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045章 神仙醉,炼妖壶

第1045章 神仙醉,炼妖壶2017-11-10 21:34:13Ctrl+D 收藏本站

    刺啦,一辆别克从边上的通道开过,车内传来一个女声,“老公你看,那两个人姿势好吊啊!”

    高大男子按着墙壁,从鲲鹏的发丝间穿过,两人一个前倾,一个后靠,就这么对视着。

    双方都看清对方的真面目,同时叫了。

    高大男子有一股呕吐的冲动,你特么的一个大老爷们,大晚上的穿女装就算了,你还专门走黑灯瞎火的地方,你想干嘛?菊花有点痒吗?

    鲲鹏有一股嗜血的冲动,他要是实力还在,一口吃了这个孙子!你一个大老爷们,不看清楚,走后门,真尼玛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妖族比你们正经多了。你还摸,摸你妹。

    “老婆,你看看你,叫你不要大惊小怪吧,你一说话,他们都不好意思了,故意在哪里骂街!”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车里传来。

    “这还不少见?单个的看多了,但那是在网上,这可是真人版的,还是一对!”

    “这你就不懂了吧,异性之间都是发泄,同性之间才有真爱!”

    男人一说完,女人不满了,“开车,你去找真爱吧!”

    真爱?男子想吐,鲲鹏也喉咙发酸。看着对方,他一脚踹了出去,对方飞了好几米,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个时候鲲鹏才正视了他的打扮。

    “这是什么情况?”一低头,看着自己穿着裙子,瞬间整个人都不好啦。

    一阵寒风吹过,发丝飘飘,配合脚下的劫匪,英姿飒爽,鲲鹏发现脖子有点痒,往后一摸,****,头发也变了。

    他们这里乒乒乓乓一闹,还是动静不小,周围来了一群人。

    鲲鹏呆呆的看着天空,难道自己着了道,被东王公算计了?这个推测和事实比较接近了。

    他有点震惊,震惊对方在人间还有这样的手段,当真是可怕可叹。

    最不能忍的是,被男人弄了两次,鲲鹏内心的煎熬变成了无奈,无奈上升到了神经质,觉得自己被老天恶搞,可天道不是看好他吗?

    有阴谋,一定有阴谋?不过轮不到他伤春悲秋,鲲鹏扯开衣服,想看看还有什么变化,如果给自己留了什么禁止就需要当心,东王公此人深不可测。

    他刚一扯开衣服,发现还好,看着地上的男子,他就靠上去,摸对方的裤子,想看看有没有钱,他有时间没吃饭了。刚蹲下,手一伸出去,边上就响起了一声尖叫,“死bt!来人啊,有疯子,有变态,还在摸一个受害的男人!”

    我干,鲲鹏一扭头,就看到转角处站了七八个人,跟着就是闪光灯飞快的亮起,很多人掏出了手机。

    其中一个看不下去了,好家伙还是专门对男的下手,这怎么得了,万一哪天自己遇到怎么办?他下意识的菊花有点痛,立刻开始拨打电话,“喂,110吗?我们这里有个专门猥亵男人的凶徒,请立刻派人来,对,我们在xxxx,一定配合,我们立刻就把他控制起来!”

    鲲鹏心口猛的一跳,出大事啦,站起来就跑,身后一群人跟着追。

    “下面闹什么?”王母站在阳台边从自己的戒指里拿出一壶酒。

    “没什么,估计又是小偷!”老小区这样事见怪不怪了,秦奋淡定的说着。

    “那就喝酒吧,我这里刚好还有一壶神仙醉!是上次杜康酿造的,味道很清淡,也不醉人!”王母将酒倒进杯子里。

    “真的吗?”神仙醉啊,这还度数不高?秦奋有点不信。

    “这其实就是果酒,味道层次很多,让人回味,所以才叫神仙醉,醉的不是人,而是回忆!”王母拿起酒杯示意。

    秦奋也举杯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王母似乎想着什么,秦奋刚给她满上,对方就又喝了一杯。

    “不知道最后的路是什么?”王母回头看了外面的月亮一眼,心里有些起伏,在这里遇到两个泥人,是不是上天的安排呢?自己原本断绝成圣之路,可似乎大有深意啊。

    她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如果要收回元神,此刻就只能吞噬两姐妹,可对方和秦奋关系不错,会不会引起不快,一边是友谊,一边是成圣的梦想,王母有些难以决断。

    两人你来我往的喝了几杯,王母的俏脸一红,这一壶酒基本都是她喝的,心事重,自然借酒消愁,神仙醉是不醉神仙,但那是在天庭,有灵力支持,这里可是人间。

    这一壶下去,王母就撑不住了,身子一歪就倒在沙发上。

    看着对方睡着,秦奋郁闷的将她抱起来,送回房间,刚一出门,脑子也懵了,“这还没有度数?你王母都醉了,何况是我,你骗人!”秦奋视线开始模糊。下意识的就退开自己的房间,哪里现在可是有人。

    大厨子顺着床头的杯子就钻了进去,扛不住了。

    客厅里手机猛的发出一道紫光照射在酒壶之上,“发现上古神器炼妖壶,是否主动吸收,消耗一百万功德?”

    秦奋迷迷糊糊的根本就不知道说的是什么玩意儿,他摆摆手,“好!好酒!”这酒的确不错,口感一流,喝下去整个人都是酥的,和泡温泉一样。

    吸收!手机紫光一闪,酒壶消失不见。手机也慢慢暗淡了下去,变的很平常。

    秦奋摆完手,顺势就一扭,搭在了女痞子的身上。

    恩,沙发没想到这么舒服,这个靠谱挺软的!秦奋闭着眼睛淡淡的想着。

    王母睡着了,反应有些迟钝。

    女痞子模模糊糊,嘴里低语,“雨洁别闹,这又不是自己家,没羞没臊的!”

    秦奋捏了捏,女痞子烦躁的把他左手一抓按住不动。

    睡在一边的孙雨洁眉头皱皱,“姐姐你这么大了睡觉还不老实,不要抓啊!你自己又不是没有!”

    王母在胸口打了两下,闭着眼睛说着胡话,“谁,谁敢打扰本座休息,放肆!”

    一夜就这么平静的过去,女痞子慢慢睁开了眼睛,手里似乎有点东西,“还抓,都天亮了!”她一转身,鼻子尖就扫到一个东西,秦奋的鼻子。

    大厨子鼻子一痒,睁开了眼睛,两双眼睛就这么近距离的眨巴着。

    嗯?秦奋!女痞子蛋痛的看着对方,你怎么在这里?

    秦奋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说点什么,我不是应该在沙发上吗?

    就在两人尴尬的时候,边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姐,你抓我一晚上都抓肿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