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77章 银河上的人,渐进的七夕

第77章 银河上的人,渐进的七夕2017-11-10 21:12:19Ctrl+D 收藏本站

    “照片呢?不是这么小气吧。”孙雅婷快速的打着字,“来而不往非礼也。”

    秦奋抓起了一边的猴儿酒一口就干掉,对着对话框又点了一次发送。

    “我经常没事会去跑步。”

    孙雨洁笑笑,看着手机,将下巴搁在了手臂上,显得十分安静,微笑的脸静静的看着手机,亮光从脸庞上扫过,眼神显得很专注。

    “我也很喜欢晨跑。”说完还打了一个调皮的怪脸。

    这是在邀请我吗?秦奋身子又直了直。

    “不过我一般就在家里跑步机上跑一跑,周围实在没有合适的地方。”孙雨洁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味道不对,立刻跟了一句。

    秦奋也等着对方的回答,另一边又闪了出来。

    “身cai不错。”孙雅婷笑呵呵的翻滚着,和她妹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动一个静。

    秦奋感觉自己越聊似乎越起劲儿,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本来还想一早就睡觉去的,现在睡意全无,反而越来越精神。

    “困了,早点休息。”孙雨洁轻轻打完字,将手机放到了茶几上,抱着坐垫静静的看着电视。

    看着一个头像暗了下去,秦奋正在犹豫着,是啊不早了,该睡了,要不要看看孙雅婷在干嘛。

    玄光术反正也花不了多少功德,正犹豫,秦奋拉了一下朋友圈,发现了一条特别的留言。

    牛lang:又要到一年一度的日子了,我好期待,好紧张,既兴奋又悲伤,何时才是个头。

    秦奋一看,立刻跟孙雅婷说了一个晚安,根本就不管对方那一脸的郁闷,作为一个有事业心的人,他觉得完全可以搞一搞,至于聊--sao?算了吧,秦大厨子可不是见到女人就忘了一切的人。

    看着忽然发来的晚安,孙雅感觉自己又一次一拳打在了空处,原本还准备在网上逗逗他的,可没想到这家伙说闪就闪,不走寻常路,放在一般的男人身上,这样一个大晚上,有个美女主动和你说话,还不乐的飞起,不仅打字打的飞快,绝对话也多。

    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聊都聊不完,可秦奋倒好,半天来一句,她差点没憋死过去。

    现在秦奋可顾不上大凶之兆了,他眼里只有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天朝神话历史上最悲催的男人,没有之一。

    天朝神话有四大经典故事,白蛇传,天仙配,梁祝,最后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牛lang与织女,相比前面几个,基本有情--ren终成眷属,哪怕变成蝴蝶,只有最后一对最凄惨,不仅是一个悲剧,还造就了现下秦奋最不喜欢过的节日之一,七夕,很简单因为他是单--身狗。

    一想到七夕,秦奋就恨的牙痒痒的,每次都只能找一下bo多老师,海天老师来陪他度过,渐渐的练成了一条麒麟臂,这都是王母惹的祸。

    秦奋大概知道一些牛lang和织女的故事,据说这哥们是偷了仙女的衣服,还不还给别人,最后织女才嫁给他,不过时间解决了一切,两人生活的很幸福美满,只是好景不长。

    被王母用天河分开,一年才能相见一次,为了这一次,喜鹊搭完桥都会掉羽毛。

    这里王母出现了,但秦奋发现自己以前犯了一个错误,他一直以为牛lang是董永,可现在一看,微信给的提示很直白,两者不是一个人。董永是和七仙女,牛lang是和织女,前者就是天仙配。

    据说织女的长辈是王母和天帝,这个天帝就考证比玉帝出现的早,很多人说不是一个人,可能是上古五方帝君,也可能是帝俊。

    到底是谁,暂且抛开不提,神话传说是随着历史发展的,代表了人们的愿望和认知,玉帝虽然随后才出现,但谁都不能证明之前他不在,秦奋才不管她老子是谁,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赚流量的机会。

    别小看牛lang,这哥们活了这么久必定也是超脱的存在,绝不简单,加上织女和可怕的女仙之首王母,秦奋觉得不容错过,更何况这个该死的凄美故事,实在是接受不能啊,一年一次?我去,秦奋想想就不是那么愉快,这是要做n次仙的节奏。

    对着牛lang秦奋点了下去,一拉视频,“玄光术发动,扣除一百流量费。”

    秦奋紧紧的盯着手机,第一次查看天庭,也让他升起了一股兴奋,如果成功了,那不是可以和嫦娥---姐姐也摇一摇?

    手机里画面一变,传来了一阵笛声,和上次漂流瓶中的似曾相识。

    一个保持着青年样貌的男子站在一处空岛的宫殿之内,仰望着远处的星河,没有被眼前那浩瀚的美景吸引,反而脸上有着一股愁容,嘴边的横笛传来了悠扬悦耳的笛声,婉转清幽,如哭如泣,笛声逐渐变高,似乎听出了一丝期盼和渴望。

    秦奋看着对方的背影,一拍大腿,上次猜错了,漂流瓶不是韩湘子的,感情是牛lang丢的。

    他这是见面综合症发了,想着织女,但又觉得凄苦。

    哎心理病得治啊,秦奋摇摇头,对着牛lang的头像就点了下去。

    “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奋打完几句诗,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好人,是活雷锋,自己都还是单--身狗,居然去安慰有家的男人,还是娶了仙女的男人。

    听着耳边悠长低沉的声音,牛lang身体一震,笛声戛然而止。

    对着虚空便是一礼,“是哪位前辈到来,牛lang谢过上仙。”时间这么久了,牛lang也不再是当日的放牛娃,一身修为早已可以位列仙班,长生不死。

    实力不低,但不代表牛lang傻,这里是天河尽头,加上王母的威势,一般散仙根本不敢前来,何况四周早已布下了禁制,别说是仙人,就是天庭的高深之辈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可这位?

    不仅来了,还是神念沟通,四周的禁制连点反应都没有,实力之强匪夷所思。

    牛lang收好了笛子向着远处的宫殿之上看去,一把青色的小旗静静的飘荡在天空,毫无反应,此刻他心里一片骇然,好可怕,先天法宝青莲宝色旗居然连一点征兆都没有,可见这位前辈实力之强,绝对是天仙之上,难道是大罗金仙?

    食神知道一定呸他一脸,祖师是什么身份,那是天尊级的!

    ps:谢谢jialebiwang,君影幻灭,有爱天下,歧命,圆月孤心,150622133931597等大大的打赏,谢谢大家支持,票票有吗,加更推迟几天,在农村上网码字很不方便。另外新的天庭故事开始了,猜猜我会怎么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