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512章 惊现搅屎棍,进击吧法海

第512章 惊现搅屎棍,进击吧法海2017-11-10 21:21:58Ctrl+D 收藏本站

    灵山之上清风徐徐,吹面不寒,阳光普照,和煦怡然,观音的心一动一静,一平一乱,脸上神色变幻,不知道想些什么。

    他的声音一下去,整个法会陷入一片寂静,四大菩萨低眉含胸,一个个静静的思考,罗汉们也双眼闪动,将如来的每一句话记在心中。

    有多少人听懂,那就不得而知,反正秦奋是没懂。

    他这边一打字,安静的法会上,一个人身子猛的一震,法海下意识的就扭过头看着四周,前辈!

    本来他听得一知半解,似懂非懂,现在秦奋一开口,他蛋痛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可惜,这人天生就是一根筋,要不然也不会执着白素贞几百年。

    现在听到如来和秦奋的话,他心里更纠结了,如来是佛祖,这个没有疑问,说的话自然有道理,但是秦大厨也是佛陀,那也是传说中的究竟者,佛门的大能,不可小视。

    道家的神话体系庞杂无比,难道佛门的就简单,过去现在未来佛三大体系,如来也不是独一至尊,说个最简单的,药师佛就不在其下,手下菩萨更是多的惊人。

    现在秦奋一开口,法海完全懵逼了,但是仔细一想,大厨子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此刻,他是有一个疑问盘旋在心头,不吐不快。

    战战兢兢,法海开口了,“佛祖,我有一个疑问!”

    法海那低低的声音猛的在法会上响起,如惊雷,如山崩,来的突然,效果可怕,无数的目光也瞬间集中在他的身上,不仅是罗汉一脸疑问的看着他,想知道这货到底想问什么,就连四大菩萨也是露出好奇的神色。

    “法海,你是我的弟子。有疑问但说无妨!”如来点点头,一脸的笑容,是那么的和蔼亲近。

    “佛祖,刚你说蛋生鸡和鸡生蛋的问题。我就想问一句,是几只鸡?”法海脸上好红,就和火烧一样,这个问题很傻,因为佛祖可能是泛指。只是说明功德和课业的关系,但是秦奋一说,他纠结啊,所以才问出口。

    这话一说,观音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意思?地藏不明所以,法海你脑子抽了吗?

    文殊笑笑不说话,根本就不知道这货想干什么,倒是一边的罗汉个个蛋痛的看着他,你这个问题问的有毛病。

    如来没有生气。笑容依旧,“为何这样问?”

    法海看看四周,心里只发苦,但是秦奋的话,他愿意相信,毕竟自己能有今天全靠祖师栽培。“如果就一只,那要是公鸡怎么办?”

    噗,观音一口茶水喷了出去,喷了地藏一脸,地藏傻傻的张着嘴巴看着法海。你牛逼,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是啊,公鸡怎么办?公鸡不下蛋。

    几位菩萨瞬间就呆滞了。他们境界高,倒是不至于认为法海是来捣乱,但是这个问题,真的值得推敲。如果是公鸡,那还讨论个毛的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啊,这不是抽了如来一巴掌。他们一个个神色诡异的看着如来。

    罗汉一个个懵圈。公鸡?亏你想的出来,但是仔细一想,好有道理的样子,完事万物咱们都要讲规则,如来用这个比喻,转眼就被海法弄了一下,没错,所有的罗汉就是这么想的,他就是在弄如来,这太明显了,你特么问几只鸡这不是存心找茬儿?

    真当不为人子!如来面带笑容,心里一片憋气,看着法海就想说一句,你丫的是缺心眼儿吗?

    现场遭遇突如其来的强台风,好好的灵山法会如来讲经,瞬间场面极度尴尬,法会也被自然打断。

    “因为这个论题首先讲究的是一个循环,中间有个因果,可如果是公鸡,这个循环就不成立,因果自然不在,既然不在,那么这个命题本身就不严谨,所以,和功德与课业没法做比,因为功德必定存在,不分对象,哪怕是万恶不赦不之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个因没有限制。

    果,不论是得功德,还是修课业,佛度有缘人,这也是没有限制的。所以我现在没听懂,越发的迷茫了!”

    如来放下一只手,因为他抖了一下,被人看见不太好,心里只能憋气,你真的有病。

    “我说的是泛指!”如来说的好好的,没想到今天自己遇到一个较真的。

    “可世界上一开始是没有鸡的,哪里来的鸡蛋?这是物种的进化问题!”法海说了一句。

    这是事实,作为神仙,他们活的长久啊,很早以前还真是没有鸡的。

    如来想吐,你不要歪楼成不成,这是一个类型?哲学问题,和科学问题你混着来,我去你大爷!

    “我只是比喻它们的因果!”如来笑容消失了,周围的菩萨一个个憋着气,脸色一片通红,想笑不敢笑,今天这事,绝对是灵山史上的第一次。

    这个第一次今天被大厨子破了!

    “我知道因果,但是这个问题因果本身就有漏洞,是个伪命题,既然是虚假的,那么还讨论干嘛,这不是自己忽悠自己?天地万法,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都是有着各自的规律和法则,不是能乱说的。”法海照着秦奋的话说。

    法会现场气氛瞬间将至冰点,罗汉们一个个无语的看着法海,这是要闹啥咧?你听不就完了吗?

    菩萨一个个低着头,身子抖的厉害,今天算是开眼了,原来还是有较真的二愣子。佛祖今天这日子不好过。

    不是不好过,是没法过了,如来第一次嘴角抽抽了一下,你个二货,分明就是来捣乱的。最后那句话不是说他瞎搞,他是谁,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啊,那可是如来佛祖啊,你这么弄,师傅很被动的,你真的是我徒弟?

    “我们还是不要说鸡和鸡蛋的问题了,观世音菩萨的疑问在于功德和课业,我们还是回到正轨。”如来很郁闷,麻蛋,好好一个开局,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变成这样?

    事实证明,装逼真的要被雷劈的,如来本来也就是提一个模糊的概念,高深莫测,叫他们自己去悟,好家伙,当头就被自己徒弟抽了一巴掌,那酸爽!苦到家了。

    如来眼皮子有些跳,似乎今天的法会和平时不太一样,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

    他不知道,一个坑爹的玩意儿此刻正很精神的看着他们现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