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249章 同时想哭的两大圣人级

第1249章 同时想哭的两大圣人级2017-11-10 21:38:44Ctrl+D 收藏本站

    王母很紧张,不知道这样的变化代表着什么,她的想法也和天魔相同,似乎是重置,生成了一个傀儡娃娃,这样对付变色龙就有完全的把握,甚至可以依葫芦画瓢,将四大妖神全部解决。

    天魔害怕了,不知道秦奋在盘算着什么,看着夕,心里火急火燎。

    夕也害怕了,你特么的是不是想要出卖老子?现在他也不敢肯定秦奋需要天魔。

    所有人只有大厨子一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脑海中也出现了久违的提示。

    “钉头七箭书高级应用,傀儡娃娃,利用钉头七箭书的诅咒能力生成专门对付生灵的可怕诅咒,不再需要七根夺魂针,任何手段都能灭杀对方的纯灵魂载体!在具象化期间,钉头七箭书无法再次使用。”

    原来是这样的说,钉头七箭书并不是重置了,而是将对方的灵魂实体化,也就是说,不需要祭祀,直接能玩死任何被锁魂的生灵。

    “这是?”王母终于有些按耐不住,问出口,对于钉头七箭书,别说是她不了解,整个天界也只有一个人清楚,除了陆压,没人知道这件法宝的真正用法。

    秦奋这么别出心裁的一闹,夕天魔王母直接开始脑补。

    “这是魅的傀儡娃娃!”秦奋说了一半,但说的是实话,没有一丝的隐瞒。

    果然,天魔更害怕了,王母笑了,如果是这样,那么魑魅魍魉不再是问题。

    天魔心口狂跳,一道神念就散发了出去,到底是圣人级,秦奋和王母都没有察觉。

    “夕,你怎么不帮我求情,如果我有事,你也别想好!”天魔咬牙切齿的说着。作为一个反派,你扯什么忠义?

    “你这是威胁我?”夕毛躁了,没想到好好一个偷袭结果搞成这样,变成了反谍战?尼玛的秦奋,你就不能按套路来吗?现在他也被天魔带进了沟里。

    “你要这么认为也不是不行。”天魔豁出去了,反正自己破罐子破摔,大家死才是真的好。

    “你敢!”夕睚眦欲裂,“你就不怕鸿钧怪罪。”

    “老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以为道祖要对付我就能好?我这关要是过不去,就抱着你一起死!”天魔开始耍无赖。

    “行,我帮你,但是你要保证,绝对不能出卖我,咱们暗中行事,魑魅魍魉是不能留了,把其余三个干掉,留下一个牵制秦奋。”夕想了一会儿开始出主意。

    “但是我怎么交代?留下一个不是让秦奋看低我?”天魔心里不痛快,没有价值,秦奋还能留自己?你小子该不是阴我的吧?没看到钉头七箭书重置了?

    “只有出现一个厉害的家伙,秦奋才更会重用你我!”夕阴沉的笑了,东王公是厉害,但是目前来看,似乎实力还不到位,这也是鸿钧为何要提前对付他的原因吧,害怕尾大不掉?

    夕想的很美好,可惜鸿钧没有告诉他,秦奋早就尾大不掉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天魔眉头紧锁,夕至少是秦奋的宠物,自己人好说话。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夕同样爽快。

    “那你还不快点?”天魔着急啊,秦奋到现在还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太可怕。

    “不过我有一句话要说!”夕有些犹豫。

    “你别墨迹!”天魔受不了。

    “你不能再背叛我了,咱们好好合作,起码要有一点信任基础吧。”这就是夕最担心的地方。

    “我发誓。”天魔更爽快。

    你发誓和撒谎一样,老子信了你的邪,夕不说话了,你就不能来点实际的。

    “我对天发誓这样总行了吧!”天魔又说了一句。

    对天发誓对于人间来说,可能很多人无所谓,毕竟仙凡分割,但是天界的人却不一样,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个神明不是神,而是天!可以说是鸿钧,是天道,是规则,是无处不在的大道,天魔用这个发誓,绝不是儿戏。

    毕竟他也是天道所出,归天道管辖,夕放心了。

    “那就说定了,我能信任你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破釜沉舟,你完全可以信任我,我不会拿自己开玩笑!”

    天魔说的很严肃,夕点点头,“主人,既然天魔想要戴罪立功,何不给对方一个机会,虽然主人法力无边,尽在掌握,但是对于抓捕魑魅魍魉还有些麻烦。小的有一计。”

    秦奋笑了,大手一挥,“说!”

    “天魔和对方早有沆瀣,就能打入内部,取得对方的信任之后,就能诱敌深入,设下圈套。”夕现在只能硬上,心里大叹,魑魅魍魉不要怪哥哥心狠手辣了。

    “好点子!”秦奋笑了。

    天魔一看,顿时心里一松,有戏!立刻堆起笑容,“回禀道祖,以小的的实力,对付一个没有压力,我可以将其分化,逐个击破!”

    “看来你想戴罪立功?”秦奋眼神有点飘。

    “小的为大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颗丹心可昭日月!”天魔立刻表忠心。

    “是吗?”秦奋又说了一句。

    “比真金还真,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您就请好吧。”天魔回答的飞快,他觉得对方已经松懈,胜利就在眼前。

    “那倒是好。”秦奋回答的很有意思。

    好,好就尼玛的对了,老子终于混过去了!天魔心里乐了,果然祸害遗千年,哥哥逢凶化吉。

    “对方是怎么知道我的落宝金钱不见了,你应该不清楚吧?”秦奋一个回马枪,王母呆滞了,还有这回事?

    夕傻眼了,你又不按套路出牌?

    天魔表情呆滞,懵逼了,下意识的就回答,“那不是小的告密,小的不知道,都是夕告诉我的!”

    夕!王母笑了,原来有内鬼?

    夕?秦奋笑了,你果然是背叛界的始祖!

    老子?卧槽尼玛,你特么的说好的不背叛呢?猫咪蛋痛了,心里一凸,无限的悔恨,我特么的就不该相信你,相信你,还不如相信母猪能上树!

    天魔也是无奈,死道友不死贫道!自己是天道所出没错,但是道祖是好玩的吗?那是老子的顶头上司!

    夕猛的窜上来,“回禀主人,天魔这个王八蛋说要弄死你!”夕也拼了,“我都是被他蛊惑,鸿钧让他给我带个话,说只要帮助他好处大大滴!我有截图和录音!”夕当时截取了一半,正好是天魔自说自话那段。

    天魔一听,卧槽你大爷,你怎么可以反着来?“大人别信他,他是鸿钧派来的奸细!”

    “你个反骨崽儿!”

    “你个死叛徒!”(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