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95章 月老服了

第95章 月老服了2017-11-10 21:12:41Ctrl+D 收藏本站

    你问我为什么,要掉眼泪!因为你不懂,特么的坑又来!

    我去你奶奶个腿儿的,那可是他做饭碗的家伙,你还来一段玩玩,你敢要点脸吗,和你有这么熟?月老脸色开始发青,真的要受不了了,三清在上,老天在上,你可以劈死他吗。

    “哎,看来道友是有难处啊!”秦奋看着对方的心里活动,哪里还不清楚,脸上的笑容却不变,注意,秦奋笑了,笑的很阴。

    “是啊,现在谁没个难处呢。”月老立刻打蛇随棍上,不过他也不傻,和秦奋打交道最长时间的就是他,怎么可能不清楚秦奋的尿性,这厮后手超多的,别看现在说的好听,其实一点不保险,一定有阴谋。

    “对了,新政如何?”秦奋没有纠缠话锋一转。

    “还行,就是细节有点问题!”月老刚一说,就想狠狠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上当了,防不胜防啊,吗蛋。

    义务教育和学堂是谁提出来的?秦奋,万仙相亲大会是谁的馊主意?秦奋,做游戏买一送一,搞配对联合养宠物,串串香麻辣烫是谁的手笔?还是尼玛的秦奋。

    自然道人能经营这么大一个天坑,环环相扣,岂会没有细想,打死月老都不信,对方一定有全盘的计划,这厮智慧之深远,可怕可叹。

    这个问题很明显就是给他下坑啊!他还像猪一样一头栽了进去,仙不能这么无耻啊禽兽!

    月老明白了秦奋的打算,这不是来阴的,这是明明显显的阳谋,说的好听点叫请君入瓮。

    不错,秦奋笑的很深邃,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嘛,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秦奋做事从来不强人所难。

    “是吗,我倒是有点想法,哎,最近看到一对青年,苦于家庭,无法成全,心如刀割!”

    你敢在不要脸一点吗?月老想吐,自己执掌天下爱情,怎么不知道有这样的惨剧,说话能不能靠谱一点,咱有姻缘簿的。

    可是一听秦奋的话,他顿时又没了脾气,天庭新政可是重中之重,玉帝亲自招呼,两个字,速办,不仅要速度,还要办的漂亮,玩的体面,不能有失天庭的颜面,万一一开始闹了笑话,那自己可不是千古罪人那么简单。

    俗话说的好伴君如伴虎,玉帝要是发飙,谁都挡不住,来一个贬下天庭,那就真的玩蛋了。

    两相其害取其轻,月老不傻,大事大势优先,现在新政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他屈服了,跪了,心甘情愿,只是他就不明白,为何跪的这么憋屈。

    完全招架不住啊,月老心里一叹,咱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下次您要玩,能不能去找大能,比如赤脚大仙,弥勒佛啥的,我玩不起。

    “哎呀,最近红绳有点多,加上存货还有富余,红线也没啥重要的,道友想要给你一段就是了,咱们什么交情,无须客气,否则就是不把我当朋友。”

    月老说的大气,还不忘记卖个人情,一般老油条都这样,见缝插针。

    “是啊,我们是朋友,以后有事必定还来叨扰道友。”

    我就是猪,你最好不要了。月老恨不得现在抽自己一嘴巴,居然忘了这厮的尿性。

    二话不说,就掏出了一根红线,心里一念,拿好走你的吧。

    “给,道友我最近有点公务繁忙,没事还是不要联系。”

    月老淡淡的说了一句,心里直打鼓,应该完了吧,肯定没事了吧,绝对不会还有意外吧?

    看着手机上出现的照片,秦奋笑了,搞定,事情到这一般就告一段落了,可秦奋是什么人,凡人,对方是什么人,天庭的高富帅,大把的功德,雁过必须拔毛。

    “多谢道友。”说完秦奋就把义务教育从网上抄的发了一段,诚信的人,绝对做诚信的事。

    耳边一响,月老想吐,义务教育只要知道个大概,也就差不多了,反正就是那个意思,真正麻烦的是学堂,因为仙童数目不少,年纪差别很大,掌握的修行知识千差万别,这个才是最难弄的。

    地仙界的参考起来价值不大,因为不够细。而且学堂可不是教修行一门,还有很多的,比如教化,大众知识等等这些都很头痛。因为在古代,可没有现代学科分的这么细致,这么全面。

    可秦奋说了一大堆,全是似是而非的东西,月老一声叹息,仙能无耻到这个程度,自然道友,你是我古往今来见到的第一人!

    “有没有关于学堂分级,和教学的。”月老憋屈的问了一句。

    “对不住,月老道友咱们先到这里可以吗,又到了我修行功德的时间了!”

    月老脸色一黑,没有吐血,因为他早就麻木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果然还没完,月老顺了一口气,脸色越来越黑不断的提醒着自己,不能生气,不能动怒,道心要稳,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以大事为重。

    “两千。”月老低低的说了一句,这是他的底线,你老这么玩我,有意思吗?

    “多谢道友成全,道友真乃我之知己。”秦奋笑了,果然不愧是神仙,好大一颗心脏。

    请不要再说无关的了,你是在水吗?月老声音一沉,“请道友解惑吧。”

    秦奋收到了充值两千的提示,终于笑脸一收,将自己知道的说了一遍。

    “幼儿园?小学?中学?”我了个去,就这么简单,按年纪划分?就这样你骗了我两千功德吗,月老脸色难看的要死,这次真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猪果然都是笨死的。

    为何没想到这么弄。

    “有何不可,大道至简,化繁为简,为何要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按年纪划分本身就是最恰当的,不同的年纪对知识的接受能力不一样,年纪越小的越基础,然后逐步加深,难道不行?”

    “行!你说什么都行!”月老无言以对,只要花点时间,他相信自己也能想出来,可在适合的时间,适合的点,秦奋做出了适合的事,就是这么简单。月老之前一直被秦奋的给王母送礼弄的心浮气躁,根本静不下心来,想事情?算了吧,他天天都是草木皆兵,害怕出事。

    两千功德啊,月老感觉喉咙有点发干,一口气闷在了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这厮邪门的紧,以后还是少联系。

    ps:第三章,稍后第四更,晚上没有,带孩子出去吃饭。

    谢谢:the丶dcl,鸿蒙魔尊,王正危,算什么,孜然味孜然,爱似火焰,废话费话费,骑着乌龟赶兔子,tanwen690129,道循序渐进,在帅也不是高富帅,超级飞蝗将,劍西來,xianglay,曲终人散lj,蜀中小白,半雨遮月,150920等大大的打赏,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