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004章 吉祥三宝和郁闷的元始天魔

第1004章 吉祥三宝和郁闷的元始天魔2017-11-10 21:33:12Ctrl+D 收藏本站

    秦奋一脸蛋痛的看着朋友圈,你丫的嘚瑟,叫你嘚瑟,我给你丢个从来没用过的表情,还是原创表情。&

    对着心碎秦奋就点了下去,然后就收起了手机,他现在有个很尴尬的问题,怎么面对女痞子,还有,对方是怎么通过年的锁定,这不对啊。

    秦奋在思考,女痞子已经呆滞了。

    随着表情一出动。秦奋的手机中出现了一个另外的狭窄空间。

    哪里漆黑一片,此刻因为秦奋的回复,打开了一道缝隙,一道光投射进来,照亮了这个如同监牢一般的地方。

    跪在地面,亲吻着脚下,弯着的背开始不自觉的颤抖,空间中出现了一个哀嚎的声音,声音沙哑,显得十分低沉,然后就是一股压抑不住的暴戾笑声,如同一个神经病。

    “啊哈哈哈哈!”跪着的身影缓缓扬起了头,头部被阴影所阻挡看不分明,一只手捂着脸,手臂随着身子抖动,显得激动难当,“出来啦,终于,老子终于出来啦!谁也无法阻挡我,就是圣人都不行!找到愤怒的源头,我要龙归大海,拿走我失去的一切。”

    一丝诡异的红色目光从手指缝隙里透出来,空间都在压抑,气温降低,似乎带上了无边的煞气。

    被困在这里也不知道多久了,反正度日如年,他天魔是什么人?那可是要成为圣人心魔的存在,结果尼玛的还没辉煌就被人囚禁了,你叫他情何以堪。

    满怀雄图大志,可你出不去搞个鸡毛。

    现在就是机会,天魔身子一动,就消失在空间之内,顺着缝隙飞了出去。

    鲲鹏很郁闷,夕的一巴掌很重,差点打掉了他满口的牙齿,现在刚一起身,头顶就黑了下来,一只巨大的白色老虎站在他的面前,在海底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夕,别忘记上次我还受邀去帮你!”鲲鹏一脸的不忿,你这是不念旧情啊。

    “我想干什么?你问我?你个白痴!”夕很痛心,搁谁走路走的好好的差点被人吞了,心里都不舒服,他可是夕啊,被关了数百年,上次还被人用岁坑了一把,现在这货都是寄生虫甩都甩不掉,加上在无尽海时不时被人抽一波,早就疯了,此刻夕就是一条疯狗。

    岁在他的头顶不安分的挥舞着海带条,“!这货业力很高,弄死他,我们能更进一步!”这话夕同意,他现在需要发泄。

    妖族一般都有这个,何况还是上古巨妖鲲鹏,吃了多少生灵,这业力都是粘稠的。

    鲲鹏一听,心里咯噔一下,码的,今天真倒霉。

    蛇妖看着时间不断的过去,自己那么多店铺一个人毛都没有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不断的念叨,“大圣啊,您再不来咱们就要完蛋了!”他就指望着鲲鹏给他撑场面呢!

    鲲鹏想的是,老子现在怎么逃走?

    “小子,你别想着跑,你就是跑到天边也跑不出大爷的手心!”夕现在就是有这个底气,秦奋那因果玩的不要不要的,他的实力也水涨船高,本来要到除夕夜才能抵达顶峰,堪比圣人,可最近就和打了激素一样,不断的长膘,实力也超越了准圣。

    鲲鹏实力在他眼中不行,但是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不吃白不吃。

    看着夕一边说话一边舔嘴,鲲鹏很压抑,这孙子没好想法。

    “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鲲鹏狠狠说了一句。

    “那你动手啊!”夕根本不怕闹大了,别说是现在,就是以前,不到春节他就不怕圣人。你还敢违抗天道的意思不成?

    我去尼玛,鲲鹏一脑门的大汗,这下完蛋啦。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心底里猛的迸射出一股巨大的怒意,你真当我是泥涅的不成?我是上古鲲鹏,惊天大妖,和镇元子都是一辈儿的。

    绝望引发愤怒,愤怒就像是鱼饵一般无时无刻不在吸引一个鬼东西。

    嗖的一下,鲲鹏身边出现一个人影,本来天魔很高兴的,因为今天他逃了,出来了,以后再想老子回去就没那么简单咯,天大地大随便玩,他怕谁?

    出来一看,喝,地仙界好熟悉,好地方,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故乡土,但是他脑门一晃,就看到尼玛一个熟人。

    没错夕,对方也是天道专属出品,他比鲲鹏更了解这玩意儿的恶心程度,你就弄不死他。

    天道订制的东西你怎么杀?先不说杀不杀的死,你要天道同意才行,他现在牛逼了,从主管变成了经理,大号元始天魔,实力堪比圣人的,一个词形容牛逼。

    但是你再牛逼也是天道的手下,天魔很惆怅,这特么是闹哪样啊。自己人打自己人?

    他瞬间做出了决定,这个愤怒源泉老子不要了,此刻他早就忘记了刚刚出来的时候说的话,他脸皮厚,一点不红。

    和过年前的夕死磕绝对是白痴。

    夕一步步向着鲲鹏逼近,大妖也将心沉到了谷底,他清楚自己就不是夕的对手,甚至对方弄死他就不花功夫,一步之遥,天地之差,圣人以下皆为蝼蚁。

    越是这样,鲲鹏似乎越是受到了伤害,自尊心就要爆炸,愤怒也越来越强。

    嗖的一声,天魔飞走了,他想离夕远一点,可飞出去不到十米,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夕,我发现鲲鹏的煞气越来越强烈了,似乎很庞大。”岁瓮声瓮气的说着。

    “是吗?怎么回事?”

    岁摇摆着海带表示不理解。飞出去的天魔身子一停,卧槽你大爷,岁也在?那玩意和他一个路子,专门吸收煞气的。

    只不过岁不能激发,天魔可以,还有就是岁都可以吸,但是天魔只能吸收宿主的。

    按照能力来说,两者不分上下,现在岁和夕凑一块儿,天魔打死都不想凑热闹。

    可飞着飞着,天魔发现了一个问题,“我特么的怎么还在这儿?”

    没错他飞了半天不可能飞十米的,他什么实力?牛逼的大能,这不对啊。

    因为表情是回复,还是对着鲲鹏发的,天魔就走不开。

    他不弄一下就不符合流程,反正表情来说,你给别人发,对方就要感受到才行,一般意义上是看到。对方的终端会接收。

    但是这里是没有终端的,终端就是本体,表情发出去了,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秦奋给他约的炮,再难受天魔也要咬着牙打完。

    所以,轰的一声,在鲲鹏的怒气抵达顶峰后,天魔开始倒退,向着鲲鹏飞去。

    伸出去双手扒着虚空,天魔哭了,“老子的命运为何这么坎坷啊?”似乎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因为他现在实力不完整,岁可以吞噬了他,一想到这里,天魔菊花都凉了。“不是吧?刚出来就要挂?”(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