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22章 秦大厨又不务正业啦

第122章 秦大厨又不务正业啦2017-11-10 21:13:18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天庭上仙,天仙般的存在,月老绝不是地府小小阴神可比,司职天下姻缘,生老病死,其中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与死相呼应,形成完整的轮回体系,姻缘其重要不言而喻,何况还是掌管人间的,人道大兴,月老的地位可想而知。

    天庭新政以来,月老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妥妥的玉帝心腹爱将,与太白金星一左一右,互为臂膀,这样的神仙下到地府就是钦差一般的存在,别说这四个土鳖,就是陆判来了,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上仙。

    可现在呢,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四人坐在阴阳殿外打麻将,对月老不管不顾,老迷糊没当场发飙拿拿天庭上仙的架子真的是很给脸面了。

    四人刚从欢乐中惊醒,就看到一边站着的仙风道骨老迷糊,对方一脸的震惊。

    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是要遭,上仙驾到居然没有人接待,要是在阎罗面前随便黑他们一下,真是不要太悲剧,往小了说是怠慢上仙,往狠了说是玩忽职守,该重罚!

    四人不由得猛一个激灵,战战兢兢的走上去,一脸的惊慌,“上仙驾到有失远迎,属下等失职,还请上仙高抬贵手,我等只是太无聊,找个东西打发时间。”牛头惊恐的说着,生怕对方摆个脸色。

    其他三人更是浑身发抖,吗蛋,居然是月老啊,当红炸子鸡!就算是十殿阎罗也要让他三分。

    月老脸部表情从诧异,变得发青,因为从这个奇怪的玩法,他想到了一个人,自然道人!

    月老脸色一变,四个土鳖筛糠般抖动起来,心里大喊,月老上仙发发慈悲吧。

    神情一变,月老脸色一片严肃,将内心的莫名惊喜压制下去,还不能确定,先问问。

    “可是有人教你等这种玩法?”

    四人一愣,不敢不隐瞒,默默想着,不愧是天仙,修为好高,一算便知。

    “上仙神机妙算!”

    神机妙算你妹,我算不出来,果然是自然道人。月老脸上开始发黑,世人没人能这么无聊,研究完女仙用品,又去研究麻雀牌的,不仅主意馊的旷古绝今,就连博文也是宽的没道理计,自然道人是月老这辈子见过最为诡异的仙人。

    “还请上仙发发慈悲,不要将我等之事说与阎君。”

    哼,月老冷哼一声,天庭上仙的架子还是要的,心里一声大喊,自然道友请收了神通吧,我跟不上你的节奏啊,太可怕了,什么都有涉猎,还玩的别出心裁。

    表面上月老一片严肃,其实已经笑疯了,终于有人给我接班啦,不用老玩我一个啦。你们四个白痴根本就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

    这一声吓得四人差点没趴下。

    “算了,以后多用心,正事重要,闲暇之余打发时间也没啥大不了的。”月老低沉的说着,骂?算了吧,搞不好自然就在一边看着,一定有古怪,自然道人说白了就是一个坑,粪坑天坑各种坑,一定有问题,不能坏他的事,要不然到头来他又要找我的麻烦。

    秦奋给他的感觉那是无利不起早,凡事必有图谋,月老不是菜鸟,和秦奋接触这么长时间实在是太了解对方的尿性,不敢小看这个麻将,说不定就是一个连环坑!搞不好还能震天动地,一定图谋很大!

    可月老实在搞不明白这玩意能图谋个毛线?

    “多谢上仙!”四人诚惶诚恐的站起身。

    月老瞄了一眼,忽然很好奇,自然可不是平常神仙,法力之强,修为之高当世少见,每次他弄出来的玩意儿,不管有用没用,但都很有效。不禁有些好奇。

    “说说这个怎么玩?”

    牛头一呆,马面一愣,黑白无常同时一懵,这是什么情况?您也闲的蛋痛?

    月老很乐,四个阴神转危为安,秦奋也一觉睡到大天亮。

    这两天为了躲避那蛇精病媒体,秦奋呆在家里,翻看着大量现代服装裁剪的技巧,同织女的心得技术不断对应结合,同时翻阅大量的设计照片,虽然秦大厨不是走设计师的路子,但是好歹要弄点素材吧。

    他觉得吧,维多利亚的秘密视频就很有帮助,可以找到很多关于旗袍的灵感。两者其实都是衣服。

    时间飞逝,几天假期一晃便过,秦奋也调整好了状态,一大早就开车去了荷花亭。距离七夕也更近了,只差几天便能如期而至。

    一进大门,周围的目光唰唰唰就射了过来,不论是服务员还是后厨学徒,除了满脸的敬畏,还带着浓浓的古怪。

    “秦师傅,您的办公室整理好啦,您的东西也寄到了,都给您摆放在里面。”

    服务员晓梅低低的说着,不远处小何几人更是越来越古怪。

    “房间在哪儿呢?”

    “就在孙总对面!”所有人都是眉头一挑,果然两人有古怪。

    哦,秦奋不置可否,也没在意,“东西到了就行,我先去后厨。”说完招呼了下厨房的人,浩浩荡荡走进去。

    “晓梅,秦师傅什么东西到了啊。神神秘秘的?”一边几个同事立刻围上来叽叽喳喳的说着。

    晓梅一脸的诡异,“我也不清楚,反正买了很多,古古怪怪的,其中好像还有缝纫机!”

    缝纫机是什么鬼?那个和厨师沾边吗,我们书读的少,你也不能这样忽悠我们吧。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不信。

    孙雅婷大大咧咧带着一个清瘦的男子走进来,对方一身的贴身t恤,头发打理很新潮,穿着一件不知道算裙子还是裤子的东西,看着很古怪。

    “雅婷,这是你的店吗?看着不怎么样嘛,好小,就该弄的再大点,装修布置也不行,一点没有feel,你啊就该去看看北上广深那边的潮店,才够噱头,看看这些服务员,穿的土里土气的,要换。”说完男子就掏出一块手巾擦着汗。

    更是奇葩的掏出一个镜子照照。

    孙雅婷眉头一皱,女痞子眼神一闪,没有发作,“走,去我那边坐坐。”说完带着男子走进后方。

    服务员一片大汗各个奇怪,这是个什么玩意,刚悄悄跟上几步,就听见一声尖叫。

    “我了个去,雅婷,你们餐厅还带裁缝的吗?这是要闹哪样,这房间谁的啊!”

    “我们行政总厨的。”

    “你的总厨牛逼啊,不炒菜拿锅,玩缝纫机!”

    裁缝?所有服务员大汗,秦师傅果然犀利,又开始不务正业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