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436章 玉帝的心结,悲哀变色龙

第436章 玉帝的心结,悲哀变色龙2017-11-10 21:20:14Ctrl+D 收藏本站

    点开微信钱包给刚才那姐们去了三十块钱的路费,秦奋也将这个小事放在了一边,作为厚道的人必定做厚道的事,大厨子这人还是有着起码的底线,总不能让人白跑一趟还自搭路费吧。

    人家也不容易,这就是秦奋恩怨分明的做人守则,他操蛋,但是心眼儿不坏。就是想恶心一下那群在微信上专门骗人玩的家伙。

    变色龙一早就到了酒店,弄好房间,进门之后,将窗帘拉上,此刻随是白天但是这么弄一下,房间里的灯光也稍稍暗了,在浴室里放好准备的水,她露出会心的笑容。

    倒上一杯冰红茶,丢进去一颗药丸,只要大厨子喝了,就会陷入半昏迷状态,加上她的盘问技巧,很快就能掌握夜明珠究竟在哪儿,与对方是否有关,如果答案是肯定,那么这次简单的任务也就到了收尾阶段,拿钱交货。

    她整理一下,看看妆,然后就关上手机静静的等待。

    不到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变色龙诡异的一笑,事情往往就是来的这么简单,对付一个青年宅男,真的木有压力。

    门外的姐们也是一乐,收到三十块钱车钱,让她有些开心,起码这货不是那么抠门,懂得起。

    啪,门一开,王见王,两个妹纸瞬间就懵逼了。

    门外的妹纸看看门牌,没错啊,怎么是个女的在里面,不要以为是女的就不收钱。

    变色龙一下就傻逼了,这是什么情况,不应该是秦奋吗?怎么是个女的,老天你到底要闹哪样?

    “你约了人?”妹纸开口问了一句。

    变色龙点点头,“没错。微信约的!”这不对啊,明明是秦奋的。

    这就对了。好家伙,这货胃口好强。一个还不够,要双飞。妹纸心里了然,这样的人不是没有,她遇到挺多。

    “我也是。”妹纸说了一句。变色龙脸上一片古怪,这是什么节奏?

    “你也是约的道法自然?”变色龙问了一句。

    “没错,就是这里,错不了!我说姐们,大家都是同行,你能不能让我先进去!”说完妹纸就冲进了房间。一屁股坐在**边。无聊的玩着手机。

    我忍,变色龙心里一抽,跟着也走进来,随手关上房门,难道是一个不够,我去,哪有第一次约还自带一个的,这货缺心眼儿吗?变色龙不知道,秦大厨压根就不信她。

    “我说,你收了钱没?什么价位?”妹纸有点古怪。无奈变色龙一看就有点高端啊。

    价位?变色龙一呆,“什么意思,我就是约了网友见面。什么钱不钱的!”

    我去,姐们你犀利,居然来白干,你这条件不收费可惜了,妹纸有些无语,看来等下要小费的时候少了一个劲敌。

    “那你有点亏啊,怎么还不来,不是应该对方先等着的吗?他还没来的话,这房间谁开的?”

    变色龙也是无语。“我啊!”

    你个傻逼,妹纸无语。居然还是你钱。“你牛!”妹纸一脸古怪的看着变色龙。

    叱咤风云的女特也发现不对了,这不科学。事情为何老是出现偏差呢?

    她不明白,来的妹纸觉得很明白,这女的缺心眼儿,看着边上的一杯冰红茶,立刻拿起杯子喝了半杯。

    变色龙的心在滴血,搞什么搞,这才布置好的一切怎么有点和预期的不一样。

    一口红茶喝下去,妹纸有点昏昏沉沉,瞬间就倒在**边。

    变色龙阴沉着脸走到边上,拍拍她的脸,“你是干嘛的?”

    “干嘛的,和你一样,也不一样,你是被干了不要钱,我要是要钱的,你傻不傻啊!”

    我去尼玛,变色龙明白了,这是个小姐。秦奋这个混蛋,原来给她约了这么个玩意儿。

    对方还会来?别傻了,既然是单独的约的,有哪个吃饱了再叫一个小姐的?这不符合逻辑。

    变色龙一把抓起杯子,砰的一下摔在地上,太欺负人了,她现在想哭。原本好好的开局,计划的如此美满,可到头来她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小丑,那种巨大的落差,直接让她憋屈的想吐。

    变色龙想吐,月老也想吐,很久没有被自然聊天了,那种心情舒畅不足外人道,可凡事总有例外,一个声音的出现,让他好像强制来了大姨妈,肚子痛,痛的揪心。

    “月老道友好久不见啊!”秦奋很念旧的。

    月老很蛋碎的,这辈子咱们少见面最好不过了,心里开始打鼓。

    “最近改革的如何,需要帮手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月老现在不想说话,多说多错,哥们,咱们各自去玩耍好吗?

    “发给龙王的套你们研究过没有。”秦奋发现这货现在不好打交道。

    那是因为有阴影,月老心里一声叹息,哎,悲哀,怎么又是他。“在着手开发,要不了多久就能发放。”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你想哪儿玩上哪儿玩去,哥们很忙。也没有困难。

    “见外了不是?”秦奋明白对方的想法。

    “不见外,咱们谁跟谁,最近真的忙,也没有困难,一切都好,按部就班,一片和谐。”月老说的挺溜,就不劳驾了。

    “我就想打听一个事。”秦奋决定开门见山。

    你早说啊,月老松了一口气。

    “说说看。”

    “就怕你为难!”秦奋打了一句。

    月老眼珠子一凸,这是要把人急死,不过瞬间他的心凉了,既然是为难,还是让自然觉得为难的,那么就最好不问,那是真为难,“那就算了!”月老也不傻。

    怎么可以算了,你个老滑头,秦奋觉得没找错人,只有这么滑溜的,才能当玉帝的心腹,毕竟伴君如伴虎,没有一点机灵劲,早就被人吃的不剩下渣渣了。

    “可我不知道问谁,就认识你!”

    你不要放屁了,月老苦笑,你认识很多人的,你这么牛逼。

    “别介啊,你可以问太白嘛。”

    “我就和你熟!”秦奋不想去,关系不到位。

    合着你就只想欺负我是吧,月老心里苦。今天这一劫看来是躲不过去,“那你问吧!”

    “我就想问问,嫦娥,玉兔,还有吴刚的事!”

    原来如此,你算是问对人,别人未必清楚,可月老一下卡住,当年这事还有他的一点关系,一想到这里,更无奈了,他真的不上说啊,要不然会被牵连,可自然毕竟是自然,今天要是不抖点干货,估计这道坎过不去。

    “那是玉帝的一个心结!”月老想了想,沉声道。(未完待续。)(..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