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387章 杜康的心又碎了

第387章 杜康的心又碎了2017-11-10 21:18:58Ctrl+D 收藏本站

    要那玩意儿有什么用?秦奋想说宝宝心里苦,特么的不知道会不会虚不受补,天庭神仙的好东西不少,但是他能直接使用的太少,只能看看不说话,你为何要这么做?勾起人的想法很不道德。

    看了一眼在边上偷偷瞄屏幕的小豆丁,秦奋一把拍开对方,“不想要!”

    杜康的心哇凉哇凉的,怎么办?这个道友好难对付,和一般的小屁孩不一样。

    秦奋无语,你是从哪里看出来他是小屁孩的,哥们也是服了你。

    “那你想要什么?”杜康豁出去了。

    “你对酒很了解?”秦奋想知道的是这个,那就可以考虑技能了,不过有一点很无奈,酿酒需要花时间,他哪有那功夫,还不如从地仙界直接买,两边倒腾,这样多省心,自己酿造材料也要用这边的,还要花时间,得不偿失。

    秦大厨真正想要的就是一个对酒的理解和认识,说不定还能去学学怎么调酒,勾兑!

    “当然,你还是喜欢酒的对不对!”杜康觉得自己的心又活了,只要有喜好那就是好事。

    “喝的少,不怎么感兴趣,一般聚会才喝一点,平时不太喜欢,更喜欢喝茶!”秦奋没有一点夸大,也不是故意这样,他平时喝茶真的比喝酒多,大厨子以前当保安的时候也就来点啤酒,白酒基本不沾,因为工作的原因,喝酒误事。

    那你问这个干毛!杜康的蛋蛋有点痛。不喜欢你说那么多?

    “你不是喜欢米酒吗,那个也是酒啊。”杜康决定扭正对方的价值观,酒就是他心中的最爱,也是他追求的道。

    “米酒是饮料来的好吧,你好意思说自己是酒神!”秦奋无语,那个和酒差很多的。那玩意他们当地土话叫醪糟。是没有蒸酿过的,你当他秦大厨什么都不懂啊,他可是大厨子。

    囧。杜康的蛋蛋刚才是痛,现在就是碎啊。心里十分无语,道友请收了神通吧,受不了了,心里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能搞死人,可是又不能发火,只能在心里大吼一声,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想不想要,只要想要,我们交换。”杜康觉得这才是正确的思路,等价交换什么的可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抓住喜好才是知道鸡尾酒的方法。

    秦奋看着对方,诡异的笑了,“你用什么交换?”

    “米酒啊!”杜康说的很自然,心里开始紧张,同意吧,我知道你想要。

    “我说过要和你交换米酒吗?”秦奋啪啪打字。他倒是想。就怕喝不了,要是挂了,算谁的?

    酒神这一刻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蛋碎。那种期待和现实的差距,无情击垮了他一个神仙的强大内心。

    “你不是说你喜欢的吗?”杜康不信服,追问了起来。

    “我喜欢不代表我要和你换吧,什么逻辑!”

    我给你跪了,杜康无语。心里此刻空唠唠的,“那你想要什么?”

    “还没想好。”秦奋觉得酿酒技术先不急,鸡尾酒调酒什么的他可能不会,另外一个啤酒什么的他也不会,干脆。酒神养成,为何现在就要着急开宰呢。完全可以先开拓他的思路,见识一下新东西。以杜康酒神的底子,那些东西很快就能吸收消化。

    到时自己再拿,不是要省心很多,秦奋觉得自己真特么是个天才,这样才是好路数。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这不是逗他玩吗?杜康的心又特么碎了。你没想好要什么,问你你又不说,这明显就是待价而沽的节奏,可你到底要换什么给个痛快话行吗?

    “那你慢慢想。我不着急!”杜康心里的苦,已经苦到了嗓子眼儿。

    “那就这样了,拜拜!”

    我去!杜康一惊,是叫你慢慢想,没叫你走啊,天哪,他感觉自己要疯,放在别人身上,泡在酒缸里的老爷子早就毛躁了,一定破口大骂,可一想到,是啊,对方还是个孩子啊。

    他就一口老血被堵了回去,只能蛋碎。

    秦奋站起身,走到厨房,拉开冰箱取出一罐啤酒,上面都是英文,至于为什么选这个,而不是天朝字,秦奋表示方块字惹麻烦,不想多事,英文的最好。

    咔嚓拍了一张,厚道的秦大厨决定还是给对方一点东西,杜老爷子也不容易。

    发送一出,进度飞快,啤酒刷的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杜康正在懊恼,砰的一下,脑袋上掉下一个东西,拿起来一看,一口老血从嗓子眼儿到了舌尖,这是什么玩意?

    一溜的鸡扒字他不认识,那种忧伤,就和男女去嗨皮,女的突然来了大姨妈一样。

    拿着易拉罐杜康不明所以,摇了摇,感觉里面装的是水,但是什么,他不知道,忽然有一个想法,难道这就是鸡尾酒?

    摸索了半天,杜康也没闹明白,这个铁皮子怎么打开,暴力?想了想,杜康觉得等一等,这个盒子挺精美。

    “道友,草道友!”杜康叫了两声,发现没人,心好不容易粘起来,又碎了,这没心没肺的,是要闹哪样。

    草道友,你牛逼,哥们不想跟你说话,秦奋拿着手机准备去弄吃的。

    他一走,杜康更是抓瞎,完全就搞不明白对方是玩什么花样?

    你要是说吊高了卖吧,那人家这么厚道提前给你东西是什么意思?“不像啊!”杜康嘀咕了一句,一想到对方是个孩子,他就有一种负罪感,难道人家就没有敲竹杠的想法?

    这个思维一出现,杜康的心更过意不去了,感觉这个可行性是相当的大,要不然他怎么不要米酒,不交换?

    摸索了半天,杜康发现了瓶子上的小环,咔的一下拉开,砰,一股酒水就彪了出来。

    好在老爷子怎么说都是神仙,不会被*,手中一动,啤酒就被定在了半空。

    举着罐子,杜康喝了一口,噗的一下全喷了,“这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跟马尿一个感觉?难道自己被耍了?”

    刚才是负罪感的话,现在就是蛋痛,杜康发现今天是他这上千年来最郁闷的一次。

    “如何?这个就是啤酒,不用跟我说谢谢!”

    听着耳边的话,杜康手一抖,谢谢?刚才那味道喝的他想吐了,差点就想骂人!

    他还是一个孩子啊,看看,什么都不求,就给送他东西,多么的无私,天真烂漫,杜康心口堵得慌,自己怎么能这样呢?

    “谢谢!”这话一出口,杜康胸口很闷,被几口气连续卡的不上不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