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087章 秦奋的个人表演时间

第1087章 秦奋的个人表演时间2017-11-10 21:35:4Ctrl+D 收藏本站

    孙雨洁好方,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干脆,红着脸将自己的手机拿起来对着对方晃晃,那意思很明显,你要看是吧,自己看!

    原来已经过了十二点了,秦奋点点头,天庭那边的事就是改组部门了,组件彩票和支付平台班子,这个目前不着急,吃完饭看看茶话会的结果即可。

    至于机器人大赛?他就更不着急了,要立志推广古老的传承,任重而道远,从美食,到编织,从编织到机关,还有很多很多,自己能做一点是一点,欲速则不达。

    这里正说着,边上响起来几个古怪的声音。秦奋扭头一看,发现是一群老外,七七八八算上小的有十来个。男男女女都有,大大小小,老老少少。

    其中几个老人一脸郁闷的看着上来的几道菜,其中一个老太太惊恐的看着一道凤爪。

    “哦上帝,样子好古怪!”老人斜斜的往后靠了一点。

    “天哪这是什么?这就是内脏?”另外一个老人也是一脸的郁闷,看着几个火烧犹豫不定。

    其他的几个女人更是一脸的惊悚,似乎很多美食她们一点胃口都没有,倒是盯着几个普普通通的汤圆。

    “这是什么?”一个中年男子叫过来服务员,指着几道菜,一脸的通红,似乎想问问,菜名里面可没有这些东西吧。

    “这是您点的菜啊!”服务员很客气,秉承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心思应对得体。

    “可我点的不是这个吧?”老外一脸的烦躁。

    秦奋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王母倒是有些不解,一点吃食至于吗?

    似乎看出了同伴的疑惑,秦奋喝了一口水,“其实西方和我们东方的饮食习惯诧异很大,比如,他们不吃内脏,不论什么内脏,鸡鸭牛羊的皆不吃。

    还有鸡爪看个人,有的不吃,特别是卤制过的,因为颜色不好,他们心里会产生恐惧,我一直想推广我华夏的美食,可习惯上就有不少的难题,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秦奋淡淡的解释着,魔都本就是国际性大都市,有老外很平常。

    加上最近召开机器人博览会,政府推动,更是吸引了大量的外宾,遇到一些不习惯中餐的老外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王母一听总算是明白了,一脸好奇的看着东王公,你对饮食也这么透彻?回头一想释然了,似乎食神都是跟他混的。难怪。

    少见多怪,姐夫可是独一无二的炎黄第一名厨,上过舌尖的。孙雨洁没有什么好疑惑的,秦奋的本领放在那里。

    三人本没有在意,继续吃完后稍稍休息就离开。

    可一个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弗兰克,弗兰克你想吃什么,吃什么告诉妈妈,你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从小生活在国外的小男孩似乎不太习惯这里,可一想到机器人大擂台,又禁不住央求父母带他亲临现场,去体验那股科技与奇幻,紧张与厮杀的感觉。

    孩子不比大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加上爱动消耗大,不吃东西,只吃一些甜食,对身体并不好,因此,他的母亲一直很紧张,孩子的厌食,加上此刻上的一些菜她自己都不想吃,终于一起爆发了。

    “把你们经理叫来!”母亲此刻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尽管错误不在对方,但是她已经慌了神,需要一个宣泄口。

    弗兰克扫了一眼桌面,就缩在椅子上,双手把玩着筷子,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一双眼睛下,多了一圈黑色,眸子有些无关,看得出他的精神状态并不好,这也有时差和水土的问题。

    各种原因纠结在一起,自然更没有了食欲。

    一个孩子这样,其他的几个也好不到哪里去,自然就无形中影响到了大人,这一桌的老外全都一脸火大的看着服务员,这下,服务员妹纸扛不住了,急急忙忙找到了大堂经理,可交涉没有用,老外的理解和咱们不一样。

    他觉得吧,你的菜,就要显示材料,而不是取一个不明所以的名字。

    经理也是苦逼,这叫他怎么解释,很多菜都是这么传下来的,很久以前都这个叫法,加上一些新菜,为了体现高雅和档次,那名字取的,简直五花八门。

    别说是老外不明白,就是国人都能傻眼。

    经理一着急,就跑到一边,将大厨师叫了过来,这家餐厅的布局有点意思,周围是一圈,中间是一圈,中间的那圈正好是操作间,外面的客人也都能看到里面的情况,这样给人一种透明大气的感觉,似乎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厨房不是闲人免进,大家都能看到,也给人一种安全和卫生的感觉。

    大厨子走到了老外那边,一边吵着要换菜,不仅要换,还要换一些他们喜欢的。另外一边郁闷的要死,大厨子就管做,下单可不是他的事,还要照顾几个孩子,这不是为难人吗?

    他怎么知道那几个毛孩子喜欢吃什么?

    两边一闹,协调不下来,周围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也逐渐将目光对准了这边。

    看着酒楼的老板直跳脚,厨师一脸的蛋痛,秦奋有些不忍,这没有对错,只是观念的冲突,想到这里,他自然的站起身。

    耳边也传来了大厨子的抱怨声,“做什么做?怎么做?他们又不说一个所以然出来,叫我做什么啊?还有?那几个孩子说了,爱吃炸鸡啥的,特么的叫他们去肯德基啊,来咱们中餐馆干毛?”

    大师傅发飙了,大堂经理只能两边都陪着笑,那边都不敢得罪,老板只能在一边赔礼道歉,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就在一场冲突即将爆发的时刻,边上响起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要不然,让我试试?”秦奋一边走,一边对着老板耸耸肩。

    秦奋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在还算安静的环境里,重重投下了一块石头。

    老外大部分听得懂中文,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你是这里的厨师吗?”

    是个屁,大厨子也是茫然的看着秦奋,他都不行,你?你算哪根葱啊!

    “你是谁?”老板也傻眼了,怎么还有来参合的,这年头打酱油都流行代入了吗?

    “秦奋!”

    一个平常的名字出现在大厅里,很多人都是无语,人家问你是干嘛的才对,你报字号有意思吗?别说是老板和两方的当事人,就是看热闹的客人也是一脸的懵逼。

    只有三双眼睛显得很平静,三个女人,除了小姨子和西王母,角落里还有一个年轻女人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这不是机器人大擂台到处找的秦奋,秦教授吗?他怎么在这里?”

    秦奋?女人仔细的念叨了两遍,似乎有些耳熟,就连大厨子也是有些好奇,他一扫刚才的不快,看着对面的年轻人,似乎有些面熟。

    然后两个人猛的同时说出口,“你是秦奋秦师傅?荷花亭的那个?”(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