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492章 大势所趋,无可匹敌

第492章 大势所趋,无可匹敌2017-11-10 21:21:33Ctrl+D 收藏本站

    董老头很忧伤,那种悲哀能从菊花一股凉气直冲脑门,头晕了之后,再回到喉咙想吐。

    就打了一遍,你就看会了?少扯犊子。这在董老头的眼中分明就是推脱。

    “你看会了?”董老头想到之前的对话,这货太极也是看会的,难道真的可以?他有点不确定。

    秦奋点点头,这年头说真话也没人信啊。小豆丁很鄙视,这年头你的真话和假话差不多啊。

    好吧,董老头不说话了,要是别人说这话,他能一口水吐死他,但秦奋他多少打听了一下,这货真的没有师承,那么功夫学的就有些另类,如果,如果他真的没说谎,那就是说看比赛他学了八极和形意,那就很可能刚才看会了他的八卦掌。

    要不要这么扯淡啊,董老头真的扯到蛋蛋了。

    “那个您没事我先走了!”秦奋不想练了,难得一个安静环境,算了,差不了这么一天。

    他拍个屁股就闪人,董老头还在懵逼,一扭头,我去,人没影了。

    “这臭小子!”董老头嘿嘿一乐,拿起了电话。

    秦奋红尘走过潇潇洒洒,但是很多人有苦闷有开心,这个没法说。

    朴振勋夹带宗师之怒抵达京城,一到,整个国术圈子风云变幻,武协首当其冲,只能拿秦大厨当垫背,加上对方地位超然人脉广博,广电也剑指大厨子。

    可惜,天不遂人意,正在喝茶的朴老头才拿起茶杯,就接到了电话。舌尖栏目照旧,广电也不怵,打算硬抗。

    “小瞧了这个年轻人啊!”朴振勋叹了一口气。他什么身份,直接打上门去,落得个以大欺小的名头,不划算,高手更加的爱惜羽毛。所以他利用的是势。

    以势压人,以力破巧!这就是宗师的做法,阴狠毒辣,不留余地。

    “怎么了?”他身边的哪位领事皱起眉头。

    “节目卡不住!”

    嘶。中年男子吸了一口凉气,他可是动用了大量的人脉,没想到对方还能起死回生,不简单。

    “那要不要我在施加压力,以国内的名义!”

    朴老头没有说话。中年男子知道他在考虑得失。

    “先看看武协怎么说吧,毕竟天朝台不好用力,但是武协不一样他们不给我一个说法,休想我罢手!”朴振勋有这个底气,一群玩弄权术的家伙,早就不思进取,真要打,没一个上台面的。

    “恩,那我再打个电话,让体育局尽快督促武协妥协!”

    “去吧!”

    武协的几个老家伙一回去。就立刻开会商议对策,没办法,秦奋不合群,你拿他没辙,这要怎么整?

    三个老头子一脸的苦逼样,这会还没开,体育局下属负责武术的领导电话就到了。

    措辞很严厉,语气很冰冷。三个老头感觉很操蛋,这事没法弄了。

    “怎么办?”另外一个副会长没主意。

    会长看着程建设,程老头很郁闷。你丫的有病,看我有意思吗?实在是被看的受不了,才开口,“我也没辙。小秦虽然是我推荐的,但是我不熟悉,那是陈老头叫他见我的!再看我也没那个面子!”

    会长苦笑,“那就这样吧,妥协,让步。对方可以进一步的推广跆拳道和合气道。至于陈慕远的事。那就叫他找秦奋!”

    “我不同意,这不是说我们怕了他们,再怎么说秦奋也是天朝人,你这算什么馊主意!”

    “那你说要怎么办,这小子狂的没边了,既然他想出风头那就让他出!”另外一个老人很不爽。什么玩意儿,凭什么武协要保他。

    “就这么决定了,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意见!”会长拍板,对于秦奋他不想说话。

    你,你们。程建设郁闷的坐下,很久不抽烟的他拿出烟,一棒子混蛋,他心里焦急。

    “那就这么办吧!”

    刚一说完,他电话又想来,拿起来一看手就是一抖。

    “怎么了?”

    “董老爷子的电话!”会长脸上很激动,那可是八卦一脉的一代宗师啊。这会儿怎么打电话?不是说不理事了吗?难道是因为朴振勋?

    好,太好了!会长的心情一下变得不错,如果董老出面,那么武协就立于不败之地。

    “快接啊。”另外一位连忙催促。

    这免提一打开,那边的话匣子也跟着开了。

    “我说小崔,你最近这干的什么破事,别人欺负到头上了你装孙子?你也算个带把儿的爷们?”

    我了个草,会长两人瞬间就傻逼了,没有听到嘘寒问暖。没有什么拔刀相助,开口就是狂喷。

    这么大一个人了,今天算是被骂惨了。两人只能苦逼的相互看一眼,用眼神安慰对方。

    “不是您想的哪样,是那个秦奋太狂,年纪轻轻桀骜不驯!”另外哪位说了一句。

    “少放屁,秦奋我见过,很不错的一个伙子,我喜欢!”

    程建设好悬没笑出声,这句放屁说的实在。

    给您跪了,哪位也不开口了,这特么不是找骂吗?

    “不是,您可能有什么误解,我们上门去过,但是这小子没有大局观,就是个倔脾气,怎么说他都不理解!”会长哭笑不得,你还不能回嘴,人家辈分高啊。

    “少扯淡,我说了我见过,小秦大局观比你们强多了,人家华佗五禽戏都拿出来全民分享,那是什么气魄,哪像你们一帮子小肚鸡肠的,我看着烦!”

    好嘛,这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不是人,会长脸上好痛,感情秦奋是苦主,他们是地主,迫害别人玩的。

    那种如同被家长般的责备,让他死的心都有了,关键是不留面子,说的畅快,可边上还有人哪,这一骂,我去。脸面都没了。

    华佗五禽戏?你大爷的,三人集体懵逼了,难怪董老都骂人,人家真的高风亮节,那东西,可不比他们的家学差,甚至价值高的多。

    天哪,这不是真的,会长想哭。

    “你们逼小秦了吧,我不管,这事到此为止,要不然,以后别找我!”

    “见过了。”会长真的想哭。

    “那我不管,你给我把人找回来!”

    会长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这特么什么事,人家那是主动退的。求回来?哪有那么容易。

    “可朴振勋那边?”会长有点压抑,找了一个借口,不是咱们拉不下面子,实在是形势所逼。

    “我等下就叫他出来喝茶,这事,我接了!”

    啪嗒,董老头挂上了电话。

    武协会议室里静悄悄一片,会长脸色发青,扛了?尼玛吗的,早知道这样,他还担心个毛线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