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1章 我给你擦擦

第31章 我给你擦擦2017-11-10 21:11:24Ctrl+D 收藏本站

    秦奋看着张野那狰狞的表情笑了,我他爹的就阴了。真当我是泥捏的啊,咱脾气好,不代表是温顺的兔子,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看我不顺眼,我现在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不要乱说,我什么时候有老婆了,妹子你别听他乱说。”张野连忙解释,这小护士长的水灵,他一眼就看上了,这两天没事就和她套近乎,可哪想到秦奋这孙子会这么阴险,简直就是釜底抽薪。

    “痛,痛,妹子你轻点,哎呀,漏了漏了,起包了。”张野郁闷的看着手背,哪里鼓了起来。

    “谁叫你又乱动,我还要再来一次。”说完护士妹子一把抽出了针头,又猛的扎了下去,心里默念,死混蛋,都结婚了还到处乱搞。

    “轻点,轻点啊。”张野看着那手背的针眼已经找不到吐槽的地方了。

    “很轻了,这么大个老爷们叫的比孩子还大声。”说完护士一手盘子,看都没看对方一眼就走了出去。

    临出门经过秦奋的时候嘀咕了一句,“谢谢啊帅哥,要不是你我就被骗了,这样的人渣就是欠收拾。”

    房间有点大,张野听的不太清,但傻子都知道这事黄了,对方看他满是鄙视。

    大爷的,秦奋你好狠啊,张野脸色通红,喘着气,看着秦奋就不爽到了极点,他的确在处处针对秦奋,只不过笑面虎张野做的一直比较隐晦,他可不是没脑子的愣头青,工作压下来,没人能说他一句。

    因为秦奋是孙雅婷专门找来的厨子,可他自个承包了厨房,所以张野感到了威胁,自然看秦奋不顺眼,加上这小子刀工犀利,更是让他感受到危险,害怕孙雅婷换人。

    秦奋几乎就是来拆台的,徒弟的失败,对方的出风头,更是让他积压的怨气爆发了,现在嘛,秦奋已经被他定性为敌人,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不是说你低调,车就不撞你。

    “好,秦奋,有你的,我们山不转水转。”张野死死的盯着对方,反正没熟人,撕破脸也不怕。

    “别啊,你看你脸都红了,血压升高怎么办。要不我先走,你再气。”秦奋说完就闪了。

    我先走你再气?我去你大爷的,张野心里一闷,差点就喷出一口老血来,当然秦奋的话就如同冰水一般浇了他一个透心凉,是啊,不能生气,减压,减压,深呼吸。

    这话他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像是在关心他的身体,但特么的,他就不知道暖心在哪里?这货太操蛋了。

    “秦奋,你个混蛋,我和你没完。你给老子等着。”张野爆发了,在安静的病房内大声的吼了出来。

    “叫什么叫,不怕影响到隔壁房啊,人家好心好意来看你,还给你老婆带话,你这人心气怎么这么小呢,当心你血压又冲了。”

    护士给张野拿药一进门就听见了他的咆哮,心里也是气的不行,什么人啊。

    我去你的秦奋,这哑巴亏张野算是吃到底了,他就要哭了,妹子,我真没老婆。可惜对方先入为主,他就是长满一身的嘴都解释不清了。

    走出张野的病房,秦奋坐着电梯就下楼,想想张野那憋屈样儿,他笑了,叫你针对我,五个人的活他一个人做,还要处处防贼的防着他,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活该,秦奋压根就没想过抢对方的风头,他玩玩之后就过渡准备闪了,厨子可不是他的梦想。

    掏出手机,秦奋准备看看天庭有啥动向,好找个项目做一做,低着头就走了出去,刚一出大门,他就感受迎面来了一股热浪。

    孙雨洁昨晚急急忙忙化验了一下那段根须,直接惊掉了她的下巴,超过了五百年,难怪那么猛,真是要成精的玩意儿,老参这东西不是说全看年份长短,关键看根须的多少,根须多,那么效果就好,能提高免疫力,至于它的功效嘛,很多,反正是好东西。

    所以她一大早就回了家,给宋叔叔带了过去,经过保健医生的化验,确定了安全之后,服下了一点,喝,那个效果直接颠覆了她的认知,保健医生眼珠子都差点掉在了敌人,走不了路的老人居然可以走几步了,胃口也好了,想吃东西。

    直接就把他们吓趴下了,她现在就是回来取对方的病历,京城方面的专家也快到了,准备重新会诊。

    两人一个急急忙忙慌了心神,随便买了点早餐吃着,低头喝着豆浆,一个低头看手机,砰撞到了一起。

    秦奋猛的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有些熟悉但又很陌生的脸庞,打个比方,孙雅婷蛇精的话,孙雨洁多少也是狐狸精,瓜子儿脸,细腰,身材和她姐姐差不多,身高也差不多,两人唯一最大的不同就是气质。

    孙雅婷是妖,孙雨洁是媚。

    他因为对方的长相就是一愣,然后就听见了啊的一声。

    孙雨洁豆浆一翻顺着胸口就倒了下去。

    穿着白大褂,秦奋看的也很分明,白色的液体顺着光洁的肌肤就开始往下流,沿着脖子下方{网文不好描写的地方}一路爬上了两座山峰,更多的是分流奔涌进了深邃的峡谷之中。

    看见自己撞了人,还是一个美女,更是一个医生,将对方弄湿了,秦奋想也没想就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按在了对方的胸口,手掌往下一抹。

    “不好意思啊,没注意。”秦奋尴尬的说着。

    孙雨洁也没反应过来,正听着准备回一句,就感到胸口一片火热,挤压力顺着一路往下。

    有道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秦奋一按,对方的山峰不干了,你又不是愚公,我们不服,猛的往外一弹,隔着衣服狠狠跳动了一下。

    孙雨洁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说着说着就动手了,吃自己豆腐?

    她立刻一声惊叫,“啊。”手再一抖,豆浆又下来啦。

    秦奋一看,我去,“对不起,我给你擦擦。”秦奋尴尬的说着,小脸一红,立刻又抬起了手,顺着胸口就往下顺。

    duang,duang,这几个字秦奋不会写,但在擦豆浆的过程中,他认识的很深刻。

    你还来,孙雨洁脸色难看,立刻身子往后一退,“流--氓。”

    好大,流---氓那句秦奋直接就没听进去。“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着秦奋有些着急,孙雨洁也不想再纠缠,她事还多,对方的确不是故意的,她自己也没看前方,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转过了身。

    秦奋尴尬的笑笑,擦了擦手上的豆浆,上了自己的小绵羊。

    走了几步,孙雨洁一回头,还想看看这个流---氓的时候,她一下呆住了,相似的背影,相似的小绵羊,“这,这是柯南?”一时间她傻傻的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懵逼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