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102章 上古大妖的威势,人间爆发

第1102章 上古大妖的威势,人间爆发2017-11-10 21:35:23Ctrl+D 收藏本站

    周围很安静,鲲鹏的脸一阵红一阵绿,看着秦奋,他想咬人,孙子,你这么玩,你妈妈知道吗,你不会有朋友的!

    “你耍我!”鲲鹏咬牙切齿的说着,刚发誓不会被人玩,秦奋分分钟教做人,老子就玩你了,你能咋滴?

    鲲鹏哭了,通红的眼珠子有些湿润,因为周围的一下子就炸锅。

    “你们听见没有,这个家伙还有穿女装的习惯啊!”

    “可不是,他自己承认的!说这次没穿,上次不知道为什么穿!”

    鲲鹏心口一点点的碎开,作为一名妖族的大能,穿女装就够丢人的,还被人看见,更被人谈论,而且有被人追打的黑历史,曝光了?鲲鹏仿佛天塌地陷,整个人都麻木了。

    当然秦奋的一击更是凛冽异常,现在他懂了,对方不是发现他鲲鹏的身份,而是说他穿女装的那次场景,自己还特么的解释了一遍,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最开始进来的时候明明就对付过去了,结果这孙子一个回马枪,自己还是中招了。

    我特么真傻!鲲鹏好难过,不,不是我傻,这货就是个牲口!秦奋的话没有陷阱,但没有陷阱的比有套的更可怕,因为他是无意识的,还是在劝慰对方,一片好心,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你防不住关心啊!

    我了个去,鲲鹏自己都不明白他是怎么正面中招的。老子明明很谨慎?

    “我就说这个家伙是BT吧,你看,他不仅穿女装,刚开始还说自己撸管,直接要用前任左手和秦师傅握手呢!”

    “没错,我也看到了!”

    你们污蔑老子!这些话叽叽喳喳的就和乌鸦的叫声一样,窜进了他的耳膜。

    鲲鹏看着秦奋就发傻,撸男?我什么时候是撸男了?我可是纯爷们,五姑娘前任?这从哪里说起啊,鲲鹏一呆,想起来最开始两人的对话,卧槽你大爷,感情你开头就给我下套!

    秦奋是一个正直的人,他敢对天发誓,没有的事,那是你自己承认的,现在你好意思怪我?

    鲲鹏很忧伤,这特么的到底什么情况?他应该好好正视一下自己的盟友,可惜,女妖就不想出来解释,她不出来,先入为主的想法早就在客人的心里根深蒂固,加上两人一系列的对话,你不是BT?谁特么的是?

    难怪他们的眼神都那么的古怪,鲲鹏懂了,可刚闹明白,他发现事情的真相,真的好残酷。

    “这个还用你说,你也不看看,他一进门就带着一个充气娃娃,这是一般人能干的事吗?”

    “我说妹子,你不能歧视啊!”

    “我可没歧视,带娃娃就算了,你没听说他还穿女装吗?这明显就是有问题。”

    “你说的对,我无言以对,我现在也闹不明白,他是弯的,还是直的,或者月半弯。”

    弯的?直的?娃娃?鲲鹏死死的瞪了一边的盟友一眼,五脏都好像在火上烤一样,这都是哪儿跟哪儿,这就是你们鄙视我的理由?

    然后一想,老子堂堂妖族大圣,什么时候沦落到玩木偶的地步了?他接受不来啊,周围的嗤笑声越来越强,满满的流弹四周乱飞,秦奋的坑终于发挥了无限坑爹的效果,到处都是集火,打的人晕头转向,还没发解释!

    这要怎么解释,鲲鹏苦闷啊,难道他一进门就跟秦奋说,老子是要弄你的,这个娃娃就是我的帮手?只有白痴才会那么说!

    可不那么说,就说明?鲲鹏心完全碎掉了,我是BT?

    这个结论,来的那么突然,妖族大圣到现在还是懵逼的。

    那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无力感再次袭上心头。这冷枪打的,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嘘,小点声,他可不是BT那么简单,我看这人精神也有问题!”

    砰的一声,又是一发流弹打在鲲鹏的脑门上。精神有问题?你全家才有问题。听到这话,妖族大圣脖子也红了。

    “怎么说?”

    “你傻啊,刚才那话你没听到,他说我们都要死,无所谓了!这人一看就是疯子,别撩拨他,小心他咬你!”

    疯子,这个词深深伤害了鲲鹏,因为他最大的阴影就是在法兰西被当成神经病,而且一群人说啥都不明白,后来还是来了一个华裔,翻译了一下,好在听懂了一点,可尼玛的,他不论怎么解释,人家死活不信他正常,还跟他说,一般疯子都不承认自己是疯子。

    尼玛的!鲲鹏现在一想到医院那可怕的禁锢房间,整个人都是酸的。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去了。

    刚要骂街,边上又议论了。

    “知道你还说,不要以为你是男的他就不咬你,他可是喜欢穿女装的!”一个女孩红着脸说道。

    鲲鹏死的心都有,还提,提就算了,边上那个男的,你特么的捂下面,两腿夹紧是什么意思?

    说话间,鲲鹏脑门一片漆黑,这尼玛黑的,真是不要不要的。

    他又想起了那次被男的推倒,哦去,那种感觉,飞一般的无语,想吐,鲲鹏心里的火越烧越旺,看着在一边呆滞的秦奋,再也压制不了。坑比啊!

    妖族,妖族啊,鲲鹏砰的一拳杂碎面前的杯子,抬起了头,眼珠子血红一片,散发着择人而噬的目光。

    “没错,你们都要死。都要死!”鲲鹏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这人真的疯了。”

    “要不,咱们报警吧!”

    老板听到周围的一轮,深以为然,千万不要因为一个死神经病,坏了他酒楼的名声才好。

    很多人没有把鲲鹏的话当回事,包括小姨子孙雨洁,刚想站起来拉着秦奋离开,反正老板答应他们面单,直接走人,不去找麻烦。

    可刚一动,身边一只玉手,就将她按了回去,耳边也传来了王母低沉死板的声音,“坐着别动,最好在我身后!”

    王母站起身,走到了孙雨洁的面前,秦奋也眯起了眼睛,现在还看不出来就有问题了,他们可不是那些凡人。

    鲲鹏身体在抖动,一股无形的压力开始在酒楼内回荡,别人感受不到,但是秦奋却嗅到一股浓烈的杀意,对方没有说疯话。(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