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016章 最后的机关术传承者

第1016章 最后的机关术传承者2017-11-10 21:33:26Ctrl+D 收藏本站

    一大群人黑压压的围在秦奋的周围,边上的遇难者看的一愣一愣的,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不知道,跟着本笃五世瞎跑的保安也不知道,询问赶来的孙雨洁看着秦奋和姐姐也是一脑门的雾水,王母站在一边皱起眉头,这里似乎有施展大面积法术的痕迹。

    “让我看看?”王母说完就蹲下去。

    女痞子眉头一挑,这不是那啥昆仑山的CEO吗?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王母也是盯着女痞子看了一会儿,和自己的确是好像,奇怪!

    可惜,女痞子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你似乎不是医生吧?”

    “难道你是吗?”王母反唇相讥,不是医生你把他老抱着有用?

    秦奋眼皮子微微一跳,沉默是金啊,他动都不敢动。

    “如果你们没事的话,请让让!我是医生!”孙雨洁毫不犹豫的参合进来,她眼珠子一转,似乎越来越有趣了。本笃五世看着三人一脑门的大汗,你们不是姐妹吗?你们不是表姐妹吗?不应该是亲戚的吗?

    他嗖嗖鼻子似乎闻到了浓烈的火药味,“我看不如搭建帐篷吧,将秦师傅抬进去,其他人安排救援!”

    这个决定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认同。

    秦奋躺在帐篷里,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发现身上有些痒,他眼睛一睁开,就看到一个女人正矗在自己的面前。

    孙雨洁正拿着大眼珠子看着他,秦奋只是一平视,我了个去,祖国一片大好河山,难怪医院是最火爆的地方,生病不是重点,重点是医生和护士,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他现在才知道。

    “看什么?是在比较吗?”孙雨洁诡异的笑着。

    这话问的,秦奋本来想说你们怎么来了?还有你到底姓什么,怎么会是女痞子的妹妹,的,现在不用开口了,这一看就是一家人,都不是好东西,这分明就是挑拨离间。

    挑是挑动自己,拨是拨弄他的心弦,离间就不说了,这个问题要是回答,女痞子知道了,肯定和他玩柔道。

    “我刚醒,请不要问我这么深奥的问题!”秦奋用手将对方一推。

    “我昏迷了多久,外面怎么样了?”做好事不能只做一半对吧。

    “不是太乐观,本笃的车队抵达,手下在帮助恢复道路,可惜,这里的大部分车都停留的时间太长,燃料不足,加上伤者不少,还有很多老弱妇孺,想要一起撤走不太可能。

    而且本笃他们携带的物资也不多,虽然雪暂时停了,却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城市的搜救队想要找到这里需要时间。很多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冻伤,加上有的身体不好,无形增加了救援压力!”说到正事,孙雨洁还是很有操守的。

    “没有向格兰特求救?”秦奋不信对方没有这个能力。

    “求救了,但是道路很多地方不通,需要时间!就怕我们等的起,一些伤者等不起,你目前昏睡了大概四个小时,天就要黑了,入夜以后,温度会更低,取暖是个大问题!”

    秦奋点点头,看来想要帮人,仅仅是控制一下天气远远不够。

    自己可以做点什么呢?大厨子开始思考,“你到底叫什么啊?”秦奋有些跳,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

    直说姓孙就是欺骗了,狡猾的女医生回了三个字,“小姨子!”

    你大爷,这是名字吗?“这什么破名字?”秦奋掏出了烟,脑子里有了一点想法。

    “你也可以叫我小棉袄!”孙雨洁狡猾的笑着。

    “啥玩意儿?”

    “你难道不知道,小姨子是姐夫的贴心小棉袄吗?对了,我有跳跳糖还有薄荷糖!可惜这里条件有限没有热茶。”

    冰火?秦奋有点压抑!没法好好聊天了,你以前不这样的,

    秦奋无语的摇摇头,朝着帐篷外走了出去,孙雨洁掏出一盒子润喉糖放了一颗在嘴里,“真不吃吗?”

    你特么就是故意的!秦奋低着头飞快的冲了出去,一到外面,地面依然被大雪覆盖,一眼看去,北国风光万里冰封,只是没有雪飘。

    难怪要救援很苦难,这个温度积雪融化很困难,汽车行驶不太方便,甚至比不上步行,可问题就在于步行的话体力跟不上啊。

    而且很多电子机械产品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雪和降温正常使用都没有保障。

    电子机械不行,那么机关呢?秦奋想到了一个东西,木牛流马!自己只要拼装,就能取代车辆,运送一批人出去,半路上说不定就能遇到救援,这样就能尽快就医。还能组织一批人去寻找物资,比如木柴和食物,有了机关,运输节省体力,能打持久战。

    自己的那条机关蛇太诡异不适合暴露,想到这里,秦奋立刻将孙雨洁赶出帐篷,掏出了各种工具,将戒指中以前拿到的零件快速的组合。

    这些都是为了练手,让鲁班制作的配件,简单实用,并不是太过复杂,大厨子有信心在极短的时间内组装三架。

    不一会儿帐篷里就传出来乒乒乓乓的响声,站在外面的孙雨洁有些好奇,时不时就看向里面,女痞子跑去照看那个孕妇了,王母没事,四处去寻找年,秦奋奇迹般的逃过一劫。

    似乎听见了声音,在一边刚刚安抚了民众的本笃终于闲下来,看到孙雨洁,心知肚明,秦奋醒了,他立刻带着手下火急火燎的走进来,进来的瞬间差点呆滞。

    秦奋脱掉了外套,拿着各种木匠工具就在哪里忙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可惜这里没有知音,就连孙雨洁也不知道秦奋抽什么风?

    “秦师傅忙着呢?”本笃笑呵呵的靠上去,但是秦奋有个毛病,在工作的时候比较认真,他理都没理对方。

    自顾自的开始拼装。

    “你这是什么态度?陛下在和你说话!”边上的安保看不下去了,教皇陛下什么身份。

    什么身份也不好使,本笃看着大厨子的脸就发呆,像,太像了,和刚才的虚影一模一样。

    本来这个帐篷里出现这么多的配件就是一件很不符合逻辑的事,可本笃没有在意,人家是谁啊,我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出现点木工算个屁。

    安保没有考虑到,因为被大厨子的态度惊悚了。你不能不拿陛下不当干部啊。

    本笃摆摆手,示意不在意,靠上前,左看右看,发现秦奋做的就是个木马嘛。

    阁下的想法果然不是凡人可以推测的!本笃没想通。

    他好奇,手下的人自然也好奇,这大雪天的,都在找柴,你倒好拿木头玩。

    有个家伙不满意了,这能烧多久啊,被你糟践了。“我说,秦师傅,你这是在玩什么呢?”

    秦奋笑呵呵的抬头,“玩玩具啊!”

    不是吧,真的是玩具?几个安保眼珠子一凸,你特么的没心没肺也是没谁了!

    在外面一直看着的孙雨洁忽然想到了什么,“这难道就是机关术,木牛流马?”(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