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130章 没错,你大爷

第1130章 没错,你大爷2017-11-10 21:35:57Ctrl+D 收藏本站

    秦奋没有说话,不说话那是不是就是默认了呢?天地良心,大厨子开始做外壳了,这是很严肃的事,他没空开玩笑。

    虽然不认为是放水,他本着学习和探讨的精神与大家去交流,想要表达的仅仅是宣传下老祖宗的传承,这可不是装逼。

    秦奋的沉默,看的周围学生一脸的通红,就和打了鸡血一样,“难道老师真的是放水?”

    “我看不像啊,如果是放水的话,怎么现在才临时抱佛脚?”

    “可你怎么解释咱们直接晋级十六强呢?”

    好嘛,又转了回来,节目组算是给秦奋做了宣传,抱着疑问的几个学生不说话了,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秦奋量尺寸,然后在一边画图。

    大厨子一沉默,空间就安静了下来,王母没有说话,在一边看着好玩,鲁班是秦奋的徒弟她一清二楚,就算是玩机关不玩法术,同样也是欺负人啊,看着大厨子那一本正经的脸,王母脸上一红,莫名的一热,抵着嘴骂了一句,“调皮!”

    小姨子不明所以,她此刻也被秦奋那种状态吸引住了,什么样的男人最有魅力,酷的,你别管他是外裤还是内裤,总之此刻的秦奋不仅酷,还带着一丝神秘。

    她们两个跟着来蹭饭的都没说话,边上的学生自然不敢打扰。

    似乎所有人都默认了王母的说法,不管秦奋愿意不愿意,水木的领队不干了。

    什么叫放水?你靠这个木头放水一个我看看?他脸上的不屑更浓了。

    看着秦奋开始着手准备,心里就有一股难以平息的怒气,有来自个人觉得不公平的,有来自秦奋的淡然的,更有来自朋友被批评的迁怒。

    此刻秦奋的态度更是让他有一股憋屈,自己一个博士生导师,堂堂水木大学的专家,此刻被一个木匠欺负了?还是往死里欺负,这还有人性吗?

    别人能忍,他忍不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作为一个搞学术的,自然难免对秦奋这类不着调有些不满,他靠了过去。

    “这位就是三峡大学的秦教授吧!你好,我叫王志强,是水木的领队!”

    听着对方的介绍,一般人肯定会站起身,和对方好好交流一下,这都是人脉啊,那可是名牌大学的。

    可惜,秦奋这人有个尿性,他做事的时候肯定是严阵以待,不管是做饭还是做事,一个词,严肃。这和情商没有关系,完全是性格决定做法。

    对方过来拉家常,大厨子坐在凳子上,继续手里的图纸,只是轻轻抬起头打了一个招呼,表示你好,自己知道了,至于对方的名字,也没有太多的评价,志强嘛,一听这个调子,年纪就不小。

    “你好,我就是秦奋,认识您很高兴!”秦奋说完就埋头继续干,一点没把一个专家当回事。

    王志强也没往心里去,现在的人心高气傲的不少,他自己也是,自然见怪不怪,只是心里越发的有些鄙视了。忍不住就调侃了一句,“秦师傅还会木匠啊?”

    “啊!”秦奋头也没抬的回答一声,他此刻想着做个什么形态的机器人。

    啊,这一声很平淡,无喜无悲,大厨子没在意,倒是边上的学生有些不忿,什么叫会木匠?这是机关术好吧,再说了,木匠怎么了?那也是蓝领,是技术工种。

    王志强扫了周围一眼,“木匠好啊,早些年可是很吃香的!”

    这特么的不是废话,以前咱们国家工业基础薄弱,木工可是主流。但是这个话,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打压,好像在说,你堂堂一个教授,还以为是啥领域,感情就是个木匠?这可是无线电机器人擂台?不是做木马?

    学生们的心里更不痛快了!小姨子打算回敬一句,农民不种地你吃什么,哪里找的优越感?

    王母将其拉住了,作为最了解秦奋的女人,她觉得只要看戏就好,秦奋啥时候坑,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王母一拉,小姨子面带疑惑,不过倒是忍住了。

    秦奋点点头,“是啊,我现在在家没事也做点木工!”大厨子没有觉得这丢人,俗话说的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我大爷以前也是个木匠,不过和小秦你不太一样,他就只是会简单的木工,听说你是机关术的传人,新鲜啊,你们两有一点比较相同,那就是没事都喜欢摆弄一下。”王志强没有用神奇,更没有惊讶,一个新鲜,就道出了他对所谓机关术的态度,除了不屑还是不屑。

    “是吗?那没事倒是要交流交流,现在学这个的越来越少了!”秦奋说的是真心话,古老的工艺,很多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被现代化流水线所取代,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

    但秦奋并不认为它们没有价值,反而体现了一个民族的勤劳和智慧。

    “可以啊,我想他和你肯定有共同语言!”王志强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没错都是木匠肯定有共同语言,至于机关,哈哈,那就是个笑话?古代要是有这技术?那炎黄不得飞出太阳系了!

    秦奋现在关心自己的图纸,没听出来对方那刻薄的含义。

    他没听出来,学生们觉得不对了。

    “我大爷老是喜欢神叨叨的给我说什么缺一门,说的神乎其神,还说这个技艺学了之后要被天妒,会遭天谴,所以叫缺一门!”王志强到底是专家,学问就是多,说起了鲁班缺一门的传说。

    “是啊,不过这东西,易学难精!”秦奋实事求是,任何手艺达到极致,都非同小可,看着就和外星人一般,这叫技近乎道!

    “你真会这个?”王志强瞬间变化了风格,话锋一转,似乎在问,既然你会,你缺什么?没看出来你是残疾啊,如果传说是真的,你缺陷在哪?没缺陷,是不是代表你吹牛逼呢?传说只是传说,不能当真的。

    这是一个反问!可惜,秦奋压根就没在意,他听着一呆,抬起了头,“你爸不是也跟你说过吗?”

    王志强脑门一黑,咱们还能愉快的聊天吗?“不是我爸,是我大爷!”

    秦奋恍然的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对,你大爷,你大爷的没跟你说过吗?”

    小姨子脸上一红,乐了,你们两个的对话好有喜感,周围的同学诡异的看着秦奋,心里一声大吼,老师,你敢保证你不是故意的吗?秦教授威武!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面对一切牛鬼蛇神!

    对你麻痹,你大爷!王志强差点吐了,你特么的骂人,老子还不能回嘴,卧槽尼玛!(未 完待续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