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982章 夺宝开始,明枪暗箭

第982章 夺宝开始,明枪暗箭2017-11-10 21:32:36Ctrl+D 收藏本站

    双眼扫视着地面,格兰特巨大的庄园出现在秦奋的眼中,下面漆黑一片,却无法阻挡大厨子超越极限的视力。

    轻轻吐出一个烟圈,烟圈瞬间被狂风吹散,“年,你说我们现在去借,是不是太欺负人了!”秦奋有点压抑,格兰特对他还是不错的。自己堂堂帝君去欺负一个凡人,有点LOW啊。

    年不会说话,吐出一个泡泡,泡泡在半空破碎出现了一行飘忽的字迹,“此宝和我有缘!”

    秦奋嘴巴一裂,“你也不是什么好鸟,这样的话你都说的出口,要点脸行吗?”

    年的泡泡又出现了,“物似主人型,怪我咯?”

    尼玛,秦奋将烟头一丢,“我夜观天象,此宝与我有缘!大不了后面给格兰特一点好处。”说完他抬手一指,就是那里,“封定空间!”

    年身子一缩,猛的吐出一个巨大的泡泡向着地面冲去,将藏室笼罩起来。

    秦奋诡异的看了脚下一眼,你还真能做到啊?他本来是对东皇钟说的。看来有必要重新评估年的实力了。

    这是废话,值日星官听到能自杀,年可是天道气运神兽,你懂神兽两个字是啥意思不?

    各方云动,无边的黑暗笼罩在别墅之上,徐浪看着进屋的张雨泽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来吧,来的好!就怕你不来!铜首是我的!”

    张雨泽抱着铜首哭了一会儿,拿出图纸,对照手边的安防措施,此刻有内应,当然不用担心,其实他有个疑问,为何不现在就拿走呢?

    他想起了闫冰的话,“对方身份太敏感,在他当值期间出问题,会被怀疑,所以要等!”

    “也不知道老大怎么想的,和这样的人合作,还要给一大笔钱,浪费啊,其实完全可以自己来嘛!”张雨泽自言自语了一句,他不知道,他的身上有一个细小的窃听器,那是他进来的瞬间,从窗户上沾上的,徐浪早就布下了安排。

    “自己来?你想的美,以为格兰特是什么人?白痴,闫冰不是没有顾忌的,再说了,你真以为我这次叫他来踩点,是为了帮他后面盗取铜首?天真的小家伙,我是为了现在,把你变成替罪羊,闫冰等着被格兰特收拾吧!”嘿嘿,徐浪阴沉的笑了。

    张雨泽没有想到今天的布置其实完全是徐浪的全套,他合理利用了时间差和闫冰的心理,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刀疤,到了预定位置吗?”徐浪接通了手下的通讯器。

    “到了,头儿,痦子在楼上,那孙子跑不了!”刀疤阴沉的笑了,老子们就要发财了。

    徐浪抬手看看手机,上面收到一条短信,闫冰的转账到了。

    “对方付钱了!记得收货!”徐浪没有对刀疤说,这笔钱是买通做手脚的信息费,他自己也有小心思,到时候刀疤拿到东西,自己只要不说,我了个去,就能把东西黑了,转手找个买家,自己再吃一波,还不用和他们分,爽啊,可以安心的退休享受阳光沙滩和美女了。

    刀疤一听明白了,买家的钱到了,自己拿到货,是自己给,还是头儿给对方都不重要,反正钱到手,他有点猜测,买家是不是还是秦师傅呢?至于闫冰,算了吧,那种人老大怎么可能和对方交易。

    徐浪肯定不会考虑闫冰,他现在就是坑对方一把,省的自己以后麻烦,赚钱的同时解决掉他,“那行,注意安全!”

    “老大,我办事你放心吧!”刀疤说完就挂上了通讯器。

    闫冰有点不放心,开始拨打电话,可这个时候,泡泡出现了,一切通讯被阻挡,别说是无线信号,就是卫星此刻都不能发现别墅的情况,它似乎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

    秦奋盘坐在年的身上,身边出现了一个泡泡,就和隐身了一样,大厨子单手按在年的身上,示意他降低高度。一边观察,一边摸着下巴。

    “我没干过这活,似乎很有技术含量啊,年,你能发现是什么物品吗?”

    年摇摇头,这哪儿知道啊!

    秦奋有点无语,难道要开隐身,他可不想被里面的守卫看到,“你能看清里面的布置吗,起码给我一个线路图,然后我开隐身进去,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大厨子有点紧张,第一次干这种事,想的有点多。

    他还在犹豫,就怕露出一点马脚,隐身是牛逼,但是留下痕迹了怎么办?比如说脚印,指纹,衣物纤维,可不是说有点能力就可以嚣张的,这又不是小说。

    秦奋在半空惆怅,下面动手可一点不慢,张雨泽正在全神贯注的修改安防措施,身后远处一个黑影就慢慢靠了上来,抬起一把枪,嗖,一发麻醉弹就击中了他的脖子,只来得及心里一声大吼,我的上帝!老子被偷袭了,接着脑袋一晕就倒在地上。

    刀疤轻轻的走上去,带着皮手套拔下对方的麻醉弹,狰狞的笑了,“小白痴,等着被玩死吧!”说完他拿起通讯器,“头儿,搞定!”

    “速度行动,麻醉剂没有多长时间,我立刻安排巡逻过去!同时警报,让痦子开枪在外围制造混乱,他只有三枪的机会,你抓紧时间离开,闹吧,闹大一点!”

    “我懂!”刀疤嘿嘿的乐着,将羊首取下,放进了身后的背包里。

    徐浪笑容越来越低沉,“完美!老子的计划是无懈可击的,闫冰,你去死吧,哈哈,我要发财了!一群傻逼!”

    看着刀疤拿走铜首,徐浪悠然的点上一根烟,关掉了张雨泽身上的监控,周围的监控一早也被他破坏,就是留机会给对方进来。

    现在刀疤出手基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所以紧绷的心也松懈下来,现在怎么可能出现意外?那就是个笑话,刀疤可是老手,佣兵侦查的出身,痦子狙击吸引火力,他从旁协助,这样的布置不可能有意外。

    上帝聆听到了迷途羔羊的祈祷,驱神继续。

    此刻秦奋可是从铜首哪里吸收满了神力的。

    他一伸手抓着年的尾巴准备下去,心动不如行动,起码他能保证没人发现吧。看看再说。

    刚走了几步的刀疤脚下一停,一低头整个人都不好了,还闭着眼睛的张雨泽一把抓住的他脚踝。死不松手。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刀疤有点懵。

    “我干,你还没晕啊,那你就是找死!”刀疤一脚踹向了对方的脑袋。

    一脚,两脚,可尼玛的,秦奋还没跳,年的高度太高了。

    大厨子不松手,张雨泽打死都不会松手的,抓的那叫一个紧,其实他早就晕了。

    徐浪算了下时间,刀疤应该离开了,猛的对着一个按钮按了下去。

    整个别墅区响起了巨大的警报声。

    正在死命踢人的刀疤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看看头顶,我了个去,老大你傻啊,老子还没走呢!

    他侧着耳朵一听,就听到警报声,****的,痦子的火力在哪里?痦子早被张雨泽一发流弹打晕了。

    秦奋刚准备跳下去,下面就乱了,吓的他手一松,就落到了地面,骂了一句,卧槽!

    张雨泽一松手,刀疤脸上松了一口气,还有机会,就是变得困难了点,他相信老大肯定会处理的,刚要离开,身后猛的响起一句话,“卧槽!”

    刀疤吓的整个人一懵,菊花一紧,想也不想,几步就冲到三楼的窗子边撞了出去,被人抓到就惨了。

    就在他回头的一瞬间,刀疤心口好痛,后面人毛都没有,老子才惨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