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304章 只有套路动人心

第1304章 只有套路动人心2017-11-10 21:39:57Ctrl+D 收藏本站

    “头发长见识短?”秦奋没听明白,他来的正好卡在中间。借着询问七仙女的空闲,秦奋的法力一下就补满,圣人之体到底有些资本,刚出现就听到老君的话,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

    这话不问不打紧,一问,就出了大事。

    金角银角眼珠子一瞪,这下完蛋了,被当事人听到,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子?此刻秦奋还是保持着王母的形象,作为圣人阶层,他的变化本来就高深莫测,加上又是微信的辅助美图软件所变,别说是金角银角,就是老君都看不出来。

    看见王母亲至,两个道童怎么敢开口,别忘记,王母可是老君的小师妹,鸿钧弟子,不是什么人都能议论的。

    看着自己的童儿有些夸张的失态,老君猛的就回头,在这里,他没有犯和玉帝同样的错误,接着吹牛逼。

    可就算是没有犯错,刚才那话被王母听到也是十分尴尬,老君瞪大了眼睛,卧槽,你不是晕了吗?秦奋这孙子又骗我!

    秦奋那一句头发长见识短说的老君心口拔凉拔凉的,还是被听到了吗?丢人啊。自己堂堂三清却是背地里说话的小人。老君痛苦的闭上眼睛,到现在都没看出来是秦奋。

    “王母你怎么来了?”这话老君不想问,可秦奋说的煞有其事,现在却出现变数,心里直接把大厨子亲属问候了一遍。

    如果来的是秦奋,这话一点不打眼,毕竟东王公也是须眉男儿,可当事人自己到了,就尴尬了。

    这货也没认出来?嘿嘿,秦奋笑了。

    王母一笑,老君心里更不好受了,这是要发飙的节奏啊!王母什么脾气他还不知道,那是鸿钧最疼爱的小弟子,有老师护着她,当年就拔过自己的胡子。

    今天老夫这么编排她,得了?老君皮笑肉不笑,对着金角银角挥挥手,“你们两个还站着干嘛?赶紧看茶!”说完就打发两个弟子下去,免得在手下面前丢人,他就怕王母动手。

    秦奋没在意,他也没心思喝茶,天地人三才,这才一个,还差一大半,“蟠桃有了,还差什么?”说完秦奋又是下意识的调整下胸口。

    噗,老君直接看傻了眼,呆呆的盯着王母的脸庞,“你,你是东王公?”

    “是我!”说完秦奋身子不动,就飞快的还原本来面貌。

    卧槽!差点没吓死我!老君狠狠看了对方一眼,你吗的坑比,拿个蟠桃至于这样?不过话说回来,心里痛快了不少,还好刚才这孙子没有拿着自己的话头敲打我,哥们今天运气真心不错!

    老君笑笑,“既然有蟠桃了,下面就是人参果!”

    秦奋眉头一挑,你不是骗我玩的吧,感情就这些比较出名的?

    似乎明白了大厨子的心里,老君再次鄙视的瞪了他一眼,“人参果为地仙界孕育而生,对于天庭的蟠桃,一为地,一为天,正好对应三才,加上人参果功效不在蟠桃之下,你说那姐妹二人不是还有一个是凡人,正好补足实力平衡!”

    这样哦!秦奋点点头,嗖的一下又消失不见。

    “我这暴脾气,你就不能等我说完,开出条件再消失?”老君一脸的黑线,仿佛刚才自己准备好的拳头打在空气上,刚和弟子说了怎么敲竹杠,这货又尼玛跑了!

    秦奋一离开兜率宫,直接就瞬移到了五庄观,神识一开,慧眼一扫,没有发现镇元子,对方的修为,就和一个大号灯泡一样,十分醒目,可现在也不在老家。

    其实镇元子也出去窜门了,天地大劫,圣人在行动,准圣也没放松,镇元子叫上猴子,就去了南海!

    主人家不在,哪怕秦奋有把握找镇元子要到人参果,心里也没底,为何?阎王好惹小鬼难缠,清风明月两个道童真不是什么好鸟。

    既然变了一次,索性再来一回,秦奋掏出手机就对着自己的照片开始p!变成镇元子,就大摇大摆进了五庄观。

    他走了兜率宫又恢复了热闹,金角银角端着茶水进门发现王母不在,一脸疑惑的看着老爷。

    老君可不想说刚才那是秦奋,他正思考着,敲打点什么好,年?好东西,年关将近,自己拿在手里肯定有好处,岁和夕就不说了,想想彩票,秦奋手里指不定还有什么新花样,完全不必急于一时,不如好好探探底,在谋划一番,这次不仅要报仇,还要放血!

    老君笑的很狰狞,这一天他等了好久。反正要把利息收回来,自己什么时候吃过那么大的亏?

    老君一边神色变化,一边思考,宫殿里很安静,他不开口,作为道童的金角银角自然不敢询问王母呢?

    “你们说,是要神兽,还是要别的,彩票项目的负责人是不用想了,天道已经公告,不过新年在即,应该有所建树,是不是问问东王公,他现在有什么想法?”老君眼睛毒,天道也是这么打算的,他闻着味道了,肯定有好事。

    天道要秦奋半个活动,立在突出神仙人气,强化人间气运,这是功德无量的大事,老君的直觉相当准确,这事目前还只有秦奋一人知晓。如果被他知晓,肯定要想着法把责任人的位置拿下,自然好处多多,没有点子不要紧,这不是有秦奋这头老黄牛吗?

    自己握着他的需求,还不是任自己鱼肉?

    “老爷,我看还是先等等,彩票这事已经在上马了,我觉得吧,东王公肯定还有别的想法!”银角煞有其事的说着。

    “没错,孺子可教,我也是这么想的!”老君摸了一把胡子,好不容易遇到一回,要么不干,要干就干票大的!

    看着银角得到表扬,金角急了,都是孩子嘛,都有一个攀比的心思,立刻开口补刀,“是的老爷,镇元子可不好打交道,小气的紧,人参果看得就和命根子一样,秦奋未必能如愿,要不你去说说,这样就又能敲秦奋一笔。”

    这话有点道理啊,老君笑了,“他们关系好像不一般,不过人参果这事也是未知之数,镇元子小气那是出名的,不过老夫作为圣人,对方还要给几分面子!”

    “什么小气?”唰的一下,又是一个人影出现在兜率宫。

    金角银角一脸的懵逼,今天够了啊,说曹操曹操到,都尼玛两回了,难道今天不适合说小话,忌口?

    看着童子又是一脸的蛋痛,老君麻木的转过身,“背后还有人?”他转身一看,又特么尴尬了,猪脚又来了,这不是镇元子是谁?

    谁小气这话就是质问嘛?我了个去,今天好邪门!老君心脏跳的飞快,刚才王母是秦奋变的还好说,这次不该了吧,镇元子找我做什么?可这个问题立刻就被刚才自己的尴尬掩盖。

    丢人,自己成了说是非的三八!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老脸往哪儿搁?

    老君还是没看出来!秦奋眨巴着眼睛,一脸疑问的对着老君,想要一个答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