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132章 众仙围观,喜鹊搭桥

第132章 众仙围观,喜鹊搭桥2017-11-10 21:13:33Ctrl+D 收藏本站

    一觉醒来,新的一天开始,今天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日子,天庭很期待,秦奋很期待,老百姓也很期待,当然这里指青年男女。

    荷花亭的工作今天格外的繁忙,一走进大门,所有的人都和打仗一样,开始简单的布置整个大厅,变得更加温馨有格调。

    孙雅婷这个老板很清闲,看到秦奋进门,只是扫了对方一眼,两人走到通道中,与外面的小妹纸拉开距离,孙雅婷才低低的说一句,“下班后回家洗个澡,在桃花岭酒店XX会所,记得晚上八点。”

    这是准备干嘛?秦奋有些无语,难道是拉我顶雷,咱可是不玩这个的。

    “要穿的好点吗?抱歉,我可没有像样的衣服。”秦奋回了一句,真要顶雷,恕不奉陪,潜台词很简单粗暴,到时候丢人不管我的事,反正哥不怕。

    “随意,我都准备穿小皮夹克!”孙雅婷更加的彪悍。

    我了个去,你不要骗我啊,秦奋经常看电视的,这样的高大上酒会不是穿礼服?你穿夹克,你要吊到什么程度。

    “记得早点,我爸听说你要来很高兴,他还要谢谢你那盆花,让他装了几回逼。”

    你牛,闺女这么说,你爸一定脸上很精彩,果然是霸气侧漏。秦奋无语的点点头,走进后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提前下班的秦奋回家快速洗完澡,就上车出门了,巨大的猛禽在道路上飞驰,时间距离鹊桥也越来越近。

    这个没有假期的节日似乎很受青年的欢迎,一路上街道边布满车辆。

    看着前面的红灯,和长长的车队,秦奋无语的拿出手机,堵车这个事真的没法说。

    对着织女的头像,秦奋点开后毅然的接通视频,现在流量大把,不在乎,他需要看看某些人的态度,此事不成不要紧,万一成了呢?那么自己就会启动后续的手段,秦奋的谋划可不是那么简单,想着昨天夜里看到的那个完美身影,秦奋笑了,半边天啊。

    手机画面一变,视屏接通,“您的余额还有6428。”

    没有仔细去听这句无聊的话,秦奋观察着玄光术周围的场景。

    周围漆黑一片,不远处点点星光一闪一闪,如同江河中一页页小舟,将漆黑的星空照亮,所谓的天河其实就是星空。无尽的星空将两人分隔,别说遥不可及,就是看都看不到。

    画面上移,秦奋笑了,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正手持玲珑宝塔,俯视下方,周身罡风吹动,衣袍飘舞。身后魔家四将一字排开,更是站着大量天兵,整装待发,好不威风。

    秦奋正奇怪,这两人隔着那么远,又是空岛,如何玩鹊桥时。

    只见托塔天王手掌一翻,玲珑宝塔飞到半空,塔身放出万丈毫光,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塔身一颤,开始旋转,天边传来嘎吱嘎吱的声响。

    两座巨大的空岛缓缓飞来,岛屿被光芒笼罩,一点点的拉近,片刻间就出现在手机的画面里。

    李靖一摆手,身后无数天兵亮起旗杆,迎风摇动,漫天红色刷的人眼晕。

    天边云头翻滚,李靖带着手下开始升空,逐渐隐去身影,不过清楚的仙家都知道,这位可没有走,而是匿在暗处,静静的注视着一切,他职责所在,负责安保活动,同时监管两人,这可是玉帝的旨意,仙凡禁忌不可饶恕。

    对于这些李靖是不喜的,为人死板刚正,虽然不喜,却不可推卸责任,他隐去所在,正是眼不见为净。

    时间越来越近,不少仙人也驾着云彩到场,大部分都是穿着衣袍纷飞的女仙,女人是感性的,仙人也不例外,她们每年都来,对这一对充满了怜悯,却又无可奈何。

    原来是保安啊,秦奋低语一声,李靖也算同行了。

    唰的一声,天边飞来一个一身白袍的仙人,童颜鹤发,仙风道骨,除了眼圈有点黑,基本符合一个天仙上仙的身份。

    刚一到场,老仙人便对着一边的几个同僚问好。

    哈,老熟人,秦奋看出来了,这是月老嘛,最近这是休息的不太好,有黑眼圈。

    月老听不到,要不然吐他一脸盐汽水,这是休息不好吗,明明就是你坑的,知道升学考试之后,月老大惊,这是很明显的能者上模式,和凡人国度的那一套有相似,却有不同。

    没有那么苛刻,但又能检验仙童的学习情况,还有所谓的期中,期末,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能不断检查阶段学习情况,是新政的完美补充。远比凡人世界的考试要频繁。

    他不断的摸索和深入研究,发现这样的搞法似乎非常的成熟,完全不用测试,可以直接投入使用。

    惊讶归惊讶,月老也将其放在一边,现在可是七夕,他想知道秦奋到底想玩什么,作为已经神经过敏的上仙,被秦奋玩坏的天仙,打死他都不信,秦奋就送个礼解决掉一切,这不科学!那货这么坑,不可能没有目的?

    好奇心害死猫,现在要整疯月老,他疑神疑鬼的看着四周,仙家来的越来越多了,可每一个他都熟悉,就是没有看到陌生的身影。

    难道那厮不在乎没来?月老很焦急,这不对。

    他神经兮兮的四下张望,天空又是一变。

    耳中猛的听到一个让其又爱又恨的声音,“道友来的好早,看,来了!”

    紧张的月老猛的静下心,来了就好,我就知道,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秦奋的布局,不知道会不会触怒王母,要知道送礼可和织女的事没法比,一个无所谓是个心意,可另一个却是王母的心病。

    天知道这个老----娘们会不会喜怒无常。

    来了,随着秦奋一声说出,天空逐渐亮了,脸色严肃不苟言笑的吴宏伟走到空岛之间,腰间一拍,锦囊飞起,半空倒悬,袋口迅速吹出一道风,大量点点从锦囊内飞出。

    半空一展,伸出了翅膀,叽叽喳喳密集的叫声响彻天地。

    一道洪流向着天空飞去,密密麻麻的开始排出队形,形成一道半月形的拱桥,两端连接空岛,羽毛从天空轻轻的飘落。

    鹊桥成。

    好像敖包相会啊,秦奋低低说了一句,月老顿时不明所以,敖包?还有这个龙族什么事?四海龙族有叫敖包的吗?就算有,七夕关他屁事啊。

    PS谢谢:我是有福之人,馨予碎碎,125110,猥褻大叔爱抠脚,心随风321,绝代灬疯少,手握金刀练着十三式刀谱,寞清秋,亲亲小宝宝,随风飘肆,邪魅丶龙轩,逍遥浪子1024,独自承受悲剧,tanwen690129,孜然味孜然,叶⊙秋,end12355,我我我我了个草,阿尔西斯2,ymk0577h,浪客飞,废品王,我张鹏航等大大的打赏。七夕开始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