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443章 憋死你,口令红包恶心玉帝

第443章 憋死你,口令红包恶心玉帝2017-11-10 21:20:28Ctrl+D 收藏本站

    贫道自然?这一句话在天地间慢慢的回荡,一个普通却又不普通的名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一个陌生但诡异的名字。

    道号一出,众人的脸上很精彩,就没听过,没听过那是从哪冒出来的?

    李靖不知道,想破了脑袋也不清楚这是什么人?八仙哑然,这是闹哪样,这么有身份的人怎么不显山露水?

    玉帝郁闷的看着镇元子,有气没发出,尽管不知道这个家伙什么来历,但是镇元子的态度就让他不得不小心,最想吐的就是,镇元子还是主人,人家都没说话,你们一帮子客人嘚瑟什么,喧宾夺主?

    玉帝没法发飙,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镇元子的面子必须得给,人家都给他了,他不给,太不讲究了。

    真不是好人,玉帝狠狠看了镇元子一眼,你绝对是故意的。

    别的神仙不敢说话,这里王母开口,镇元子主人站台,谁还有资格插手这几人的对话,在场之人除了玉帝,已经没人。

    所有的仙人如同集体收到指令,低下头,这一局,真的是浑水啊。虽然不知道来的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是能让王母和镇元子做到这一步,也不是好鸟。

    神仙打架,殃及池鱼,神仙都不傻,傻子也做不到位列仙班,想一想就明白,老老实实聊天吧,他们说的话就当听不到。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聊小八卦,这才是他们要干的。

    玉帝心在滴血,镇元子那一步就是逼宫,还做的丧心病狂。

    “道友有些陌生啊。”玉帝皮笑肉不笑,直接将秦奋最初的话选择性忘记,赦免?祭天?想都不要想。

    “贫道闲云野鹤,玉帝不知道也是正常。”秦奋很紧张,震慑住小兵小将无用,关键人物只有一个玉帝。大厨子也明白,想要对方涉险,扭转他的想法,堪比登天。

    “不知道道友所谓何来?”玉帝只能硬着头皮上。王母看着他,镇元子看着他,就连不少仙人也看着他。

    秦奋撇撇嘴,你倒是装聋作哑,可还没打字。一边猛的冒出声音。

    “玉帝老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都听见了,既然时间这么久了,那么酌情也未为不可。”猴子一跳,坐到李靖的那一桌,抓起一串葡萄就往嘴里塞。

    “你说对吧天王?”

    李靖想杀人,你特么问我干嘛,有病啊。

    “我也觉得是。”杨戬死死的看着玉帝,虽然是亲戚,但是这个事。没有情面可讲。

    玉帝神色一凛,声音低沉,“放肆,这事乃是群臣商议,天条规定,仙凡禁忌,没有商谈的余地!”

    玉帝猛的发飙,镇元子眯起眼睛,王母欲言又止,心里只能对着秦奋提醒。

    “此事不能操之过急。一旦惹恼玉帝,就再无回转的余地,还是徐徐图之,可与七夕一样。另找名目,到时候大家推波助澜,水到渠成。自然你听我一句劝,天条碰不得。现在不能撕破脸,关乎天道,吃亏的只能是你。”

    “我不信。天道就不明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道理,即为天道,理应一碗水端平!”秦奋不信。

    王母心里一声叹息,“自然,我不会害你,这事风险太大,天条乃是天庭之初便有,仙凡有别早有定论,这是规矩。我知道你有心帮人,修为也深,但此事能不碰最好不碰,方法多的很,未必需要一棵树上吊死。”

    秦奋不懂吗?他懂,但是此刻一看,不仅仅是一个中秋,还有不少的困难之人,大厨子对于陈旧的规矩心里就有一股厌恶,陈旧不代表不好,但也不代表对,一成不变本身就无法顺应时代的进步,该放弃的时候为何如此固执。难道就因为一个天规?

    秦奋没有说话,看着手机闭上眼睛,是不是碰一下才知道,你不敢打开大门看青天,永远不知道天有多蓝。

    别人不敢,他敢,反正不是这个地方的人,仙凡分割,可见规则壁垒的坚韧,天道未必能奈何自己。

    心里有点打鼓,但是秦奋不怕,生来就是倔脾气,属驴的。说句直白点,那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王母无奈,劝说不了,只能摇摇头,玉帝这一关,你就过不去,何谈天条?

    月老心里很纠结,这事有他的关系,始作俑者也不为过,看着秦奋心都横了,也特么冲起一点豪气,可一看玉帝的脸色,和头顶那一片不可琢磨的天空,心瞬间平静,血慢慢冷却,那一股即将爆发的气,也风吹云散。

    “道友,听一句劝吧,别说是猴子和二郎神,就算加上你王母和镇元子,也无法让玉帝改变初衷,牵连甚广,一旦天道追究,玉帝也吃罪不起,他不敢的。”

    月老的话说的秦奋心里发酸。

    玉帝真的不敢,不说天道,就是出于平衡,他就不能干,否则一顶处事不公的帽子就扣在他的脑门上,如何领袖群仙,如何服众?

    最是无情帝王家,就连他妹妹都压了,何况是嫦娥,玉兔和吴刚。

    猴子看看现场,玉帝神色越来越冰冷,虽然不怕,但也知道这事完了,心里一声叹息,立刻传声,“大哥,此事我尽力了。”

    杨戬眼珠子越来越红,知道不好,可他只能心里憋屈的看着这个名义上的舅舅,怂包!

    怂吗?有一点,但不是主要,玉帝就不想干这事,哪怕有五成的机会,这可不光是天道,还有天庭的和谐与秩序。

    “此事休要再提,朕给镇元子一个面子,就当没有听到过!”玉帝冷冷的说着,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话已说死。

    “没有可能?”秦奋低低的问着。

    “绝无可能。”玉帝一说完,扫视四周,哪怕是王母也微微低头。

    “呵呵,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旧貌换新颜!玉帝,你会后悔的!”

    “嘿,朕金口玉言,从不后悔!”

    是吗?秦奋猛的一点,口令红包,老子今天就要你后悔!你不是不后悔吗?那么天道打赏下来你接不接?接,那行,我要你说什么你就要说什么,就算叫你傻逼,你也要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