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985章 这个哑巴亏,肿啊

第985章 这个哑巴亏,肿啊2017-11-10 21:32:43Ctrl+D 收藏本站

    徐浪此刻心潮澎湃,出来混,刀口舔血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钱吗,只要铜首到手,自己大把的金钱想干嘛就干嘛,从此踏上人生巅峰。

    秦奋跟着刀疤一路就到了徐浪的驻地,年一个小泡泡就飘到了对方的房间内,将里面的人物画面传输到秦奋面前的泡泡上。

    大厨子很想看看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那么诡异呢。

    徐浪走上前轻轻拍了一下刀疤的肩头,“怎么样没事吧?”他低低的问了一句,虽然此刻他最想知道的是铜首在哪,但还是要做做样子,关心一下下属才对。

    “没事,就是脚扭了一下,不碍事!”刀疤忍着剧痛扯着嘴角说了一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徐浪忍住了心里的期待,假装着看了一下刀疤的伤口,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口了。

    可还不等他开口,刀疤先说话了,“痦子没事吧,老大这次咱们发了吧?”

    “没错咱们这次没白干,可以退休了!”徐浪淡定的说着,你们发不发我不知道,反正老子是发了。

    “对了,这次的钱,加上上次秦师傅启示录的那一单咱们这回可以退休了吧!”刀疤很期待。

    不说秦奋还好,一说起来徐浪就揪心的痛啊,老子的启示录尼玛的,现在还在那孙子手里。

    不过徐浪不动声色的看了刀疤一眼,没有解释,也没有说明,这叫他怎么说,难道说咱们辛辛苦苦到手的启示录阴错阳差到了买家手里,对方要是知道,都不用花钱买,白捡一个。

    这话他说不出口,心里把秦奋恨的牙痒痒的。

    “对了,秦奋上次还问了一下,咱们什么时候交易!”刀疤想起来点什么。

    秦奋的确就是问了一句,启示录他不是很感兴趣,他创世纪都有了,启示录那就是小意思,大厨子用它开了天,这玩意就没了,感情是个一次性的东西。

    对于启示录他就想见见,看看是不是也有气运,秦奋不知道,他玩修罗道的时候启示录也没了,现在那个假的就没有气运,这是经过年检验的,年就对金角变的卷轴不敢兴趣,那么还用问,秦奋肯定的想,手里的启示录是假的,不,准确点说是格兰特送的仿制品。

    是假的没错,但是金角变的那个徐浪以为是真的。变的还很有技术含量,的确可以以假乱真。

    听到刀疤这么一说,徐浪心里一动,这么说秦奋那白痴还不知道真的在自己手中咯?否则怎么还会问这样的问题?徐浪觉得换做是他,就会不闻不问,慢慢拖时间,自己要是拿个假的应付,对方肯定知道,这买卖就黄了。

    现在还提交易,很大的可能秦奋还没意识到,没错,自己当时说是格兰特送的,真的谁能分辨的出?除了教廷的人很难有人可以分辨,这可不是什么古画那么简单。

    这就是说老子还有机会咯,哈,秦奋这傻逼,空有宝山却不知道,等我找个机会拿过来,真是上帝保佑啊!

    “快了,咱们先要离开不是?明天等跟着陛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在哪里交易都是小事。”徐浪安慰了对方一句。

    “老大你就是聪明,高瞻远瞩!”刀疤拍了一记马屁。

    这话听着就舒服,徐浪满意的点点头,老子本来就聪明,要不然怎么整的闫冰翔都出来了。

    “小道,小道而已!”徐浪很谦虚,可脸上的表情却很得意。

    “那老大我们这次能分多少钱?”刀疤还没开口,被人弄醒回来的痦子很想知道这个问题,钱才是重点。

    分多少嘛?徐浪心里一动,“一人一千五百万美金!”从闫冰哪里顺了两千万,自己还有点积蓄,徐浪豁出去了,将自己的积蓄和闫冰的钱分了出去,这下他基本破产。

    一千五百万啊,真不少了,启示录价值很高,但是个烫手山芋,一般人可不敢买,也就是闫冰胆子大,敢碰教皇。

    铜首也是一样,谁要是买了,真的是得罪格兰特,白痴都知道那是他的东西,古董这东西,说白了就是收藏价值,可你要是不能卖,还有个屁的价值啊。说不定还能惹祸。因此价格不会太高。

    有一点徐浪没说,这个铜首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他用一个说的通的价格,黑掉了这件希世奇珍。

    有了这笔钱刀疤和痦子两人可以随便去个地方安逸的生活,不做买卖都成,国外的房价没那么高的,物价也便宜,车子就是小菜一碟。

    他们两个加起来都有三千万了,老大只会多不会少,也就是说这两次买卖总价在五千万左右,真心不低了,这可是黑货。

    五千万尼玛啊,看清楚了两人的眼神,徐浪心里在滴血,里面有老子的血汗钱,不过转念一想,这钱花的值,反正铜首就能回本一大半,再把秦奋的启示录弄到手,自己想不发都难,而且他发现了铜首的秘密,原本的价值还可能翻倍,自己就要飞黄腾达啦。

    手下不知道实情,徐浪可以随意的操作,空间更大,爽。

    徐浪也很欢乐,这一刻,他看着两个手下也想笑,你们也是两个傻逼,闫冰傻,秦奋更傻,都是傻逼!哈哈。

    秦奋看着画面,一脑门的雾水,听了半天,愣是没有头绪,“你们说点硬货能死吗?”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底谁给钱了?

    秦奋在郁闷,徐浪很开心,终于把自己两个白痴手下打发了。

    他手一伸,该是收官了,“那把铜首给我吧!”

    “没有,不在我身上!”刀疤摇摇头。

    徐浪没有奇怪,“哪你藏在哪儿了?”刚才那么危险,刀疤这样的老手会处理也在情理之中。

    “没藏!”

    没藏是什么玩意儿?徐浪没闹明白,不是说没有问题的吗?

    “铜首呢?”徐浪忽然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给买家了!”刀疤说的很淡定。

    买家?卧槽你大爷,老子怎么不知道还有买家的,你到底给了谁?徐浪傻愣愣的看着刀疤,心里有些麻,差点喘不上气来,我去你大爷,那可是我用自己的钱买下来的,买家?要说买家我才是买家啊王八蛋!怎么冒出来一个买家了。徐浪心口有些停顿,他堵得慌。

    看着一脸嘚瑟的刀疤,徐浪很想说,早知道这样,老子就先不说给你们多少钱,合着到头来啥都没有的是我?那可是他的血汗钱啊。破产了,自己破产了?徐浪有点接受不来。

    PS:我准备出去玩几天,不会断更,最近脑子有些乱。看来要调整下,希望能度过瓶颈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