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30章 神仙忧伤,小偷更忧伤

第330章 神仙忧伤,小偷更忧伤2017-11-10 21:17:45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一个神仙,顺风耳表示他真的不是听墙脚的,这话就像大便一样恶心他。⊙頂頂點小說,

    你怎么不去死?这问的是一个正常人能问的问题?我应该说我听吗?是听呢?还是听呢?还是喜欢听呢?他又没病。

    “哥,我叫你哥,咱们能不能不要纠结这个问题!”顺风耳觉得最后一个问题才是最要命的。

    “我当年其实被猴子打了!打的很痛,那一棒子差点让我一个月下不了床。”顺风耳情愿回答这个问题。

    “那你是不是不自觉的就能听到声音,啪啪啪的时候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人家成双成对,你一个人?”

    我给你跪了,不纠结这个能死吗?顺风耳无言以对,老子都回答你被猴子打的问题了你还问?

    “当年我被二郎神一兵器捅死,之后魂魄就上了封神榜,没啥感觉。”

    “那你听的时候会不会很激动?”秦奋乐了,这货要疯。

    真的要疯啊,顺风耳就没见过这么操蛋的家伙,想知道的都告诉你,请不要问听声音的问题行吗,这要是传出去,他估计无数的神仙能天天去他家砸玻璃。

    指不定手黑的,还能在半道截杀他,一些脸皮薄的女仙,估计能和他撕逼,如果要加一个期限的话,应该是一万年。

    这货太阴毒了,这样的问题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刀。顺风耳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为何要让他遇到这么个玩意儿,老天你不长眼啊。

    这玩意儿最厉害之处就是你找不到他在哪儿,神出鬼没的,偏偏那声音他听的真真儿的,想屏蔽都不行。顺风耳就快吐血,心好痛,真的好痛。

    万恶的元神传音,还只有他一个人听得到,看见周围一切正常的仙人,在云头飞的顺风耳发觉自己就要窒息。不,就要爆了。

    “你听了就没反应,应该很刺激的吧?”秦大厨的求知欲就是那么的强烈,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很可嘉。

    “老子和你拼了,你个王八蛋,今天有你没我!出来和我单挑,我要和你单挑。”顺风耳受不了了,砸他们家玻璃。还无耻的说一句对不住,揭人家短,然后还问如此丧心病狂的问题,顺风耳豁出去了,神仙也是有脾气的。

    站在云头顺风耳破口大骂,这种感觉真的很爽,所以他骂的很流畅,这一口恶气就散了出去。爽。

    看着发癫的柳树精,秦大厨嘿嘿一乐。要想使人低头,就先使人疯狂,先乱其心。这一刻,他不觉得神仙有多吊。虽然自己也不是很吊,但他可是号称网聊中的大水比,顺耳风怎么会是对手。

    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大厨子信手拈来。但是这些问题在古风的天庭,当真是堪比大杀器。

    秦大厨还没开口,周围的神仙开口了。

    下方值日星官冒出头,“顺风耳你有病啊,大晚上的不睡觉到处乱叫。别忘记你可是有责任在身,再大呼小叫的,我就罚你明天去喂狗!”

    你妹,没想到那个混蛋没冒头,他的顶头上司出现了。

    “顺风耳睡不着有抑郁的话,明天到我这里来,我给你开一服药,有病就要吃药。”

    顺风耳无语,没病吃什么药。

    “顺风耳你再吵一下看看,我家小宝宝刚睡着,老子好不容易清闲休息一下,你要是把他弄醒了,我先和你单挑!”

    要不要这样啊,顺风耳闭上了嘴巴,一脸的苦逼样,为毛受伤的总是他。不就是发泄吼了一嗓子,没想到他成了众矢之的。

    为毛受伤的总是我啊?这样的疑问可不止顺风耳一个人想问,好不容易摆脱伤患爬上二楼的瘦子懵逼了。

    乘着女痞子在下面给小豆丁找吃的,秦奋尿遁,他觉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他爬上了二楼。

    在秦奋卧室找了找,没有发现,忽然发现在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储物间,他感觉心跳有点加快,一般的堆放室要么在一楼,要么在地下,后者放的都不是很贵重的物品。

    这样一个类似书房的地方肯定放的都是主人喜欢的东西,也许那件酒壶就在那里。

    想到这里,瘦子轻手轻脚的靠近,颤抖着打开大门,闪身进去,一抬头,手电一照,就发现了那个梦寐以求的酒壶。

    心里就是一声嘶喊,终于找到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这货就在灯火阑珊处,发了,发了,八百万的东西,分到手起码三百万,到时候加上美金,瘦子觉得自己从此踏上了人生巅峰,之后就是人生赢家,做生意,做大生意,找个老婆要漂亮的。

    再来个二三四五六奶,这才是特么的人生,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

    “我都有点没准备好!”瘦子嘿嘿的傻笑。

    可手电一晃,瘦子瞳孔一缩。

    坑爹了这是!

    好多的酒壶,十来个,尼玛的。

    瘦子不确定的冲上前,拿起来一个,好家伙是他们卖的,另外一个,好家伙,也是他们卖的,全部都一模一样,这是那个混蛋干的?做这么多一样的要死人啊,天知道哪个才是真的。

    然而真的还在139号储物柜,不现在是140号才对。

    怎么办,他该怎么办?全部拿走,瘦子再傻也没傻到这个份儿上,太多了,不好带,那带哪多少呢,他可不敢保证带走的就是真货。

    如果拿不到,表哥要发怒,蓝逸风能杀人,面对如此两难的抉择瘦子感觉小心藏就要停止跳动了,为何受伤的总是他?

    畜生啊!瘦子最想对秦奋说的就这一句。

    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他准备不充分,现在有种从万里高空坠落的感觉。酸,脸颊酸的已经僵硬,但是比不上心酸。

    哗哗,秦奋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孙雅婷的声音,“秦奋,这狗太怪,嘴巴叼,给它什么它都不吃。要怎么喂啊,你想想办法。”

    秦奋一愣,这货嘴巴本来就叼,不是地仙界的不吃,生怕哥给它吃地沟油,“你去地下室啊,那边有个酒窖,好东西我都放在哪儿,也有食物,你拿给它吃。”

    地下室才有好东西?小子,你也算卑鄙了,可惜,任您精似鬼,也难逃天网恢恢。瘦子躲在储物间眼皮子一跳,老天,你还是爱我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