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03章 秦大厨历来都有厄运光环

第303章 秦大厨历来都有厄运光环2017-11-10 21:17:13Ctrl+D 收藏本站

    刺刀看着秦大厨手里的东西越来越茫然,完全就是差不多的,不论是外观还是花色,足以以假乱真。那他手里的是什么玩意?

    “哥们,这么早起来啊?”刺刀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浓,开口了。

    “嗯,昨晚鸡飞狗跳的闹了半天,早上就接着玩续集谁受得了!”大厨子直接掩盖了自己在中间发挥的不可磨灭的作用。

    “哦,大清早的就喝酒伤胃啊。”刺刀摇摇头。

    伤胃?秦奋无视了,先不说这个海族出品的功效,单是他的身板现在也不怕那个。

    “没事,就是好这口!”秦奋看着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开大门,“进来坐坐?”这本来就是一句客气话,对于黑子,秦大厨有点感冒,这辈子最讨厌两类人,一是盗Q的,二是盗微信的,其实还是一类,盗号的。

    他就曾经被人弄过,之后用他号到处说借钱,把他坑苦了。

    两人走进大厅,秦奋扫了对方一眼,无所谓的打开冰箱准备弄点吃的。

    拿着包,刺刀越看越觉得大厨子的酒壶和他的一模一样。忍不住拿了起来,一闻,很香的味道,那种淡淡的清新感让其十分回味,难怪他舍得用这个贵的酒壶装酒,感情这酒也不便宜。

    有点收藏爱好,刺刀反过来倒过去的看,发现了一个关键,尼玛,真的是一模一样的。

    小妖表示这些都是凡人国度弄来的,水族那会烧这个,都是进口货,至于和他的为啥会一样,这就不好说了。

    真要说的话,工艺可能是差不多的,甚至可能一模一样,但是经历的时间?那就需要检测才知道。

    仙凡分割是个很蛋疼的问题,也就是说秦大厨的这些可能和刺刀手里的酒壶是同一个出品。工艺基本没有差别,就是差了年份。

    但就靠眼珠子看刺刀看不出来啊。完全就是一样。

    “怎么,你对这个酒壶感兴趣?”秦奋有点好奇,宋老头唐老头都是对酒感兴趣,现在来了玩酒壶的。至于古董大厨子想都没想过,这你妹的搞不好就是才做出来不久的。

    “是啊,看着挺精致。”刺刀嘀咕了一句,难道说我也有一个和你一样的,花了一百万。他的要是高仿,我去,觉得没脸见人。

    “你这个是哪里买的?”刺刀眼珠子一转立刻开口。

    “买的?不是,家里祖传的!”秦奋说的大气,也很快,基本不需要思考。

    祖传的你装酒喝?能说句没心没肺吗,刺刀诡异的看着他,反正他做不出来。

    “喝点吗?自己倒,我弄点面吃!”秦奋走到了厨房。

    刺刀拿着酒壶小心翼翼,找了个杯子倒了点酒。酒水一入杯,味道很快的散开。

    感觉轻飘飘的,立刻有些异动,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嗯,好喝,接着就是猛灌,一杯下去,感觉人都在飘,这可不是猴儿酒。度数不低,味道也醇厚。

    好酒的遇到这个,只能说好玩的进了洗浴,想过瘾的遇到大保间。怎么可能忍得住。

    秦奋没理他,自个弄自个的,刺刀现在也顾不上大厨子一杯接一杯,心里就一个字,爽。

    爽是爽了,刚想站起来去找个前辈长长眼。鉴定他的酒壶,这一站酒劲就蹭蹭的往上窜。

    脑子一晕,身子一斜,啪啦一声。

    刺刀傻逼了,秦奋的酒壶掉到了地上,一想起刚才那句话,这可是祖传的,卧槽!

    酒壶中间裂了一道大缝,壶嘴都掉了。

    “怎么了?”秦奋听见响动转过身,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我不小心撞到茶几了!”刺刀心里直打鼓,这可是祖传的,对方能跟他拼命吧?

    现在刺刀的酒猛的醒来,眼珠子发青,目前就两条路给他走,一是赔钱,二是跑路。

    跑路基本不可能,大厨子认识他,一旦出事,那么他的身份可能也会曝光,这对一个黑子来说是致命的。

    “秦奋你一壶酒多少钱?”刺刀问了一句。

    “一百万啊!”秦奋说的斩钉截铁,唐老买的就是这个价,你要喷我,还不如去喷宋少卿,都是那货搞出来的。他这人厚道,不能破坏市场,要不然宋少卿就里外不是人了不是。

    我了个大去,刺刀现在松了一口气,看来酒壶也不是他这一个,都是宋瓷,保存下来就不容易了,还带一样的,这要是两个那不是成套。

    他买的也是一百万,对这个价深信不疑。可惜大厨子说的不是酒壶,是酒,那酒壶他家里多得是,能当废品卖。

    怎么办?怎么办?刺刀很纠结,“这个你卖吗?”他此刻最怕秦奋说的就是祖传二字,对方也不差钱,要是不买,那不是只能拿这个赔给他?这个想法刺刀不太愿意,他也很喜欢。

    “卖?卖啊,你要买吗?”秦奋开始捞面条。

    这句话如同清泉流进了刺刀的心里,他立刻掏出一张卡,放在了茶几上,“密码345678,里面一百万,我有点事先走一步了!”说完刺刀拿着破碎的酒壶就开跑,一旦秦奋看见,脸上挂不住不说,万一对方要是反悔了呢?

    刺刀不会给秦奋这个机会,既然卖,那就买,修一修也值钱,说不定还能配套。

    想到这里,他毅然的给钱,拿着酒壶就跑出别墅的大门。

    秦奋装好面,在对方出门的时候打开冰箱,从里面又拿出一壶酒,一转身,我去,人不见了!

    走到大厅,秦大厨一扫沙发附近,就看到了那张银行卡,“这货不会是耍我的吧?”秦奋拿起卡看看,转念一想,哪壶酒其实不多了,他喝了一半,要是对方耍他,也不吃大亏。

    “这货也是实在啊,半壶酒就花一百万,有钱人就是任性。”秦奋无语的看看手里的这壶新的,厚道的他还准备给他满瓶装,没想到一转眼这货跑的飞快,生怕自己后悔,嘿,省了。

    大厨子没想到对方要的是酒壶,要是知道刺刀要这个,他上面储藏室还有七八个空的,你要?批发给你都木有问题。

    只不过这样的话刺刀会不会疯就没人知道了,反正他的心情是激动的。

    上车就出了小区,小区外一辆奔驰立刻跟了上去,瘦子拿着望眼镜仔细的看着。

    “哥,那货出来了,我看见他拿着咱们的那个酒壶。”

    “你没看错?”

    “你瞧好吧,准错不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