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538章 王母跟着我做,揉四白穴

第538章 王母跟着我做,揉四白穴2017-11-10 21:22:30Ctrl+D 收藏本站

    哈哈哈,秦奋看着手机,忽然笑了,只是那张脸笑起来比哭还难看,看着王母的心理活动,秦大厨无言以对,这叫什么事?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啊,何况是吃了芥末,你以为是因为什么?

    龙王老子和你势不两立!秦奋暗骂一句,杀千刀的,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一句死鬼,说的秦大厨风中凌乱。

    “真的不是这样啊!”秦奋无语的擦了一把鼻涕,狗屎的芥末。

    “是这样的啊!”边上的服务员递过来一包湿纸巾,放下可乐,“我提醒过你很辣的!”

    秦奋死的心都有了,这叫什么事,你凑什么热闹,玩,你们继续玩!

    “怎么了?”听见没有动静,王母有些无语,“我就不笑话你了,还是一个爷们,至于吗?”

    秦奋又特么想哭了,这是芥末冲的,“没怎么,就是心酸!”这是实话,老天你太会玩了,秦奋觉得自从有了这个微信,自己的人生真的变化好大,虽然不愁吃喝了,但是好累。

    心酸?王母无语,“我知道你很用心准备了,谢谢!”

    尼玛!秦奋无语,不是这个情况,算了,大厨子决定不再讨论这个。

    “不客气,男人要守信!”秦奋啪啪打字,吃了一口面,喝,好冲,泪花子跟着就往下掉。

    是苦是甜,苦中作乐,这日子没法过了。

    “好吧,今天找我什么事,你最近干的都是大事,我可插不上手。”王母诡异的笑笑,你今天玩的飞起啊,听说玉帝下跪的太猛。膝盖现在还是青的。

    秦奋就不想说这个,天道搞死人,“没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吗?”

    王母一口闷气憋在胸口。一起一伏,谁信谁是傻子。还不了解你,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那就可惜了,我现在有点累,准备休息,最近眼睛看书太多,很疲劳。”

    又想轰我,秦奋撇撇嘴,“我有一套功法。专治眼睛疲劳,还能保护视力!”

    王母一乐,她的视力根本无需操心,难道神仙还能近视眼不成,但是能解乏还是不错的。

    “说说看,说不定我还有精神能陪你聊半个时辰的!”

    你妹,秦奋很无语,你太市侩了,咱们的交情呢?

    “好吧,这套功法是我的不传之秘。切记不要随便外传!”秦奋啪啪打字。

    德行,王母很无语,这也算不传之秘。随便吃点丹药不都比这个强。她是谁?王母啊,蟠桃一大把,没事能吃到吐。

    “跟着我的提示,你抬起双手,穴道知道吧,现在听我口令。”

    秦奋看着画面,王母抬起了手,放在脸颊两侧,点点头。穴道谁不知道。

    “探天应穴,以左右大拇指罗纹面接左右眉头下面的上眶角处。其他四指散开弯曲如弓状。支在前额上,按探面不要大。”秦奋看着王母照着提示开始做。忽然很喜感,配合那个宝座,加上两边的棋子,他就想笑。

    “对,就是这样,跟着节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放轻松。”秦奋一边吃面,一边打字,好不欢快。

    就这样?王母按着穴道,这就是你说的不传之秘?看不出来啊。

    “挤按睛明穴,一二三四,揉四白穴,一二三四,最后一个套路了,注意,按太阳穴轮刮眼眶!对,保持放松,跟着节拍。对,你学会了,相当的不错!”

    秦奋一边打字,一边忘记了芥末的辛辣。

    “似乎有点用处!”王母说了一句,“这套功法有名字吗?”

    当然有了,秦奋大手一挥,“眼保健操,这个功法牛逼啊,最适合学生,因为用眼比较频繁,我本来是准备提供给太白和月老的,他们不是办学堂吗?到时候肯定能换不少好处。”秦奋有点可惜,他刚才忽然灵机一动,心里好苦,这是多好的点子啊。

    王母脸上一红,“那倒是让你损失不小。”

    “没啥,这不是听见你说眼乏嘛,那就先告诉你!”秦奋啪啪打字,要不然等下问个事,你又要刁难人。

    王母有点欢乐,你倒是鬼精鬼精的,懂的讨人喜欢。为了给她解乏,连好处也不要了,小嘴甜啊。

    秦奋看完,想吐了,咱们能不能不要歪楼,天道我去你大爷!这个节奏这么搞下去不对啊。

    “你想问点什么事,说吧,太大的可帮不了,您老太犀利,我这样的实力太卑微!”王母脸上很古怪,今天似乎很高兴,手一抓边上的盘子,将一盘子水果丢出去,落到昆仑上下。

    “卧槽,王母今天疯了,大撒仙果!”土地一边说一边起飞去抢。

    “真疯了,刚才还在尖叫,现在似乎雨过天晴,还有,给我留一个啊混蛋!”山神一把跳了起来,整个昆仑山鸡飞狗跳,无数的仙禽灵兽冲向了天空。

    “我就想问问,天庭谁最擅长画画!”秦奋很守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就是那么讲究。

    “画画?”王母先是一愣,再看看天空,忽然诡异的笑了,笑的意味深长。

    “当然知道,画画会的人很多,八仙之一的吕洞宾,炎帝,都是出类拔萃,当然,要说专业,当属画圣吴道子!”

    “天王送子图,那个吴道子?”秦奋哑然,这位也成仙了吗?

    “当然,以画入道,肯定非同凡响,而且他的跟脚也是不凡,成仙之时还是受人点化,这人可以说是绘画之祖。”王母越说笑的越诡异。

    秦奋开头还挺兴奋,吴道子啊,这是和诗仙李白一样的人物,人族的精英。

    可王母一说到点化,还有什么鬼绘画之祖,他就觉得有点不对。

    “哪位?”秦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王母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在扬起杯子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仓颉!”

    我了个大去,老子给你跪了,“你是说点化吴道子成仙的是仓颉?仓颉造字的仓颉?”

    “没错,天下间能在文字和绘画上称为鼻祖的也只有造字的他了!”

    仓颉啊,我去,那可是中华文字之祖,仓颉造字的传说秦大厨知道,要知道传说中的河图洛书其中之一的洛书就在他手上,而且起卦占卜就是从他开始,是文字之神,牛逼的飞起,因为他开创了中华文明之根基啊!

    这样的大能忽然被提起来,秦奋猛然觉得,这特么是不是个坑?(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