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63章 秦奋一出生人退避

第363章 秦奋一出生人退避2017-11-10 21:18:25Ctrl+D 收藏本站

    人生哪有不无奈的?秦奋能想通,所以他很快收起了手机,两个秃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自己又不是他们领导,套一句话,兄弟对这事表示不负责。

    同学们吃着喝着,似乎情绪越来越高,难得一次这么整齐,因为连秦奋这个稀有动物都出现了,这在近几年的同学会上还是头一次。所以大家很高兴,吃的也很尽兴,不花钱的当然吃的乐呵。

    “咦,今天曾凡怎么没来?”班长灌了一口酒,酒精沙场的老将就是那么狠,白的和水一样。

    秦奋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易本道一脸古怪的看过来。对方的表情他尽收眼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学之间也不是一片和睦,磕磕碰碰常有的事,秦奋也不例外。曾凡便是其中另外一人。

    两人的恩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语道破还是一个钱字。

    秦奋早年踏入社会,虽是保安,但是工资稳定,加上不喝酒,不逛发廊,去不起大保健,所以收入基本旱涝保收,每个月能存一点钱,一点不多,但是时间长啊,几年下去也是小两三万。

    易本道和秦奋关系不错,没事企鹅也会闲聊,基本就是大厨子的死党,对两人的龌蹉最为清楚,现在有人一提这个名字,也难免秦奋有这样的变化。

    曾凡这人爱跳,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眼高手低,一心发财,可心不定,事难成,几年下来混的也不咋样,可就在去年年底,他遇到了一个机会,本来加入了一个境外抄黄金期指的公司,干的也不如意,可老板忽然萌生了退出夷陵市场的想法,无他。人脉不够。

    曾凡这人虽说心态不稳,但是胜在胆子大,敢冲敢拼,所以这借钱盘下公司就借到了秦奋这里。大厨子为人仗义,两万对他来说很多,可架不住哥们义气。

    对方又说的天花乱坠,秦奋一动心这钱就借了,可一借就是一年了无音讯。

    凑到秦奋身边。易本道压低声音,“钱他还你了没有?”

    秦奋笑笑,摇摇头,答案非常的明显,易本道脸色一变,低骂了一句,狗曰的白眼狼。

    秦奋眉头一挑,这话说的。难道有变化?

    “怎么了?你这么大反应!”

    “我这不是替你不平嘛,曾凡这小子四处拉人头,同学都有在他哪里开户。你说赚还是亏?这货最近春风得意,不仅嘚瑟,经常请我们出来吃饭,还出钱搞聚会,你说他有钱没钱?”易本道声音很低,毕竟这话说开了没意思,大家都是同学。

    秦奋眯起了眼睛,大厨子不傻,对方的做法显而易见,打亲情牌。然后拉到更多的资金,有了开户,就有操作,有操作。他就有利润,无非就是手续费,这小子挺狠啊,投资有风险不是空话,还是境外的,国内正规平台虽然也有开始做。但风险就是风险,期指不是闹着玩的。

    “他最近赚了?”

    易本道脸色古怪,“车和房都买了,还找了一个泉地妹纸,家里做茶叶的,有钱,要是不发,人家能考虑他?”

    秦奋点点头,“算了,说多了没意思,咱们喝酒!”两万?对于当时的秦奋来说真的很多,差不多大半身家性命,对于曾凡,秦大厨也讨厌过,毕竟那一大笔钱,他可是有用,谁不想有个安乐窝,够付首订了,可就是对方一闹,秦奋也一直没买房,还吃了几个月泡面。

    对方承诺的半年还钱没有兑现,之后变成了入股,好吧,入股就入股,可尼玛的半年过去,啥都没有,前段时间还给他莫名其妙的发了一个短信,说是要么自己追加一点钱入股,因为股本变大,不追加,股份就会稀释,不过还是股东,以后一起发财。

    要么他过段时间还钱,最近手头有点紧。

    现在大厨子明白了,这是因为严进彪入股了,曾凡这是想嗨一笔。

    两人正聊着,严进彪开口了,“曾凡给我打了电话,最近他忙,公司扩大,我入了股,加上他爱情事业双丰收,大家理解下,等下我们去隔壁打会儿保龄球,再去唱歌,他送完女友就过来,反正那女的也住这附近。”

    “没看出来,这小子最近这么嗨,女的咋样?”

    “还行吧,他大舅子人不错,做电机配套的,玩的挺好。”严进彪说了一句,这句话所有人都明白,这货最近是真走运。事业开始发展,爱情也有所斩获,几乎就是双喜临门,人生三大喜事,他一人占了两个。

    秦奋冷眼的看着大家交谈发现了一件事,曾凡也的确有他过人之处,至少同学们对对方的印象不错,比自己这个默默无闻的小草强的多。

    “狗屎运!”易本道嘀咕了一句。

    对于严进彪的提议大家没有异议,同学见面一水起来,基本停不下来,一顿饭的时间怎么够。

    吃过饭,大家去了隔壁玩保龄等待时间,因为距离唱歌还有点早,这里打发时间不错。

    一进门,不少同学都是轻车熟路显得极为熟练,秦奋无语的坐在一边,没玩过啊。

    “秦奋,怎么不去练练手。”

    “我不怎么会!”这是大实话,秦奋看着走过来的易本道和严进彪站起身,自打知道秦奋的真实情况,严进彪也不傻,打好关系对做餐饮的他来说很重要。

    “不会就试试呗,反正不吃亏。”说完严进彪将球递给了秦奋。

    拿着球,秦奋很无语,看着边上人的动作,随意丢了一个,那成绩,可想而知。

    “你这个姿势不对啊,我教你。”严进彪说了一句,然后随意的示范两下,在秦奋看来很吊了,能打到瓶子。

    “就这么打,你会了吗?”严进彪问了一句。

    易本道递给秦奋一杯茶,诡异的看着严进彪,你真教他?我佩服你。

    大厨子无语的点点头,丢球嘛,会倒是会,但是要打好,可不容易,真要玩,自己必须技能全开才行。“你多打几个!”秦奋说了一句,他想再看看。

    严进彪也随意的打起来,三人的气氛很和谐,一边玩一边闲聊。

    三个人正聊着,一边猛的插进一个声音。

    “咦,这不是秦奋吗,好久不见,你这球打的还不错啊,我记得你很少玩,完全不会,没想到你也能打的比初学者好。”

    易本道猛的回头,不是曾凡是谁。

    秦奋微笑,“是啊,还是新手。”

    “新手也不错了,进彪是老手,他可以教你,保证能比现在强几倍!”曾凡点着烟慢慢悠悠的说着。

    一边的严进彪脸色越来越难看,你特么说的是人话吗,这球基本都是老子打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