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31章 昆仑女子,鹊桥出

第131章 昆仑女子,鹊桥出2017-11-10 21:13:32Ctrl+D 收藏本站

    夜已深沉,月光通透,秦奋的脸在灯光下忽明忽暗,手指对着照片点下。

    两张照片开始走进度,速度不快也不慢,一晃神的时间,进度便抵达百分之一百。

    “您的余额还剩7637,您的余额还剩6637!”

    两张符文连续扣除了两千,一张一千,这个价码并不多,到底是孩子的游戏之作,不过秦奋并不觉得差,有些东西也看环境的,而且这些符可不是一次来的东西,可以循环使用,意义非凡。

    将两张符收好,和金甲力士符一起绑在自己的脖子上,放进衣内。

    “好吧,不过我要晚点,你把地方告诉我吧。”秦奋叹一口气,看来只有放另一边鸽子了。

    看着孙雅婷发来的OK,和孙雨洁发来的好吧两字,秦奋松掉一口气。

    织女轻轻发来一条信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秦奋笑了,对着新出现的头像点下去,玄光术开启,视屏接通。

    他需要看看昆仑某人的反应,事已至此,就看天意如何。

    随着叮咚一声,手机出现一个画面,画面漆黑一片,四周安静。

    一点灯火逐渐将四周照亮,宽大的殿宇内,没有看到人影,画面一转,秦奋看到一张巨大的雕凤宝座,金碧辉煌,宝座两边,两把小旗静静飘荡。

    先天五方旗,那么它们的主人又在哪里?

    秦奋正在奇怪,啪啪啪,清脆的脚步声打破了大殿内的安宁,鞋跟与地面碰撞,哒哒哒,每一次间隔恰到好处,可见此脚步声的主人走的很沉稳很有节奏,仿佛掌控一切。

    秦奋身子一侧,窝在沙发中,举起手机。

    一道高挑的身影从黑暗中迈步而出,头发盘起,斜着一枚金凤发钗,双目不怒而威,大大的眼睛扫视着周围,眼角高高上翘,细细眉间如画。

    “为何最近总是心神不行。”女子眉头轻皱,低低的说着,“越是临近七夕,我越是觉得有双眼睛注视着一切。”抬起右手,捏了一个法诀。

    女子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还是算不出来,有意思,这背后还有人在谋划,不知是敌是友。算不出来的,也只有那几位,还有昊天和一些大能,会是谁?为何对七夕感兴趣?难道是佛门?不,不是他们,妖族?可是妖族的话,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女子一抬手,一道金光闪过,手中出现一套紫色的衣裙。

    “恨天高,半边天?有趣的紧,这不是织女的主意,也不是月老的,他们不敢,没那么大的胆子,将目标对准我,他们身后还有人。”

    女子摩挲这衣裙,松开眉头,望着窗外的夜空,心里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

    双目寒光一闪,顿时露出一张完美的笑脸,瓜子脸上似乎带着一丝戏谑,“不管你是谁,谢谢你做的一切,织女苦的够久了。

    半边天?你懂我吗?真想见见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女子手臂一挥,周围光芒大作。

    秦奋对着手机,心随着对方的每一句话而剧烈的跳动,双眼死死的看着屏幕,西王母,你的修为的确可怕!不愧是先天神人。

    吗的,亮瞎了我的氪金狗眼啊,秦奋微微鄙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啪,手机从手中滑落,秦奋立刻手忙脚乱的捡起来。

    看向屏幕,之间一个高挑身形完美至极的女人正对着镜子。

    一身紫罗兰的旗袍,分叉开到腿部的中上部,微微分开的两脚,错开一道空隙,露出里面黑色的细腻。

    如果月老在场一定大叫瞎啦,王母真的穿了,还是套装,这尼玛的不科学。

    踩着光彩夺目的恨天高,西王母站在铜镜前侧着身子,左看看,又看看,甚至双手按住腰,学着七仙女的动作来回走动,一双腿,长的惊人。

    秦奋大汗,心里有千言万语要表达,这就是女人。

    紫罗兰时尚旗袍,黑SI,加上银亮的恨天高,秦奋不得不说织女眼光独到,是玩生活用品的出身,她给王母的搭配既突出奢华高贵,又隐隐带着一层神秘面纱。

    看着王母一身战衣,秦奋很想点个赞,这活活一个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豪门贵妇。

    这一身扮相,秦奋打赌,绝对亮瞎那些神仙的氪金狗眼,真是期待。

    最为让秦奋注意的是,王母那一双,超越极致的笔直大长TUI,配上黑SI,秦奋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好一个半边天!”王母嘴角含笑。

    秦奋盯着手机,画面消失,玄光术时间结束,不过他同样笑了。

    “七夕鹊桥,明天应该会很有趣!”

    合上手机,秦奋沉沉的睡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失,零头的钟声敲响,无数上网的男女静静的看着百度上那一座喜鹊搭建的小桥。

    七夕到了!

    看着时间,织女的心开始不断的跳动,对面的男人也走出殿外,静静的看着星空。

    一个身穿铠甲的仙人驾着云头出现在星河中,手中托着一座宝塔。

    身后四位造型特异的男子一字排开。

    托塔天王与魔家四将到了,李靖对着身后一挥手,身后走出一员偏将。

    “七夕已到,吴宏伟何在!”

    “属下在。”

    “下去吧,时辰到,释放喜鹊,搭建鹊桥。此刻绝对不许两人相见,哼,仙凡本就是禁忌,这一对,居然逆天而行,不可同情,规矩便是规矩,哪怕是以前的规矩。”

    李靖从殷商开始便是统兵将帅,为人古板,恪守规则,最忌不遵守规则之人,在他眼中,凡是不守规矩的,都应该重罚,不值得同情。

    此刻望着下方的一对男女,他的心中不仅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有一丝不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无规矩不成方圆,封神之后,天庭正值大兴,岂可被这群害群之马破坏规矩,丢掉脸面。

    他是这样,他手下的兵也是如此,这便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上行下效。

    魔家四将同样平静的看着下方,毫无波澜。

    吴宏伟是一个后进神将,本是凡间一名武夫,本事不大,可此人最重君臣之礼,赤胆忠心,加上三世孝子,死后立地成仙,位列仙班。

    正所谓不是一路人不进一扇门,这个军旅出身的家伙,同样最重承诺规矩,下面那一对给他的感官十分不好,七夕的传说他也听过,更是对牛郎当时偷衣服的行为不耻,对织女居然逆来顺受感到恶心,对两人好感全无。

    听见天王号令,吴宏伟双手一抱,“得令。”说完驾着云头飞到天河附近,手中显出一个锦囊,里面传来一阵阵喜鹊的鸣叫。

    PS:谢谢呆萌呆萌的靓,Sc乄夜影,镇东ヴ将军,海军中将通灵,红尘斑驳相思苦,为啥桃花,星夜豪哥,lingyin2,遭遇,七々分々醉,噢计算机,冷邪~等大大的打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