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72章 金毛狮子精疯了

第372章 金毛狮子精疯了2017-11-10 21:18:37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大清早的,镇元子有事,清风明月两个道童正在打扫院子,此刻五庄观内一片安静。

    金须踩着轻轻的步子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后院,远处一颗参天大树傲然挺立,翠绿色的枝叶在风中摇摆,日光撒下,透露出一点点碧玉般的晶莹。

    金须冷笑,心中窃喜,似乎自己的愿望就要达成,一举干死这个身边的恶魔。

    “前辈,你可以要看好小的,一旦有事,镇元子的怒火我承受不来。”金须提醒了一句。

    秦奋毫不犹豫的开始打字,“没事,有我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你敢说就成,就怕你不感兴趣,金须眉头一皱,他可不是猴子哪样的傻子,双手一点,一道光芒落在地面,将人参果院的土地小仙封死。

    然后一步步的走向果树。

    金须内心是激动的,一声大吼,“阿弥陀佛!”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他心里的呼声没人回应,倒是周围冒出一个巨大的义正言辞的声音。

    “大胆毛贼,佛爷看不下去了,居然行如此鸡鸣狗盗之事,路见不平一声吼,你还不住手!”秦奋开启视频,弹幕一出,天下皆惊。

    这尼玛的是什么情况?说好的同仇敌概呢?金须猛的一呆,身体一顿。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还纳闷呢,我只是想让你引荐镇元子道友,没想到你居然卑鄙到如此的地步,从中渔利,还想嫁祸给本座,偷取人参果,真当不为人子。”秦奋的反应也不慢。

    你大爷的,还要脸不要了!金须哑然,这就是个畜生。

    金须现在发现不对了,哪位天庭黑手在哪里?

    “你,你含血喷人!”

    “卑鄙。如此下作也只有你才干的出来,镇元子道友,此人潜入你家后院,意图不轨此刻想嫁祸与我。心思狠辣,目的昭然若揭,就是想你我二人不睦,他渔翁得利,顺带挑起五庄观与我佛门恩怨。此人不除,必有后患。”

    “明明就是你!”金须心里一惊,狗曰的手好黑。

    金须抬头一看,后院上方一个老道迎风而立,白色的胡须在风中飘扬,此刻正直直的看着他,不是地仙之祖镇元子是谁。

    “无耻小儿,本座岂是鸡鸣狗盗之辈。”这话一出。

    镇元子眉头一皱,后背的手掐指一算,脸色难看。算不出来,可见这位佛门来人实力深不可测,既然深不可测,那么要偷果子,还真难防得住,起码他就没发现对方的到来和方位,心下信了几分。

    “这位道友说的是,以道友的实力,想偷果子也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在下佩服的紧。想来便是金须的离间之计。”镇元子相信判断,实力摆在那里呢。

    你也是个睁眼瞎,金须大恨,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可一旦交恶镇元子。他简直不敢想象,心里一急,立刻争辩。

    “大仙不要轻信谗言,其实都是此人设计,他想对付另外一人,想拉你做帮手。”

    金须立刻将对方的谋划和盘托出。镇元子面色一囧,还有一人?也就说是这位害怕搞不定,拉他下水,这位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他都搞不定,那另外一人是什么境界?镇元子是什么人。

    地仙之祖,只敬天地不拜三清的祖师级人物,可以说是圣人之下的超级高手。

    要两个这样人的人物才能对付的人,我去,你特么就编,镇元子打心里不信,没听过还有这样的人,普天之下,别说你三清的下辈,就是各位佛陀菩萨,他也不怕,你倒是说一个能比他牛一点的人来?

    “信口雌黄,镇元子道友你信吗?”秦奋反手一击。

    镇元子听到秦奋的话微微一笑,其心思不言而喻,信才有鬼了。

    无耻,金须震惊了,好一手天衣无缝,现在他就是说破天,镇元子也不会信他的话。

    “镇元子道友,此人满嘴假话,鬼话连篇,居然编出如此幼稚的计谋,以为我等会上当,他好坐山观虎斗,还有一人?这里除了我们这些人还有谁?笑话,本座堂堂佛门究竟者,身份岂是你可以污蔑。”

    金须懵逼了,想到了天庭黑手最为诡异的一个地方,那就是隐匿之能几乎天下无双,这个混蛋此话一说基本就是将军。

    镇元子点头,没错,他没算到,应该是没人,除非来人实力也是奇高,但是他不信啊,哪有那么多的高手,你当他镇元子是白混的,谁他不认识,凡是实力和身份不差的,怎么可能来偷?他有人参果会的,基本都会给人送两个,金须此话简直就是将他当做了三岁孩童。

    镇元子那一点头,金须看在眼里如堕冰窖,好大一个坑啊,自己居然还跳了。

    “我顶你老母!”金须心里对着秦奋大吼,“无耻之徒,你的节操呢?”

    “你说的什么东西,我从来不知道!请说人话。”

    节操?秦奋不屑的冷笑,和你一个奸细谈节操有必要吗?哥们以后在天庭的名声无需你操心,对待坏蛋,恶人,奸细,和你有什么好谈的,你个白痴,放在现代社会,最后老子也是政府竖立的正面典型,媒体报道的英雄,这叫智勇双全,傻逼。

    是你!金须现在明白了,他就是个猪,哪有那么多的高人,哪有那么仙佛可以瞒过镇元子,自己被当时的愤怒蒙蔽了内心,该死的上了恶当。

    “原来是你。”金须心中大怒。

    “你好聪明!”

    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金须脸色涨红,死死的看着镇元子,此刻他的小命就在对方手上,那个黑手似乎不打算露面。

    镇元子看看人参果树,心思数变,声音猛的一沉,“金须我看在太乙的面子上放你一回,立刻滚出五庄观,否则不要怪我不给太乙情面。”

    金须心中一动,立刻飞出去。

    秦奋一愣,镇元子你个老好人,太不给力,对得起他吗,设计了这么久,本来想一次性搞定的,可惜,白费了功夫,不过也好,金须被逼到死角,肯定会找他的靠山,这正是他想要的,对于敌人,秦奋的想法很简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真正的幕后还笼罩在迷雾中。

    那就找一股风,将迷雾吹散,嘿。慢慢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