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73章 九灵元圣想吐血,金须凌乱

第373章 九灵元圣想吐血,金须凌乱2017-11-10 21:18:41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自己的小窝,感觉就是不一样,一扫边上,玻璃房搭建完毕,一条小道直通河边,中间铺设地板,桌椅齐全,活动区的上方,用透明玻璃遮蔽,四周绿树成荫,花香暗来。远处一眼望去,烟波浩渺,好一处休闲的地方。

    看着自己的产业即将上马,秦奋是激动的,终于可以悠哉的过日子了,生活是什么,就是抛开烦心事,好好的去享受每一分钟,赚钱不是目的,调节心情,摸索大道,才是秦奋现在的想法。

    何为道?道法自然!

    何为尿性?宰相肚里能翻船!秦奋一屁股坐在河边的椅子上,掏出了手机。

    金须被赶出五庄观,秦奋需要盯着他,反正也没事做,先找出妖奸背后的组织再说,这样好有个准备,大好和谐局面,这样的老鼠屎还是清扫一下的好。

    “可惜了,哥们没有必杀技!”秦奋有点遗憾,只能靠这样的手段来对付金须,而且还不能暴露太多,不然玉帝也会起疑,对自己以后的发展不利。

    秦奋木有开视频,而是看着金须的对话框。

    丧家犬此刻一脸阴沉的飞在半空,飞一飞,停一停,似乎漫无目的。

    刚出五庄观,他不敢去找同族,害怕镇元子盯着他,只能随便飞一会儿,再等待时机,不过特别的通讯手法已经使用,在他出来之后,一只小虫,便偷偷的落在地面,钻入底下,消失不见。

    “大胆孽障,你做的好事,居然盗取镇元子的人参果。刚才他告知于我,这脸面让你丢尽了,还不速回乾元山金光洞。面壁思过!”

    “祖师!”金须一呆,乾元山金光洞那不是太乙真人吗?心里不由得一紧。太乙此人最为护短,收徒哪吒就看得出。现在对方一开口,金须也是了然。

    为何,对方只是说了一句速回面壁,并不打算严惩,这样的大事搁在别的长辈哪里,少不得一顿痛揍,毕竟得罪的可是地仙之祖镇元子。

    秦奋一呆。看着金须的心理活动此刻想吐,这就过了?其实他这是不想说的太狠,把对方吓到。

    “谢谢祖师。”这一刻金须听到了满满的维护之意,在这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阶段里,他有些感触。

    “不客气,应该的,收了你一万多功德,安慰一下你受伤的心灵,这是我辈都愿意做的事。话说接下来你准备去哪儿!”

    我了个草,金须的心犹如坐过山车一个垂直俯冲就掉了下来。心情从激动,欣慰,感激。瞬间变成绝望,恶心,愤怒,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又是你!”金须睚眦欲裂。

    “可不是我嘛,难道你真以为,这个时候太乙真人还能找到你,给你嘘寒问暖不成,也就我还关心你的死活!”秦奋嘴角怪笑,堵上你唯一的路。去吧,去找你的同党吧。上兵伐谋。攻心为上。对于学了一点行为心理学的秦大厨来说,他玩的很溜。

    这一句话让金须如堕冰窖。整个心拔凉拔凉的,对方说的没错,接二连三闯下大祸,太乙真人不生气才怪,绝不可能轻轻带过,真要回去,指不定就会被绑了去五庄观负荆请罪,甚至以后也难以出来,被看管起来,这对于一个立志当好奸细的人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他还准备东山再起,和大厨子周旋到底呢,还有大事要做。

    “哼,前辈倒也是好兴致。”金须压住怒火,心里将对方骂了一个遍,臭不要脸,还提功德的事。此刻他还不敢完全翻脸,只能虚以委蛇。

    “没事,这不是担心你嘛。”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谢谢你玩我玩的就要逆天了。金须脸色难看。

    “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要修功德去了,拜拜!”秦奋合上手机,准备在周围走一走看一看,想想有那些需要改进的,心情很不错。

    金须心口在滴血,心情很压抑,这货阴魂不散,变着花样来耍他。

    “还是随意的走走,然后去西牛贺洲!”金须低语一声,看看附近,可不敢保证那货走了,心一刻不停的打鼓,感觉总有一双眼睛盯着他。此刻的金须就快蛇精病,看谁都起疑,听什么话都觉得是坑。

    月老看到一定很感慨,咱们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了。

    金须心下一定,立刻朝着西边飞去,不出一会儿,耳边传来的一个声音。

    “金须孙儿,你这是准备去哪里?”

    你特么又来?金须心里一烦,知道对方能读心你这样玩真的很没意思,不是明知故问吗。

    “还能去哪儿,去西牛贺洲,你管的也太宽了一点吧。”

    乾元山金光洞,正在休息的九灵元圣猛的一呆,臭小子你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不管你,不管你你去死吗?

    “混蛋,你做的好事!”九灵元圣大怒,还说不得你了。

    “扯淡,大家心知肚明。到底是谁你自己清楚,少特么废话。你大爷的孙儿。”金须忍不住了,哪有你这样的,变着法玩,你当他是死的啊,爷们也是带把儿的。

    “你!”九灵元圣一口气憋在了心口,小混蛋,你这是作死啊,敢这么没心没肺,难怪最近老闯祸,不过老狮子重情义,虽然口上不喜,心里还是比较担心。

    “你做的好事,现在还敢去西牛贺洲。”

    “为何不能去,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金须越来越烦躁。

    “难道你不知道牛魔王下了封杀令,要找你的麻烦,你要是敢踏入西牛贺洲一步,他就要打残你!”

    少放屁了,牛魔王关他屁事啊,你就接着编,看你编出什么花来,又是来忽悠他的吧,打死金须都不信,这又是那个混蛋在耍花样。

    “那你想怎么样呢?”金须声音越来越低沉。

    “还不给我滚回金光洞,老夫还能保你周全。”

    哈哈,笑话,保我,太乙要对付我,你保个蛋蛋啊。金须大怒,你还玩上瘾了是吧。

    “滚犊子,小爷不会上当的,你个遭雷劈的,天道怎么不劈死你!”金须实在是压抑不住了,破口大骂。

    吧嗒,酒杯掉落地上,九灵元圣傻傻的看着天空,一时间懵逼了。

    “你怎么了?”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太乙真人漫步走出。

    “金须疯了,他竟然骂我!”九灵元圣无语。

    “金须已经癫狂,此事我来处理!”太乙真人眼中闪过一道光芒。(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