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425章 吴刚砍月桂的历史遗留问题

第425章 吴刚砍月桂的历史遗留问题2017-11-10 21:20:0Ctrl+D 收藏本站

    “先说说是哪两个人?”王母不上当,心态一下就平静,对于自然,她很了解,这厮不经意间就在玩花样,挑起她心绪不宁,合着一个好好的半步准圣,你就不能学点好?

    “玉兔和吴刚!”

    “吴刚?”王母脸上一变,玉兔还好,毕竟是女仙,在她管辖范围内,有事玉帝也不好手伸太长,但是吴刚不同,吴刚是男的,而且还不是男的那么简单。

    自然要这两个人一定有所图谋。

    秦奋无语,他这就是急公好义好吧。看着人家老当长工无偿给你们干活心里不落忍。

    “你可知吴刚的来历?”王母停了停。

    “一个书生,想求成仙之道!”秦奋试探的说了一句。

    “没错,既然你知道,那么就该明白,他的事,是玉帝对其的考验!”王母轻轻说了一句,秦奋明白了,这是点出了正主儿。

    “既然是考验,那么为何要是月桂,这无法完成,分明是刁难!”秦奋不信,这事没那么简单,肯定有下文,不死月桂,有不死二字,你一个区区凡人如何砍得完。

    “刁难呵呵?当然没有那么简单?”王母有些奇怪,你自然神通广大,居然不清楚?

    “为何?”秦奋想知道,知道前因后果方能对症下药,这个和七夕不同,信息太少。

    “你猜?”王母一乐。

    秦奋大囧,好家伙报复心好强,“你猜我猜不猜!”

    王母也囧了,这货就是个混蛋。

    “哎,好累,我想去睡会儿!”王母摇摇头,心里乐啊。

    秦奋恨的牙痒痒,你狠,把哥们这套学的好好。“吴刚不死之身,不是月桂。而是别的原因,所以玉帝这不是考验而是惩罚对吗?”

    秦奋不傻,只要愿意想,大厨子的智商还是正常的。

    王母停下脚步。“你真的不知道?”

    “废话,我要是知道还用的着问你。”秦奋就是那么大气,现在没人想得到和他闲聊的是王母。这话,估计没几个人敢说。

    轮到王母心好痛了,大胆狂徒。可心里虽然叫骂,就是不想说出口,女仙之首的矜持啊,总不能给人一个只会争口舌的泼妇形象吧,叫嚣的再厉害,你也对付不了这货。

    “你猜!”

    我,我他大爷的,秦奋心里苦啊,王母越来越不好好聊天了,这毛病跟谁学的。你就不能学点好?

    王母心里爽,什么仇都报了。

    “猜就猜,吴刚之所以有不死之身,长期砍树,不是因为月桂的效果,而是吃了有人给他的不死药,而这个不死药来自于玉兔,很可能还是偷的嫦娥的。

    所以三人受罚,嫦娥久居月宫,成为新一代的太阴星君无法离开月宫便是惩罚。否则堂堂星君怎么可能这么惨?玉兔被罚天天捣药,吴刚本是凡人,吃了不死药,却不能位列仙班。玉帝一怒之下罚其砍月桂,月桂不完,仙班难到,这就是中秋!”

    一边说,秦大厨一边阴沉的笑着,自己的思路不会错。可如果是这样中秋最大的阻碍就是玉帝,这人死要面子,因为是帝王,不好弄啊。

    王母一愣,如果对方真不知道的话,不得不叹一句,好细腻的心思,基本**不离十。

    “仙凡禁忌!”王母说了一句。

    没错,和七夕相同,只不过这事牵连更广,三人同时受罚,还没有织女他们的安慰奖。

    秦奋明白了一切,感觉有些棘手,吴刚的历史遗留问题不好解决,根子还在玉帝上。

    仙凡禁忌要想破局,不能等闲对待,一条天规就能压死人。吴刚虽然不死,但是戴罪之身,这和牛郎相同,但是千不该万不该是偷吃了不死药,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谢谢,下次来给你带点好东西,对了你三围多少?”秦奋问了一句,话一说完立刻一呆。

    王母一愣,什么三围多少?“你说什么?”

    “没事不用了,我看得出来!”

    说完秦奋就关上对话。

    王母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看着天边有些发呆。

    秦奋心里直打鼓,好悬对方不知道三围是啥,要不然,还不发飙,自己就造孽咯。

    合上手机,秦奋抛开一切烦恼,他玩的嗨,有人很纠结啊。

    看着手机确定着方位的金发美女,变色龙,此刻心里很无语,不是住在龙潭湖小区的,这里不对啊 ,可那个光标就是那么的镇定,死赖着不走。

    看着不远处的小区,变色龙有些茫然。加上距离有些远,收听的信号不是很好,废话,对方好像在二十多楼。加上小区面积很大,呆在外面的金发妹纸,只能看看定位。

    “难道这就是狡兔三窟?”她不禁问自己。反正正主儿在这跑不了,找个时间就上去打探一下,尽快找到夜明珠。

    秦奋睡的很好,王恒也睡的很好,今天是很和谐的一天,明天怎么样,那谁说得准?反正蛇妖书生睡的很不好,王母就没睡,还在想着自然道人想干嘛。

    这一夜,因为秦大厨的插手,注定天庭又要鸡飞狗跳咯。

    天一亮,秦奋还记得自己的事,立刻一脚踢开床边的小豆丁,翻身起床,收拾好就出门到了湖边,才不到七点,已经有不少的老人开始晨练。

    看着秦奋出现都习惯的打个招呼,大厨子做人其实还行,起码这些老人都对他印象不错。

    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秦奋闭上眼睛,照着慧眼给出的动作套路,开始打太极,身子立刻一动,从极静到极动,显得格外流畅,身体的自然本能已经成为习惯。将孙氏太极的精髓烙印在心中。

    这一动,如同清风,如同利剑,时而快,时而慢。

    看着秦大厨那飘逸的动作,老人们都停下来。

    “小秦越打越好了,不在老孙头之下。”

    “我看也是。”几个老人正说着。

    孙老带着另外一个老人走了过来,两人看见秦奋就是一呆,孙老头那是震惊到无以复加,太极套路,秦奋走他们家的,昨天基本就无师自通的摸透,可今天一看,你大爷,有的动作变得诡异了,似乎这小子还能改良,那是什么概念,我去,一代宗师,天纵之才。

    另外一个老人是外地来的,和孙老头是故交,看着秦奋,先是一愣,随后眼皮子一跳,扭过头看着老孙头,“你居然外传?这破了规矩!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这可是当年说好的。”

    “老陈,你听我解释啊!”孙老头脸色一红,教个屁啊,教不了他,有这样的徒弟,师傅很受伤,因为不到一天你就没得教,那种成就感太酸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