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015章 三国大碰撞,秦奋要晕倒

第1015章 三国大碰撞,秦奋要晕倒2017-11-10 21:33:25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人间最有地位的人之一,本笃五世虽然不是一个大国领袖,但是他牛逼啊,加上本身又是在大厨子手下混饭吃的,凝聚了大量信念,此刻秦奋借助借助上帝的身份,施展大预言术,利用的就是信念和气运,两者都有,还是有根源的。

    所以秦奋那肉眼不见的虚影别人看不到,和他一脉相承的本笃能看到。

    本来看到了也只会认为是神迹,因为他就看到个背影,可惜,那边车队一动,秦奋下意识的就看过来,这一转身,本笃差点摔倒,看着虚影那巨大的景象他还在发呆。

    因为这个相貌真的好熟悉,秦奋?秦奋,他很肯定,可是肯定了就会有疑惑,这不应该是父吗?既然是神迹,为何出现的是秦奋?

    这个问题让他非常的迷茫,可道路还需要清理,他现在就是想过去抓着大厨子问问都不行,只能埋藏在脑海的深处。

    “还不叫人过去帮忙,看看有什么情况?”本笃郁闷的大叫了一句,他着急啊。

    “可是陛下您的安全?”

    本笃直接摆摆手,“难道这荒郊野岭的还有人对我不利,早就冻死了!”

    安保人员分出一批赶了过去。

    秦奋恢复自然,看着女痞子那惊悚的目光,有些尴尬,他其实更惊悚,你是怎么进来的?可现在问这个不合适,女痞子还好没看到上空的年要不然能吓死,不过她也没机会了。

    年飞在高空,身上带着两大后裔,猛的偏过头,看向了一处雪山,然后就吐出一个泡泡。

    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消失在秦奋的头顶。

    大厨子这边一停,刚缓过来的白虎瞬间缩小,欲哭无泪,他惆怅的四十五度角看着天空,留下了悔恨的泪水,“当年我就不该那么早出来,结果摊上了你这么个玩意儿!”

    夕扣扣脑门,要不是岁,他绝对不会这么倒霉,岁有气无力的趴着,吐槽的精神都没有,就懒得理这货。

    “不管是谁,只要出现在老子的面前,我弄死他!”夕咬牙切齿的说着。还好这没到过年,虽然有点伤,还顶的住,只要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不知道为何我到了这里,但是我想天魔那傻蛋,对,还有鲲鹏估计也在附近。

    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夕狠狠的说着,只是他现在不是老虎是小猫了,舔舔爪子,就很忧伤啊。这小胳膊小细腿的,想要走出雪山似乎有点困难。

    “我发誓,只要让我知道谁在搞鬼,我不会放过他的!”岁也不甘示弱。

    然后两个家伙都看到了天空巨大的虚影,夕猛的一呆,这里限制很大,他的实力有被压制的情况,那这是什么鬼?居然能改变天象。

    “附近有个厉害角色!”夕看着秦奋的背影深深出了一口气,放在平时他不怕,但是此刻被紫霄劈了,还被人充电,实力太低,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知道,不过咱们也不用怕他,要是敢来找麻烦,咱们吞了他!”岁阴沉的说着,秦奋一转身,岁瞬间无语了,尼玛,他看到了什么?那是东皇钟吗?

    “你这个主意不错啊,你说怎么干?要不我故意泄露点气息把他引来!咱们打他的闷棍?”夕有点想法。他对压岁的东西肯定没有岁熟悉。再说了,他现在穷啊,急需恢复实力。

    “不要了吧!”岁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真的是东皇钟,只不过变化了形态,照这么看的话,就是这个王八蛋一直在弄他。长期的阴影下来岁直接就怂了。

    “也好,干脆咱们直接上,玩阴谋诡计太麻烦!”夕扣扣下巴。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自信的,虽然现在不行,奈何跟脚牛逼啊,他就死不了。

    “上你麻痹,赶紧跑路吧。”岁一海带条打了下来,夕直接就懵了,有点不明所以。

    “你打我干啥?”

    “打你这个白痴,难道你就没发现,那个家伙就是抽取我们力量的吗?”岁很无语,活该你斗不过年。

    “抽取力量?我就问他怎么使用和保存,你以为气运是什么?”

    夕刚叫了一声,头顶嗖的跳下来一个东西,然后他看看对方,再看看自己,尼玛,当狗遇到猫是个什么情况?他还来不及打个招呼说一句,小子,你想干嘛?

    并非浪得虚名的扛把子迈开小短腿就冲了上来,一口咬住了他的尾巴。

    卧槽!夕很悲伤,自己堂堂神兽被一条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流浪狗咬了。

    岁刚要帮忙,头顶一个泡泡落下来,是那么的熟悉,然后他整个人都不好啦,“年,年来了!”

    看着大厨子一脸窘相,女痞子发现周围的人群传来了欢笑,似乎受到了一点感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对吧?”女痞子嘴角上翘,似乎恢复本色。

    秦奋继续不好意思的扣扣头,的确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事太过诡异,而且被女痞子发现一点苗头,他不知道是好是坏。

    正想随便瞎掰一个,远处传来了一个巨大的尖叫声。

    “姐姐,姐姐你在不在,你有没有事啊,我找到姐夫了!我告诉你!其实!”秦奋一扭头就看到跑出汽车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孙雨洁,难道你想说,其实你抓过姐夫的小丢丢?或者不止小丢丢,在电影院的时候还清楚了长短?

    秦奋嘴角一抽抽,心里大叫一声,不想来什么来什么,以后这日子怎么办?难道跟孙雨洁说,小姨子,你****不错?或者说,女痞子你妹妹胸不错?

    要么就是小姨子说,姐夫,咱们还去看电影吗?

    我干!秦奋眼珠子一瞪,这不是关键,他还看到了对方身后的王母,完了完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自己没有活路了。

    胸口猛的一跳,大厨子头有点晕,刚才用力过猛,他眼前一黑,自己把自己晕了过去,干脆,沉默是金。

    大厨子一晕倒,泡泡也就消失不见,两人也出现在营地的一个角落。

    “秦奋,秦奋你怎么样了?”女痞子上前一把把秦奋抱住着急的大喊。

    不远处孙雨洁也循声赶来。

    就连在车上的本笃五世也坐不住了,他有很多问题想和大厨子交流,立刻也跑了过来。

    他一跑,身后的大量安保也跟着跑。

    “陛下,陛下你没事吧!”

    本笃哪里听得进去,“阁下,阁下你没事吧?”他一边念叨一边跑路。

    身边的安保眼珠子一瞪,今天好特么的古怪,大雪封山居然有龙卷,陛下也似乎不对劲。

    “陛下,陛下你怎么了?”

    跑了几步,距离秦奋越来越近了,本笃着急啊,“阁下,阁下你怎么了?”

    安保一脸的压抑,这是传说中的复读机吗?(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