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86章 酒神杜康的郁闷一天

第386章 酒神杜康的郁闷一天2017-11-10 21:18:57Ctrl+D 收藏本站

    对方离开,秦奋自然的回身关门,对于这类人,秦奋就一句话,去你大爷的,哥们不伺候,爱上不上,反正他想曝光路子多的是。

    可怜的小豆丁在一边看着他,心道,你吃了,哥们还没吃呢!秦奋看着它,忽然想起来这货还是空腹,随意丢了一把花生,秦奋坐到了沙发上,今天事多,这一耽误,就快要中午了。

    拿出手机,秦奋看了看天庭,发现天庭之上,一片郁闷之声,这不,又刷出了一个哥们,还是一个名人,酿酒之祖,酒神杜康。

    我去,这是真的牛逼名人啊,秦大厨小时候就知道这个人,和鲁班一样都是威名远扬的角色。

    “哎,食神也天仙了,这个世界变化好快,不知道我的道在哪里?”

    秦奋很无奈,很想和他说说话,无他,酿酒这可是和饮食挂钩的东西,天朝人的饭桌之上怎么可以没酒呢。

    “道在心里啊!”秦奋决定给他打打气,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秦奋觉得凡是匠人出身,其实都是高帅富。

    “心里?谁,敢问是自然祖师吗!”杜康一惊,难道今天是自己的好日子?这是祖师大发慈悲了!

    秦奋看着对话框,心里一片悲凉,你们这样,还能愉快的玩耍吗?要是穿帮了怎么办,这次玩不出花来,他道法自然的招牌不是白瞎了。

    “不是!”秦奋尿性十足,说换名号就换名号,就是那么干脆。

    “哦!”杜康心里一凉,悲哀,原来不是自然祖师。“那么你是?”

    “我是,我是啥咧?”秦奋一呆,麻蛋,不知道怎么编。肯定不能告诉你他就是自然,要不然怎么聊天,身份太高有时候也很无奈啊。“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杜康一呆。这是妖仙呐。

    “那么草道友,刚才那句话有什么含义吗?”

    秦奋脸部一抽,草道友?杜老爷子,你口味好重啊。为何要说刚才那句话。随便说一句都比这个小草强。“没有什么含义,你不是都成仙得道了吗,那就坚持自己以前的路啊。”

    “道友说的是。”

    “我小时候老师经常说一句话,坚持,持之以恒。成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天分。”秦奋这话没虚的,不论是小学,还是初中,老师都常说这句话。

    老师?杜康心里一惊,什么老师?哪位老师?那是何方高人!

    “敢问草道友的老师是那个?”

    草道友那个不用老师啊,爷们天生就懂的,秦奋无语,刚才就不该玩深沉,一看杜康来了兴致,秦奋就明白。鱼儿想咬钩了。但是不能太痛快,要吊着,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俺们老师说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杜康感觉心好酸,难道这位道友年纪不大?没错,草木成精,本来就时间长,特别是一些稀有的,化成人身就有**力,他们的修道之路更加的崎岖。说不定今天自己遇到的这个神秘莫测的草道友,就是其中之一,虽然法力高深,但还是一个孩子。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老师教了你什么?”杜康觉得心好痛。自己堂堂酒神,居然去欺骗一个孩子,套他的话。

    秦奋看着对方的心理活动已经哭瞎了,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秦奋眼珠子一转,诡异的笑了。

    “老师说,问人问题的时候要说请。我们是礼仪之邦!”

    杜康心好痛,他还是一个孩子啊,这句话他差点没背过气去。

    “请道友为我解惑。如何才能寻找到本心,我在酿酒的路上走了很久,以前的时候看见一条康庄大道,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发现道路越来越窄,最后一片迷茫,不知道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秦奋想说你傻啊,西游记的歌都这么唱,他还以为对方要问酿酒的专业知识,没想到是这个,他书读的不多但都知道怎么瞎掰忽悠这货。

    嗯,这话没错,杜康一愣,点点头,看来这位的老师一定是一位大能,说的话都富有玄机。

    “那么我该如何做呢?我只会酿酒,道也是酒。”杜康知道自己陷入了瓶颈。

    “你会酿酒?那你给我说说怎么酿酒!”

    杜康一呆,为何你要发问,不过他很肯定的以为这是对方的好奇,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会啊!”杜康跟着就随便简单介绍了一下。

    “那你会做啤酒吗?”秦奋一乐,先给老杜忽悠晕。

    啤酒?那是什么没听过啊,不对,天下的美酒还有他不知道的?难道是私酿!

    “敢问道友什么是啤酒?”杜康很想知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说不定就能从新的酒中得到启发。

    “那你会调酒吗,鸡尾酒!”

    杜康的心好痛,为何你不回答问题?你们老师没有教过你吗。但是那个调酒却又一瞬间吸引住了他,调酒?这个新鲜啊,鸡尾酒是什么酒?没听说鸡尾还能酿酒的,那就是几根毛而已,怎么弄?杜康一下就傻掉了。

    对于酒文化来说,他杜康是一面旗帜,是大神一般的存在,现在居然发现还有他没听说的,那种心痒,让他十分难当,不耻下问嘛,他不觉得问一个不懂的人有什么不对,只是觉得有点羞耻,自己居然哄骗一个孩子。

    “那你会调酒吗?什么是鸡尾酒,你能不能弄一杯,我不信你会弄,你如果能弄出来,我就给你好吃的东西,或者好玩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杜康此时就像一个忽悠小朋友吃糖的人贩子。一边说,一边看着四周,到现在没有发现人在哪里。

    只能大叹这位道友的跟脚很深,深不可测,可能是什么先天神物。

    秦奋一乐,你还真入戏。

    “那你会做米酒吗,我挺喜欢那个!”秦奋说的是实话,他不爱喝酒,但是米酒除外,小时候外婆做的米酒真的是想起来就流口水。

    米酒?杜康的心碎了,为何你又扯到这个东西,咱们可以好好的聊天吗?

    “没问题,那个我很拿手,只要你告诉我怎么**尾酒,或者做给我看,我就将我私人珍藏的米酒送给你,很不错的东西,还很滋补。想要吗?”杜康一边说,一边心跳加快,感觉自己距离成功更进一步,难道自己的机会就在这个草道友身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