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363章 玉帝的阴影面积破碎了虚空

第1363章 玉帝的阴影面积破碎了虚空2017-11-10 21:41:8Ctrl+D 收藏本站

    猴子尊师重道,别看他是个泼皮,但是对于师傅,他是打从心底里尊重,不管是唐三藏,还是菩提老祖,对于猴子来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此刻听着菩提老祖发飙立刻扑通一下就跪了,虽然他抓耳挠腮,也搞不明白为何师傅今天这么严厉。

    菩提老祖看了身边的猴子一眼,一扭头,就对着秦奋,像,真像,不,本来就是一个人,那一句道可道非常道尽管久远,却犹在耳边,要不是当年道祖讲道,菩提子有幸聆听,绝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想到这里,菩提老祖将下摆一撩,扑通一声也跪了下去,对着秦奋就是三跪九叩。

    一边磕头一边大喊,“弟子菩提子见过祖师,洪荒一别,弟子以为这辈子没有机会再见老师一面,苍天垂怜啊,今天得女娲娘娘通知,特来拜见老师!”

    卧槽!菩提老子的老师,洪荒一别,这不是还说的是道祖吗?

    月老看看菩提老祖,再看看他叩首的方向,这特么不是对着东王公在磕头吗?加上女娲传讯,刚才女娲的表现,一股无法想象的念头出现在脑海中。

    不是吧?

    不是吧!月老凌乱了,镇元子疯了,如来差点咬到舌头,三清更是手一哆嗦,周围的大能,不论是佛陀还是十二金仙帝君之流全部看向了秦奋。

    “你是那颗老植物?”秦奋想起来点什么。

    “就是小的!”菩提子老泪纵横,“老师,你还记得我?”这是泼天的恩德啊。

    菩提子顿时哭的语不成声。玉帝张大了嘴巴,秦奋?

    “菩提老祖,你是不是搞错了,那是东王公,可不是道祖,尽管东王公是道祖看重之人,但你不要弄混了,这个玩笑不好笑。”

    “对啊,师傅,那是我的兄弟!你是不是搞错了?”猴子也是一脸的懵逼。

    “孽障,休要胡言,老夫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当年道祖讲道,小的有幸听道,学会了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变,那一句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弟子依然记忆犹新!”

    菩提老祖狠狠敲了猴子一下,转头看着老君,“老君,你不是常说,道祖之道,和你相合,乃是你方向之师,曾说无缘见道祖一面,引为人生第一大遗憾,这不是道祖吗?”

    老君的确是这么说过,没办法,秦奋当年被帝俊所逼,苦于无奈才搜肠刮肚的讲了道德经,道德经那可是老子所出,老君当年下界,就是化身老子,宣扬道门。

    这一饮一啄皆是天意。

    秦奋是道祖?老君猛的一呆,下意识就跪了下去,“弟,弟子老君见过老师!”

    镇元子此刻越看秦奋越不对味,他记得当年东王公神秘莫测,曾经指点与他,更是一句,天道还不打赏更待何时,说的他差点吓哭,现在一想,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三清都无法指点与他,可秦奋可以,不仅可以,还能要求天道配合,这是一般人?

    想到这里,镇元子扑通一下也跪了。“弟子镇元子见过老师,老师,你瞒的我好苦啊!”

    地藏观音相视一看,和秦奋的接触历历在目,就连如来也无法让他们成佛,偏偏秦奋做到了没人敢想的事,加上秦奋逆天而行,修改天条,拯救精卫,这是人能干出来的?

    地藏和观音悟了,看着秦奋只能苦笑,“老师,原来是您啊,就说谁能顺手点化我等。”

    他们跪了,炎帝更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自己还叫他大哥?卧槽,“老师,弟子,弟子唐突啊,多谢老师出手解救了女娃。”

    秦奋无奈,他一直没有对外宣扬,第一,太LOW,第二自己说破天也未必有人信,干脆就不说了,低调低调一点,现在被人戳破,他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不必客气,兄弟,你起来吧!”

    “小的不敢!”炎帝低着头,你可是道祖啊!

    月老傻呆呆的看着秦奋,你,你是道祖?真的是道祖?卧槽,“小神月老见过道祖。”

    “月老,起来吧,咱们是老熟人,接触的最早,不用多礼。”

    “祖师海涵,小的不敢!”月老心情一下子好了,自己特么可是被道祖敲过竹杠的!就问你怕不怕!自己这么想会不会很贱,他是不需要去考虑的。

    “祖师,祖师大恩啊,小的李靖多谢祖师大人不计小人过。”李靖心里一凸,特么的秦奋就是道祖,卧槽!难怪难怪,就说这货连天道都坑,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不怕我去你家吃饭啊?”秦奋笑笑。

    “天恩天恩,道祖能去,小的就是五劳七伤也愿意!”

    你特么这不是说老子坑?吃个饭都能祸害你一家子。似乎察觉到自己失言,李靖立刻面如土色,刚才蚩尤那一下子白痴都看到了,道祖真猛啊,鸿钧当年都不能杀,他敢杀。

    “小的失言,还请道祖大人不记小人过!”

    “算了起来吧!”秦奋抬抬手,看看周围。

    “拜见道祖!”一时间巨大的吼声在天界响起,不论是仙佛,神妖,只要是在场能动的,全部跪拜下去。

    一个人能说谎,但是女娲和菩提老祖能联合起来骗所有人?

    没人会信,道祖指点女娲造人,洪荒讲道,菩提老祖得学变化之术,这都是有目共睹的,在场之人,可能就他们见过道祖真容,既然说是秦奋,那么!

    那么简直卧槽了!

    玉帝张大了嘴巴,差点心肌梗塞,心里不断来回念着一句话,秦奋是道祖,秦奋是道祖!

    朕特么可是道祖的心腹啊!我不是成了秦奋的心腹?

    当着秦奋的面,还是曾经的敌人这么以心腹自居,真尼玛的羞耻。刚才他还在秦奋面前拿道祖反复装逼呢,没想到道祖在一边一直看着。那就更尼玛羞耻了。

    一瞬间,在秦奋暴露身份的时刻,玉帝只感觉天塌地陷,眼前一片昏暗,看不到曙光,完了,自己完了,秦奋居然是道祖。

    他之前以为秦奋仅仅是道祖看重之人,自己才是道祖的心腹,现在一想,悲哀,难怪秦奋有盘古斧,难怪他法宝一打一打的,自己就得了一个狗粮。

    别说自己不是秦奋的心腹,就算是,总不能和领导比吧?那老子嫉妒恨不是有毛病?你嫉妒道祖?嫉妒就有用吗?

    玉帝哭了!真哭了!这个坑好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