他教化的事,这酸爽,明知道对方是个坏人,还要给人家写感谢信,那感受,是个人都受不了。

    现在也是一样,造人是女娲的事,可秦奋插一脚,自己这老师的威信全无不说,还尼玛要谢谢这货提示他的学生,更是要想办法去擦屁股,因为不能直接告诉女娲,造人就是你的机遇,因为天机不可泄露,他可是要合道的,没有一点原则,你合个屁啊,天道至公来的。

    可他不能泄露,秦奋泄露的飞起,这差距,鸿钧就不想吐槽,“老天你怎么不一雷劈死他?”

    “到底有没有人啊,有的言语一声,都是老乡!”秦奋用中文喊的,反正听不懂的,也就是老外没跑了,除非这里真没人。

    “老师,那个声音说的人是什么?对方一直在问有没有人,难道应该有人吗?”没错,女娲想到了关键,为何应该有人,说明这个人是对方以为存在的,可她并没有听说过。

    她想创造点东西,让大地不在寂寞,那是不是就是因为没有人的原因呢?越想越觉得有意思。越想,鸿钧越想吐。

    人这个字在洪荒可不是能随随便便出现的,它包含着大机缘。

    秦奋还在哪里大叫,他不知道,当这句话一出口之后,整个洪荒仿佛被阴影笼罩。

    黄道十二宫发出了一阵阵金光,铜首辉映,年开始生长,从脸盆大小,直接变成了有一张床那么大。

    小矬子傻眼了,那身板自己以后怎么欺负?哥无语的看着,“没天理啊,没天理啊,为何大家吃的一样,效果差那么多呢?”它压根没长个儿。

    肯定差的多,年兽是春节而生的气运神兽,代表着人类的传统节日,年和夕差不多,人族强,他便强,铜首十二宫其实都是星座的黄道纪年法,和人类休憩相关,因为纪年而生,和节气无法分割。

    当秦奋说到人的时候,就将自己的命运和女娲联系在了一起,因为造人,那么这个和他一旦扯上关系,掌握的和节日相关的东西便爆发出史无前例的反应。因为人这个字!

    都是人族气运同根同源,这一刻不相干,不同时空的东西因为秦奋这个节点被汇总。大厨子的手直接插进了炎黄的气运之中,如果老君知道,肯定吐血,三皇知道,估计能下跪,因为人族的诞生和秦奋又特么扯上了关系,什么是始祖,和秦大厨比起来,三皇差了一截。

    没人就没三皇五帝,这是不用怀疑的,就和不开天就没天道天庭一样的道理。所以女娲的地位很高,虽然中间有着圣人威严,但是人类之母才是最可怕的地方,人类越强,女娲越强。这就是为何天地间大能要瓜分气运的原因。

    天空变得阴沉,巨大的压力出现在天空,环绕在所有生灵的上空,只有鸿钧知道,这是无边的人族气运,这个气运就是圣人都要肝颤儿,别的生灵就不说了,何况现在圣人都没一个。那种可怕的威压,一般生物就受不了。

    秦奋是没感觉的,叫了几声,嗓子有点干,大厨子无语的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边上一只傻兔子咻咻的就跳过来。

    不远处一只小豹子正仅仅的盯着他,不,他手边的兔子,初生牛犊不怕虎,小豹子似乎没有感受到秦奋那可怕的压力。

    鸿钧猛的将目光投射到小豹子的身上,露出一股深思的表情,“哈哈,天地万物相生相克,秦奋,你是牛逼,我都不敢拿你如何,可这个小家伙似乎并不惧怕你!”

    鸿钧笑了,笑的很开心,似乎自己发现了一个牛逼吊炸天的筹码,利用好,说不定能对付这货。“我终于找到你的弱点啦,坑死你个混蛋!我要报仇!”

    “老师,你是怎么了!为何不回答女娲的问题。”

    鸿钧正在嗨,耳边再次响起了女娲的询问,那种寒冬那月忽然停电没有取暖器的感觉就和现在差不多。刚才的好心情瞬间不翼而飞,是啊,他这个坎儿还没过呢。

    “人啊?没听过!”鸿钧瞎说也不是盖的,他其实听秦奋说过。

    “那对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他瞎说?”女娲很疑惑,“这世界还有老师不知道的事物吗?”

    一万点伤害啊,鸿钧心里苦,他知道,但是不能说。说了就是帮秦奋解释什么是人,女娲造人就和秦奋打死都分不开了。因为一旦解释,女娲就对造人有了直观的看法。

    造人乃是天定,是机缘,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合的,作为天道更是要以身作则,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鸿钧现在是合道候补,正在考核,出不得一点岔子。

    反正这消息打死都不能从他嘴里冒出去,太难受了!鸿钧红着眼珠子,“那货居然还在悠闲的玩兔子?”

    在徒弟们的心中,老师自然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可现在那高大的形象出现了一丝裂痕女娲明白了,哦,原来老师也有不知道的地方。

    鸿钧想说他知道,可一口老血卡在了喉咙里,想装逼,都不能去装一下。

    “悲哀啊!”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可鸿钧发现,他明明知道,却要装白痴,明明可以教徒弟,却只能被徒弟鄙视,这个世界什么最悲哀,有机会装逼,却自己压抑不去装。

    “那老师你说我去问问他怎么样,很想看看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女娲出现了一丝好奇。

    鸿钧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让你见面了还得了,秦奋肯定一通忽悠,到时候自己这脸往哪儿放?没错,三年之内必有机缘,这话估计很多人都知道内幕。

    但是转身出现机缘和那个等字一碰撞,自己不是打自己脸?鸿钧一个老师,这点面子还是要的,他立刻一脸慈爱的对着女娲,“是不是察觉生灵都走了?”

    女娲点点头,。

    “是不是察觉那个地方传来一股可怕的威压?”鸿钧还是带节奏,废话,这个时候没人族,人族气运这玩意肯定没有生灵能理解,他们仅仅是觉得危险而已。

    女娲还是点点头,“对咯,那就是一个恶魔,专门杀戮生灵,为师以苍生为念,才示警,所以你千万不要过去!你一定相信为师,为师从来不说假话!”多么高大上的理由,合情合理,我真是个天才。

    女娲点点头,鸿钧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对付过去了。

    “有人没有,没人吗?谁来帮帮忙,天哪,小豹子你松口,小兔子要被你咬死了!”秦奋的叫喊声传了过来。

    女娲是善良的,听见大厨子这么一说就想过去帮忙,那眼神似乎在说,对方看起来不像是坏蛋。

    鸿钧只想说卧槽尼玛,心里一急,立刻开口,“你别信他,那是骗你的,那混蛋真不是什么好人!”说完鸿钧就懵逼了!张大了嘴巴,似乎一万头草泥马从脑海中冲过,自己的世界仿佛崩塌了一般。

    “不是好人?老师你不是不知道什么是人吗?”女娲一脸的蛋痛。你撒谎!

    老子从来不说假话啊,这是何等的卧槽,秦奋,你个坑比!鸿钧脸色一变,“哥们心里苦,又被带沟里了!”没错,秦奋根正苗红的是个人,凡人!是不是好人,那谁知道?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