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77章 大厨出动,冥河憋屈的要死

第377章 大厨出动,冥河憋屈的要死2017-11-10 21:18:46Ctrl+D 收藏本站

    若说这个世界上谁和冥河恩怨最大,非地藏菩萨莫属,他们一个是修罗教主,一个是幽冥教主,都是在地府六道混饭吃的。

    只不过冥河一直被地藏压制,地府六道,之前要不是秦大厨横插一杠子,最大的人生赢家就是地藏,两人可以说有着天然不可调和的矛盾,天生的对手,此刻见面,那真的有千语万语要说,满满都是基情。

    这货怎么来了。太乙心中极度的不爽,他的修为比地藏差点,法宝强点,但是离开血海,对付佛门八大菩萨有点吃力,在血海中他是没有压力的,血海不枯,冥河不死,可离开了就有点蛋痛。早知道今天不来蹚浑水的!

    “你要如何?”太乙冷哼,他心里清楚两人修为差不多,对方一下分辨不出来自己就是冥河所变,干脆,拿了金须走人,不要纠缠,大事为重。

    “金须岂敢胆大妄为,让他说出主谋!”地藏微微一笑,就这么让你走了,他也不用出现了,摩柯迦叶干的好,有些话他不适合说,镇场子就行。

    “主谋?从何说起!”太乙看了过去。

    “金须和妖族有勾结,意图挑起天庭和佛门的争端!”摩柯迦叶现在底气十足。

    “勾结?笑话,我老牛是那样的人?”牛魔王不爽了,你们两个白痴。

    冥河心中一动,你们还太嫩了点,“没错,牛魔王耿直,绝不会有如此卑鄙的算计。我信的过。而且那件事太诡异。宣扬出去。挑起的是妖族和天庭的争端。”

    牛魔王一笑,“真人说的是。”心思数变,这话有道理,他不信金须吃了雄心豹子胆来撩拨他牛头。

    秦奋脑门一黑,你也太耿直了吧

    “那天挑起我佛门和镇元子之事如何解释?”摩柯迦叶脸色一变,对方话里有话。

    “是吗?”冥河眉头一挑,说你嫩你真的很嫩,“那么最后到底是挑起的什么矛盾。是天庭和镇元子间的吧,此事漏洞百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管怎么看,都是有些人坐收渔翁之利,吃亏的总是天庭!”

    此话一说牛魔王冷冷的看着地藏,没错,这事闹到现在最大的既得利益者还真是佛门。

    我去,秦奋一呆,姜果然是老的辣。冥河这老油条心思也深沉,倒打一耙。这些事的所有矛头都对准了光头们。

    要遭,地藏心里一凸,太乙老儿果然不简单。

    摩柯迦叶一口气憋在了心里,怎么说?没证据啊,空口白牙的谁信。

    金须心里大叹,老祖就是老祖,自己还差得远,看着对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心里不由得一松,看来他这次能躲过一劫。

    没错,冥河现在很爽,一群小屁孩跟我玩这个,你们太嫩了。

    看着在场众人的目光对准地藏,老家伙心里是欢畅的,地藏老鬼你也有今天,看着情势立刻开口,准备乘热打铁,早点完事。

    “既然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我看此事还有诸多疑点,金须纵然有错,也不是大错,实在是被人利用,我看不如让我带回山门,慢慢询问,查出蛛丝马迹,在昭告天下,给牛魔王一个解释,给镇元子一个解释,给天庭一个解释,同样给你们佛门一个解释。”

    冥河大声一说,牛魔王点点头,没错,这事太古怪,还是静观其变。

    地藏正要开口,远处飘来一个声音,“镇元子多谢道友了!”

    声音一出众人皆惊,没想到地仙之祖也出现,镇元子也不想来蹚浑水,可总觉得这事有蹊跷,既然太乙说的有理,那么不妨先看看。

    镇元子一开口,直接堵死了原本想要说话的地藏,人家两家可都是当事人,他们都没说话,你一个看热闹的说什么。

    大家都同意,你还要纠缠,那是怎么个意思?说句不好听的,有问题!

    地藏一时间也不好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须被太乙抓住。

    秦奋脸色涨红,好你个冥河,牙尖嘴利,顷刻间就把握各方动向浑水摸鱼,不愧是积年的老滑头,一直活的这么滋润。

    可一看到对方的心理活动,加上金须那厮的恶毒手段,想要灭杀数万海天生灵,大厨子心里就有一把火,烧的越来越旺。

    想走,想回去继续害人,做你的春秋大梦,哥们可没同意!

    “既然各位都没有意见,那么金须我就带走了!”太乙对着众人拱拱手,低头一看身边的金须,小狮子同样脸色诡异的看着对方,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冥河,看招!”弹幕开启,又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

    太乙猛的回身,严阵以待,整个世界安静了,所有人诡异的看着他,因为就只有声音什么都没看见啊。

    刷,一道白光急速的出现,似乎一个小珠子,太乙手中一翻,巨大的掌印就飞出去,可珠子猛的就穿透了手掌。

    太乙一扫周围,暗道好卑鄙的混蛋,因为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他,叫冥河你激动什么?

    想到此处,假扮太乙的冥河立刻爆喝,“何方鼠辈鬼鬼祟祟,冥河?冥河那个魔头在哪里?出来受死!”真是太机智了,冥河很想给自己点个赞,周围一听,才稍稍脸色平和,珠子一晃,在冥河身边消失不见。

    心里一定立刻传音给金须,“放心没事,跟我走,回去之后立刻返回天庭,按照以前制定的计划,不断打压妖族,为我们拉到力量,死多少人都无所谓。顺带激怒别的妖王。”

    金须点点头。

    冥河心里一松,那个偷袭的家伙走了吧。他正在纳闷,那个扯淡的声音又叫了起来。

    “冥河,你裤子又开裆啦!”

    混蛋!冥河一惊,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实力莫测,虽然招式不是很厉害但是胜在诡异,难道自己又特么中招了,他下意识的低头一看,麻蛋,明明就没有好吧。

    冥河抬起头的时候,周围鸦雀无声。

    一个个傻傻的看着他,眼神都很飘。地藏已经傻眼了,你这是什么情况?

    镇元子无语,叫冥河关你屁事啊,牛头一脸懵逼,你这低头的动作好无语。

    金须一脑门的冷汗,中招了防不胜防啊,又是那个禽---兽。这下惨啦。

    此刻心里最纠结的莫过于冥河,他就要吐血了,这个牲口啊,没想到他居然利用了潜意识的心里行为,当真就不是人,这下穿帮啦。(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