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微信去天庭

第570章 难道我就是马良?王母醉了

第570章 难道我就是马良?王母醉了2017-11-10 21:23:9Ctrl+D 收藏本站

    秦奋在厕所蛋痛的要死,好不容易凑齐了两件套,结果两套变一套,手写笔是什么玩意儿?这年头用这个的没几个人,就算有也起码五六十岁,还是老手机,现在智能机都是用指头划拉的。

    看着那土里吧唧的一根笔,秦大厨有一股骂人的冲动。

    微信不仅仅吃了他的落宝金钱,关键是神笔啊,神笔马良的神笔,现在马良没找到,神笔没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找到马良,他要如何向吴道子交代?

    神笔是完全损毁的,就算是还给吴道子他也不心痛,那落宝金钱可不一样,有一部分功能的,吴道子你就是一个天坑,宝宝心里苦,秦奋脸色难看。

    对着手机屏幕一照,看着屏幕上反射出的自己,忽然心头直冒汗,神笔有了,手写的而已,这特么的算不算与时代接轨,那自己算什么?现代版的神笔马良?

    难道哥哥就是马良转世?秦奋感觉他又要吐了。

    那吴道子岂不是他的便宜老师,秦奋越想越是难受,“这不可能!”

    一抬手看着自己那台外形稍稍变化了一点的手机,秦大厨更是欲哭无泪,“老子的荣耀六啊,结果变成这个鬼样子!边上多了一个插孔,还带一根笔!”拿出去这不成了山寨版的?

    秦奋一脸大便样的走出洗手间,刚一出门,一个高挑的身影从洗手盆边一退,手一甩,秦奋一抬头,难道自己最近转运了?尽倒霉?

    没错那一甩手几滴水就甩在大厨子的裤裆上,这一看不要紧,看了更想吐,这不是相当于尿裤子了。要是等下一进包间,秦奋甚至可以看到周围众多的笑脸。

    宝宝心里苦啊,秦奋眉头一皱,这个位置要特么用吹风机有点难度啊?比划了一下烘干机的位置和高度。秦奋放弃了。

    他这边一比划,边上响起一声惊叫,“啊抱歉。”说完那女的一着急就摸了过来。

    秦奋没有反应过来,猛的就是身子一僵。老实说那一下抓的有点狠,虽然不是很精准,重点位置没有受到攻击。但是秦奋没有一点酸爽的感觉,他一低头,看着手忙脚乱的妹纸要哭了。一个手掌印!

    能没有手掌印吗?对方的手还是湿的,宝宝心里更苦逼了。

    秦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好吧,在外面混一圈去。

    “啊,对不起,对不起!”妹纸也发现不对了,刚才那一下好尴尬,最操蛋的是没擦掉,擦出一大片来。

    秦奋无语的说着。“没关系,算了,一会儿就会干的!”

    妹纸一抬头,“秦奋,是你?”

    秦奋觉得好扯淡,柳梦溪,两人就这么一上一下的看着。“可是这一时半会干不了。”

    秦奋摇摇头,还是熟人,那只能是自己倒霉。

    “没事,休息下正好。”

    “那怎么行。刚才我摸的时候太不小心了!”柳梦溪很无奈。

    “算了,我又不在意。”秦奋想说你能不能先走,哥们好闪。

    “那我再给你弄一下吧,刚才没弄好。”柳梦溪很无语。蹲了下来。

    “不要了吧,很尴尬的!”

    “不要紧,我带了纸,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两个人正说着,边上一个人呆呆的看着他们一上一下的造型。

    符强张大了嘴巴,你手脚好快。

    空气中似乎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氛。两个人同时一扭头,就看到了符胖子。

    秦奋一呆,你那是什么表情?

    “呵呵,你们继续,我打扰了,就是来看看你,随便问下出版书的事,不过你先忙,忙完了再说,另外我在这边有间,没事休息用的,你需要的话就拿去用!”符强说话的语速超快,说完就闪了。

    呆滞的两个人相互一看,秦奋有一股打人的冲动,柳梦溪尴尬的放下手,这个姿势的确是容易出现认知分歧。

    心里好痛,好难过,秦奋拿着手机一打开,刚才咚咚的响了两声,点开一看,原来是王母的信息。

    照了下镜子,一身黑色皮衣的王母越看越是古怪,这个衣服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

    那套护心镜她明白正确的打开方式,这明显就是为女人设计的,难怪当天龙王穿着看到很诡异,现在穿在里面,似乎挺不错,当然,她的这套是秘密叫织女仿制的,织女当时惊为天人,总算是找到新项目咯。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王母引领了新潮流,现在天庭的女仙开始大量进货,基本人手一套,一说出去,这可是王母发明的。

    每次听到这样的言论,女仙之首就有一种很羞耻的感觉。

    特别是对着镜子,这套皮衣的那条拉链实在是有些碍眼啊,应为拉的也太下去了一点吧。

    看着自己的这身造型,王母更羞耻了,他自然道人难道不明白这个实际的目的吗?

    王母不信,一想到这里,她脸色通红,双拳紧握,砰的一声,一脚就将内殿的铜镜踹飞出去,直接从昆仑山顶飞出。

    轰的一声狠狠砸在山脚下,尘埃落定,土地才偷偷升起了身子,一看地面,好大一个坑,还有那个铜镜上清晰的脚印。

    “造孽啊,今天王母又闹情绪了,这日子怎么好哦,天知道今天谁又要倒大霉!”

    王母狠狠的看着天边,“自然,我跟你势不两立,从此华清界限,你个混蛋!”

    居然送给堂堂王母这样的玩意儿,还有天理吗?作为上位者的矜持,王母脸色红的难看。

    “又怎么啦?”秦奋打了一句,一低头,柳梦溪正在脸红的翻包包,拿纸巾,你该不是真来擦吧,不要了。

    他一愣神,就透过衣服的空隙,看到了里面,然后想到等下她该不是真的要擦吧,要是万一擦的地方不对,自己大了怎么办?

    这个桥段,岛国片子里经常出现啊,不得不佩服他们编剧脑洞好大。

    可一想到这里,秦奋就有负罪感,老子想的好污啊。

    “你还好意思找上门?”王母一听真是这货,就有一股恶气。

    “我有罪,我在忏悔!”秦奋很无奈,作为一个正派人,不能想太歪的。再说了,他们两人间也没怎么样。

    王母猛的呆滞,你终于要脸了吗?(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