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542章 你这古画怎么卖?

第542章 你这古画怎么卖?2017-11-10 21:22:35Ctrl+D 收藏本站

    秦奋的一句闭嘴,拉开了画画的开端,同时也在两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牛逼的人就是这么不在意细节,你要是说你戴个牛逼手表,开个豪车,那是很嘚瑟,要是家里装饰点古董就更吊了。但是秦奋的一句闭嘴,分分钟教你做人。

    人家那是消耗品都用的古董,你服不服,还压根就不解释,也不在意,完全不当一回事。

    秦奋感受着吴道子带给自己的一切,手中毛笔一动,开始笔走龙蛇,很快一副山水画就在纸上快速成型。

    画的如何,秦奋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跟着感觉走,觉得还行。

    符强已经傻眼了,指指秦奋,对着宋少卿,“他真的会啊?”

    宋少卿也是无语,这货真的不能以常理对待,画画他以前也没见过,就知道他没事玩魔方,“好像是的!”宋大老板哭笑不得,原本就是想挤对秦奋一下,叫你装逼,可没成想,对方真的会,似乎画的还不错。

    将画画完,秦奋放下笔,活动活动手腕,“就这样了,我就是个业余的,指望我画的多好不可能。爱要就拿去!”

    “要啊,怎么不要!”宋少卿脸上一笑,不管你画的如何,就冲这宣纸,就必须得要。拿起来,一阵香味扑面而来,宋少卿脸色一变,狗屎,你这不仅仅是古宣纸,还是你大爷的古墨,里面有一股浓浓的中药材香味,闻着就身心舒畅,和现代那种刺鼻的味道大相径庭。

    这还是业余的?宋少卿肌肉有点抽筋,他老头子没事就玩书法,当然对文房四宝不陌生,现在一看,他老头子才是业余的。那可都是他辛辛苦苦淘换来的好东西啊,可和秦大厨的装备一比,渣的伤心。

    秦奋压根就没感觉,什么古墨。宣纸,他对这个没有追求,反正海天城大把,要多少有多少。

    “给我也来一副呗!”符强也想要。

    “今天累了。想睡觉,画画看心情的!”秦奋嘀咕一句,你们两个孙子不是应该去过你们牛逼的夜生活吗,老赖在哥们这里算什么,就是想静静都不行。“本来画的就一般。心情不好,画的更差!”

    宋少卿得了一幅画挺高兴,“是啊,你好好休息,以后有的是机会,虽然不是名家,但是秦奋,你画的可以了,至少比我强!”

    秦奋诡异的看他一眼,比你强多了。这可是画圣的技能心得,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头好晕我想睡觉!”秦奋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这就是说你们可以滚了。

    宋少卿拉着符强就闪出去。

    看着手里的画,他很唏嘘,“这小子其实画的还不赖啊!”

    符强眼珠子一转,看不得宋少卿嘚瑟,今天打赌他可是输了,“要不到楼上去看看,让大家评评。咱们不说谁画的,评价高,我差你一百个,评价低。你差我一百个!”

    宋少卿眼珠子一转,“听说你找秦奋买酒了,我不要钱,拿一瓶酒来抵债!”

    “少做梦,钱我有的是,酒就那么一件!”符强不信服。“除非你也用清泉露做抵!”

    “玩就玩,你以为我怕啊!”两个骂骂咧咧就上了电梯。

    掏出一张会员卡,宋少卿往电梯上一放,这里的电梯有几层到不了,除非你是会员,这里有个很特别的会所,基本不对外,他们是这里的常客,因为安静,环境好,来往的人也都非等闲,所以,宋少卿将自己固定活动场所的酒店安排给了大厨子。

    这样出来玩也方便,两人上了楼层,很快出来,一出电梯,就来到一个茶室模样的大厅。

    里面布置的很有格调,没有一般会所的灯火通明和喧嚣,这里如同远离尘世,格外的清幽。

    两人一进门,就有身穿旗袍的妹纸迎上来,“宋总好长时间没来了!您还是去包间吗?”

    宋少卿摇摇头,今天是来打赌的,当然在大厅耗着呢,这里人多。

    和符强相视一笑,两人找了一个靠大门的位置坐下,叫了两杯茶,将画摊开。

    宋少卿点上一根烟,“啧啧,秦奋画的还行啊!”

    符强有些发酸,因为他没有,“装备很好,画的一般,毕竟是业余的。”

    宋少卿猥----琐的看他一眼,那可说不准,你丫的就不了解那货,他玩什么,都能玩出花来,搞不好,这句话你能憋死你自己。

    “是吗,那咱们就赌吧!”宋少卿对秦大厨那是信心十足,这又不是古董,不需要什么名家。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喝茶,从楼上下来几个人,看见宋少卿和符强立刻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少卿嘛,怎么?从山亚回来了?”

    宋少卿斜着头看了对方一眼,两人不怎么感冒,身份倒是差不多。

    “我说谁呢,这不是陈总吗?怎么今天不去摆弄你的物件,跑来喝茶了!”

    “我这不是约了朋友,今天联系几件嘛,咦,宋少卿你也玩字画,这画有点意思!”陈总一低头就看到大厨子的那副画。

    符强刚要开口,宋少卿狠狠看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你给我闭嘴。

    “是啊,你是行家帮我看看,我亏没亏?”

    “多少钱买的?”陈总很奇怪,你什么时候开始玩这个了,不怕打眼吗?

    宋少卿竖起两根指头,这画他从秦奋哪里二十万买的,这个价格对于业余的来说真的好贵,要不是看在对方的装备上,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冤大头。

    陈姓中年人点点头,拿起看了看,有点奇怪,没有落款,没有印章,什么都木有,最为扯淡的是,这手法很少见,废话,吴道子的画真的是传世少。

    虽然少见,但是手法十分厚重,山水画的神形兼备,最难得是那一丝跃然纸上的洒脱。

    一个词形容,大气,潇洒,有种红尘逍遥的感觉。

    吸了一口气,陈总点点头,纸张是好纸,墨是好墨,至于年代,他一下看不出来。

    “蓝总,你过来帮我长长眼,你是行家!”

    陈总身边的男人正是蓝逸冰,他接过来一看,同样神色凝重,这个纸是唐代的古法工艺,现在基本看不到,至于墨,也是如此,好家伙,就是这画有点诡异,这明显墨迹有点不对。

    蓝逸冰不好说话,只是说了下材质,因为他有一个疑问,还是不要开口的好。

    陈总一听,这一点倒是和他判断的十分相似,只不过他看不出来年代。

    “宋少卿,这画你卖不卖?”

    两人一呆,符强更是有点蒙,不确定的问道:“你要买?”

    “废话,我也不让你吃亏,你花两百万买的,捡漏了。我出三百万!因为没有落款,不知道是不是名家,是哪位名家的,这画,我最多出到三百万!”

    噗,符强一口茶就喷了宋少卿一脸,然后和对方一起诡异的看着陈总,你特么缺心眼儿吧!秦奋那货画的能值三百万?宋少卿张大了嘴巴,你是怎么看出来花了两百万的?明明是二十万啊!这还是冲着纸张去的,完全是友情价。(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